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570 13,520
澳元 10,375 10,275
英镑 18,000 17,800
港币 1,747 1,735
日元 122 120
新币 10,010 9,990
欧元 16,040 15,850
人民币 2,043 2,035
新台币 466 462
马币 3,245 3,235
泰铢 415 41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píng
10 画
风水 - 30 Jun 2013 Jos 9339
风水奇谈
汕头风水出宰相
汕头风水出宰相
近一世纪以来,中国东南沿岸因为实行开放政策,工商业蓬勃发展,致使位於韩江下游的汕头成为潮州地区最大的城镇。从地理位置来看,此处正好位居桑浦山发迹 的龙脉上,所以汕头市可以发展成当今此气候,其前有榕江,后有韩江,两江秀水绵延数百里,然后在汕头市汇聚,造就出汕头市得天独厚的规模。
桑蒲山的祖山皆为廉贞作主,山貌壮严,侧山罗烈。形成一视野辽阔的腹地;山口处又有两狮把守,北边是留延狮,南边是向天狮,来水气势磅礴,去水淙淙沈稳,山中则云雾袅绕,具灵性之美。

话说汉朝中叶,汕头市当官的人极多,使潮州、汕头地区的家乡话,也可以在北京同行无阻;汕头人向来重情义,出外人互相照应是人之常情,但汕头尤显团结。

当时汕头市有一位叫王成的有钱员外,他是乡里间第一大善人,每有外地人前来借宿,他都十分礼遇,有时甚至会借些钱给他们周转。由於王成乐善好施,所以结识了不少风水先生,闲来无事便聚集在大厅上谈论阴阳学说。

「王员外,贵公子已届成亲之年,每日却游手好闲,这终究不是个办法。」

王强是个四十开外的风水先生,他与王成已有十几年的交情,所以对王成的儿子的前途非常关心,这句话从他口中说出,王成非但不觉得生气,反而觉得十分窝心,遂问:
「大师,您看我儿未来该走那条路,方能出人头地?」
「员外,贵公子相貌堂堂,十足的英气,依我观来,他日后应可成为宰相,怕只怕他不惜福分,浪荡成性,这样终究成不了大器。」

「大师,快替我儿想个法子吧!」
「不瞒员外,早在三年前,我便相中了一块福地,只是没有适当的时机向您提出,今天那块福地已荒芜了三年,再不尽早迁入,只怕误了时机。」

「那么我们即刻动身前往察看,及早了却这桩心事。」

王强点点头,立刻带王成前往桑浦山龙脉探察。桑浦山龙脉俗称上树缠蛇穴,是南龙分路劈脉的中降龙,在饶、澄之间的莲花山脉间穿梭,为难可贵的绝佳墓穴。

王成虽然不懂风水,但对於王强的堪舆修养可是深为钦佩的。他与王强稍作商量之后,便选了个良辰吉时,将祖坟迁至此处。

三年之后,王成之子王一峰虽未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但王家从此家道兴旺,几年之间,增设了三间商行,五间油行,成为潮汕地区的首富。

万历三年,王员外骤然去世。他在临终前嘱咐王一峰每年清明时节务必前往桑浦山扫坟,除此之外,他没有留下任何遗言,这使得王一峰痛定思痛,决心一改从前放荡习性,肩负起家中所有的繁杂事务。

大部分曾经浪荡荒唐的年轻人,一旦将精力投注在正道上,其进步的速度往往较一般人来得快,王一峰就是最好的例子。也许是心中真有感触,也许是王家祖坟真葬对了地方,从此以后,王一峰发愤读书,次年便考取了乡试第二名,接著更高中进士,一路扶摇直上,官运享通,当上了内阁大学士。

后来好事者都说王一峰是因为祖坟积德,得了风水的福荫,才能有今日的成就。而王一峰也从亲身的经历中,深深体会到风水的奥妙,所以闲来无事,便浸淫堪舆学说之中。
再说当时明朝政绩不彰,近邻山海关的游牧民族日益壮大,满清部落经常派兵侵犯明朝边境,弄得当时朝野人心惶惶、终日不安。明朝皇帝对此事十分忧心,遂召群臣商量对策。王一峰向其谏言,主张把京都移至南京,以免清兵再犯时措手不及,但万历皇帝听信另一位大臣杨功的意见,这令王一峰感到十分沮丧。

