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570 13,520
澳元 10,375 10,275
英镑 18,000 17,800
港币 1,747 1,735
日元 122 120
新币 10,010 9,990
欧元 16,040 15,850
人民币 2,043 2,035
新台币 466 462
马币 3,245 3,235
泰铢 415 41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méi
8 画
读书 - 08 Jul 2013 edy 10175
沈华英
不被遗忘的浩劫
不被遗忘的浩劫
自认对中国历史一知半解,尤其近代史更是模糊。中学时曾听说过日本入侵中国,南京沦陷后日军大肆烧抢姦掳滥杀无辜数十万人(如今证实:死亡人数约为三十万 至四十万人,超过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爆炸遇难人数的总和)。其中包括平民,青少年学生、老人、妇孺、孕妇,甚至婴儿、胎儿,近代史称之"南京大屠杀" 。然而 一直以来缺乏有关书籍,心有不甘,只能郁郁的在心头划上无数凌乱的巨大问号。
看过电影《金陵十三钗》,哈金的《南京安魂曲》,遗憾着寻觅多年多处不得的美籍华人张纯如的《南京大屠杀》一书。最近,只一面之交的新加坡文友苏妮安,竟托人将此书送到我手中。那回见面时随口提及遍寻不得这书,她却牢记心中代为寻找多时,这份诚挚的盛意真的让我感动万分。那天,我简直狂喜之极紧抱书本不放。

一部"震憾人心的巨著" ,一部"令国人流泪的书" ,一部"所有中国人都要看的书" ,一部"值得永久珍藏的书" ,一位"值得永远怀念和尊敬的伟大女性" 。撰写此书的张纯如却"数次遭到美国,日本当局恐吓。。。。。。最后,作者自杀身亡" 。这部"轰动世界,数次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榜,被翻译成十五种语言" 的世界史实,资料详尽层层剖揭,使日军在南京犯下罄竹难书的野蛮罪行无可遁形地公诸于世。讽刺的是,在二十一世纪呼吁人权的文明时代,揭露真相的代价竟是让一位勇敢而令人崇敬的女性生命悲痛地消失。。。。。。。

这些灭绝人性,令人发指的日军的残暴兽行,"对南京受害者的折磨,在残忍程度上远超过纳粹。" 随时随地肆意奸杀妇女,连老妇、孕妇、甚至幼童都不放过,凶狠冷酷的摧残手段令人作呕。更以南京人当作豚鼠进行传染病研究实验,他们称被实验的人为"圆木" 。"日本人将一所六层楼的中国医院改为实验室,命名为‘荣字第1644部队’。这里戒备森严,极为隐秘,实验室围以高高砖墙,墙顶是一列带刺的铁丝网,周围警卫巡逻;工作人员奉命在回日本的信中不得提及‘荣字第1644部队’。"

"在实验室中,中国囚犯被注射或喂食以各种有毒物质、细菌和致命气体,这些物质包括丙酮、砷酸盐、氰化物、亚硝酸盐以及眼镜蛇、响尾蛇和竹叶青蛇的毒液。日本科学家每周以这种方式杀掉10名甚至更多的中国人,并在‘荣字第1644部队’的焚化炉中将他们的尸体处理掉。"

"1945年八月日本投降时,‘荣字第1644部队’的成员销毁了他们的实验设备和数据,炸掉了实验室,在中国军队抵达前逃之夭夭。我们得以了解这个秘密情况,是因为该实验室的一部份科学家在战后向美国审问人员交代了他们的所作所为。"

"南京审判期间,那些被煞费苦心隐藏多年的证据一一浮出水面。其中最著名的物证之一是一套包含16张照片的小相册,展示南京大屠杀的照片是日本人自己拍摄的,当日本人将底片送到一家照相馆冲洗时,店员偷偷多冲洗了一套,冒着生命危险藏在浴室的墙内,以后又藏在一尊佛像下面。这本相册几经辗转,当日军威胁并搜查有关罪行的照片时,一名男人为了收藏这十六张照片而逃离南京,数年内犹如逃犯一般地从一座城市流浪到另一座城市。"

战争结束后,由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查得出的结论是:"认为日本政府完全了解日军在南京的种种暴行。" "许多学者相信,裕仁一定知道南京大屠杀,如果不知道,简直‘难于置信’。" 日本官方政府和暴军居然沆瀣一气!实在无法形容对这些人有多大、多深,多不屑的鄙视和憎恶!

不认为应该就此仇视他们的后代,但冷血凶残的杀戮罪行是不容就此遗忘的,身为华夏子弟,绝对有权利知道南京大屠杀的真相,更有权利狠责那些"蹂躏南京" 的"日本禽兽" (引用书中痛责的字眼)。而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的好多位国际人士,却置自身生死于不顾,勇敢的庇护无助的南京人,正义高尚的人性,完美的情操在血腥暴虐中突围,尊贵的层层绽放,感人的事迹让人热泪潸潸。

自长孙听得懂故事开始至今,只要我在椰城他家,每晚睡前一定缠着我讲故事。童话故事、神话故事、民间故事、寓言、直到《三国演义》。。。。如今,我犹豫着如何讲述这段真实的史料,沉吟着是否适合于一个十岁半的小学生去理解,而日本篡改这段历史的书籍却是包括小学读物在内。

不知当年暴军的后代们,是不是也知道祖父辈曾干下无法计数罪大恶极之事而深感羞惭不安,据知一部份有良知的日本人为此深深愧疚并公开谴责。当年苟活着的老兵,是否会让沉重的忏悔之心咬噬一生,折磨一世?在暗天红日之下,以"知耻近乎勇" 的心态,勇敢的向后代坦承这段丑恶史实,既有剖腹自杀的浩气,就不该懦夫般地否定铁证罪行!真诚向受害国受害人郑重地道歉还以公道(事实上千万次道歉都不足弥补罪愆),让世人引以为鉴,避免重蹈无耻的邪恶变态行为。若只一味低智而荒诞地继续篡改历史,企图掩饰暴戾罪行,不惜把罪恶昭然的军官列入等同民族忠魂祭祀,让国人是非混淆不辨忠烈邪恶,依旧虎视眈眈的觊觎他国领土,蓄意再酝酿另一起侵占的乱世风云。是可忍,孰不可忍?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