他回家以后,仍感到闷闷不乐,一直坐在书房里唉声叹气,他的幕僚林军见了,问:
「大人为了何事愁容不展?」

王一峰答:
「今天早朝时,我向圣上进言迁都,却不被采纳,这实在有辱我宰相的尊严。」
「大人,」林军沉思了一会儿说:
「是否有小人从中作梗?」

王一峰答:
「是的,前些日子圣上提拔一位叫杨功的文人,他同是汕头人士,进士出身,现官拜户部待郎,仗势着自己一身好武功,居然敢不把我放在眼里,还处处反驳我的建议,这口气实在让我咽不下去。」

林军知道原委后,突然大笑说:
「这还不简单,只要在他身上加一罪名,使其入狱,他就再也无法违背您的意见了。」

王一峰叹了一口气道:
「唉!如今他是圣上面前的红人,只怕我动他不得。」

「嗯。不如毁了他的祖籍风水,风水一破,他自然无法立足於庙堂。」林军大胆的提出这个建议。

王一峰深谙风水之妙,知道这样做可能杨功的官途,可是为了眼前的私利,他也顾不得仁义道德了,遂说:
「此计甚妙!可是杨功的祖坟位居何处,要从何打听起?」
「这件事很容易,只要大人提拔我到汕头市做官,到时更不难探出他的底细。」

王一峰抚掌而笑,说:
「林军你不愧是我的心腹,三两句话便了却了我一桩心事。」

二个月之后,林军顺利当上潮汕地区的知府大人,他对王一峰交待的事十分尽心,对地方上的公事却一概不闻不问。久而久之,民怨四起,然而都被被王一峰给挡了下来。

一日,林军前往宰相府报告探访的结果。

「大人,杨功的祖坟非常神秘,据小人的调查,应该是在桑浦山的中脉地带,此山若不破,杨家后代子孙势必飞黄腾达,依我之计,最好是将此山破坏殆尽,让他一辈子也翻不了身。」

王一峰是个聪明人,他见林军如此心狠手辣,自然不敢道出自家祖坟也在桑浦山上,所以破坏不得,他告诉林军此事关系整个潮汕人脉,最好慎重考虑之后再做决定。

林军不明究理,只觉得纳闷:
「这是排除异己最好的办法,真不懂大人还在犹豫什么!」

他告辞了王一峰,便形色匆匆的回到知府里。不料,才刚踏进知府大门,便听到母亲过世的噩耗,林军立刻将公文讬付旁人代理,急忙收拾行装,准备带著妻小回家奔丧。

林军临行之前,潮州七贤之一的李子长突然到他家拜访,由於李子长才情甚高,名气也大,所以林军请他入大厅沏茶招待。

「李兄,听人说你诗词歌赋样样精通,而且画得一手好画,可以将人物画得如同活的一般。」林军初见名人,竟兴奋的将丧母之痛暂抛一旁。

「不敢!不敢!那只是传闻,在下的功力并无外传如此高深,只是有闲情雅致,狐乱写些诗词、绘画。」李子长谦虚道。

「不知李兄可有近日作品,可供众人欣赏一番?」
「是的,在下今日带了一幅画,特地要送给知府大人。」

「哦!快拿出来看看。」

「在下这幅画是毕生最得意之作,世人曾赞为栩栩如生的上乘之作,由於久仰大人的才情,所以特将它赠予大人。不过在下不希望此画在众人面前展示,还请大人上船之后在独自欣赏。」

林军听了此话,心中有些孤疑,不过他仍听从李子长的意见,将画收在衣袖中。送走了李子长之后,林军便急急上路,等官船沿韩江出了汕头海,他就迫不急待的将画拿出来观赏。

原来,李子长并非一般的文人雅士,,他是杨功的的心腹之一,在得知林军企图破坏杨家风水的消息后,便请江湖术士在他的画上下咒,想致林军於死地。

林军在官船上喜孜孜的打开这幅画,里面画的是一条惟妙惟肖的苍龙,林军看了,连声喝彩。

「的确是幅上乘之品,只可惜画龙忘了点睛,真是太煞风景。」

林军说罢,立刻嘱咐侍女磨墨、准备画笔,他挽起衣袖,小心翼翼的点了两下,说也奇怪,当林军用笔点两下之后,海面突然发出翻腾,霎时风雨大作,巨浪翻涌,一条五彩亮丽的官船就此沈落海底,林军一家大小也全淹死了。

林军遭遇海难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北京,王一峰知道以后,心里郁郁寡欢,他愁的是少了一个心腹为他除掉杨功。

「哼!这眼中钉一日不除,我就一日不能清静。」王一峰在心里想。

於是,王一峰向圣上请了三个月假,准备亲往桑浦山寻找杨功的祖坟,他带着十几个家丁,稳姓埋名的住进潮汕地区的一间旅馆,不料,此时正是潮汕的雾集,一连寻了二十多天,都没有杨家祖坟的线索。

王一峰有些焦虑了,眼看着三个月的假就快结束了,而他若不能按期回京,这下子可是非同小可,於是他决定独自一人乘着深夜,一个一个坟墓的摸索。走着,走着,王一峰来到一条崎岖的小径上,他心里正有些惊慌,突然从草丛中冒出一个牧童。

王一峰喜出望外,直奔向那牧童。

「小兄弟,我送你一锭银子,你帮我带路,寻找杨家的祖坟,好吗?」
王一峰走向前,对那头戴斗竺、手拿笛子的牧童说。

牧童点点头,接过银子后,便坐在牛背上,一路吹笛引路。王一峰在后头亦步亦趋,说也奇怪,论他的脚程应该不输一般年轻人,可是他走在牧童身后,竟感到有些喘,稍一停下来喘口气,牧童便失去了踪影。

正想呼喊时,王一峰听到雾中有人轻唱:
「宰相宰相细思量,
桑浦风水不可破。

汕头后辈人才出,
各领风骚几十载。」

王一峰听罢,身上立刻起了鸡皮疙瘩,他回想林军的不幸,以及今晚的遭遇,心头不禁有些明白,认为这其中必定有高人在冥冥中安排一切。

于是她跪在小径上,朝空中膜拜,并说:
「高人啊,请您拨开浓雾,让我一窥您的庐山面目,从今后我保证不生邪念,也绝不破坏这桑浦脉的风水。」

雾中传来一阵回音:
「害人之心不可有,否则就算你父亲做了再多的善事,也无法消弥你的罪孽。」

王一峰说:
「是的,在下能有今日的成就,全赖先人的恩泽,实在不应该心存害人之心。」

王一峰说完,顷刻间天清气爽,浓雾全消,在他面前站了一位童颜鹤发的老丈,老丈眯着双眼对王一峰说:
「大约在五十几年前,你父亲曾救了我一命,我在你们王家也曾住过一段时间,所以刚才命令小童相劝,盼你能迷途知返。」

王一峰猛点头,继续聆听老丈说的话。

「桑浦山龙脉端正、气势非凡,后代必有贤臣出现,此乃天意,千万不可破坏,如今你已回心转意,这是苍生之幸,也是国家之福啊!」

王一峰听了此言,便知老丈一定是深谙风水之术的高人,他深深向老丈鞠了一躬,正欲问老丈大名时,却发现小径上没有任何人的踪影,此时天上红日东升,祥云缭绕,王一峰心中的阴影一扫而空。

他拍拍身上的灰尘,阔步走下山去,一路上心旷神怡,赞声连连。

「嗯桑浦山的贵重,的确是天下少有,足足有四虎八蛇二十六穴,以后不知会出现多少人材辅国建邦,我若破坏了此处风水,那真是造孽啊!」

王一峰回京后,立刻写了一部桑浦山风水注,另外并附有桑浦山的地形图,意欲造福后代世人,可惜的是此书后经战乱而消失,这虽是人为,却也有一半是天意,因为天机不可泄露,否则一般侥幸小人都可利用此书发迹了。

再说王一峰在桑浦山上碰到的老丈,究竟是谁呢?他不是别人,正是四十几年前,在大厅上向王一峰父亲建议迁墓的风水师,由於深谙修身之道,以及潜心学佛,所以他一直活到一百二十几岁才过世,而他的坟自然也是葬在桑浦山上。

至於,后来桑浦山上究竟造就了多少后代子孙呢?这恐怕得从古书上一一考查,读者若有心谋得一块福地,不妨也亲往桑浦山看看。

总之,此处卧虎藏龙之穴非常多,就看后人有没有这个福分了。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