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570 13,520
澳元 10,375 10,275
英镑 18,000 17,800
港币 1,747 1,735
日元 122 120
新币 10,010 9,990
欧元 16,040 15,850
人民币 2,043 2,035
新台币 466 462
马币 3,245 3,235
泰铢 415 41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jìng
12 画
风水 - 21 Jul 2013 Jos 11410
风水奇谭
孝子得福地,事业终有成
孝子得福地,事业终有成
崔效风环视自己的办公室,包括会客室一大盆刚种好的鲜花,直到自己桌上的豪华纸镇和舶来金笔,再看看自己曾经辛苦做工,而长了一手老茧的骨节,心中真是感慨万千。
这儿是这栋大楼顶楼,也是他的办公室,每一天早上当他踏进办公室,坐拥眼前这一切时,那滋味真是甜美无比。他总会一再地对自己说:

「这是我崔效风的办公室。」眼眉、唇角也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满足与欣慰的表情。

十几年前,他绝望不到自己会有今天这样的日子,甚至任何人都不曾想到过,因为,在故乡的时候,他只十岁出头就出外做小工,每个月的薪饷全得拿回家去贴补家用。母亲终年生病,家中每一分省下的钱几乎全给了医生,她的病时好时坏,病得厉害时,还要靠借贷才能看病拿药,存钱换债几乎是他们家生活中最大的恶梦。

母亲去世以后,家中有一段很长的还债时光,在那期间他们家可说是家徒四壁,他和父亲好不容易还清所有的债务,可以喘口气时父亲却也老了,因此,崔效风更急於过过好日子。

崔效风自小刻苦耐劳,个性坚毅认真,他相信只要好好努力,总有一天自己会脱离贫困,甚至飞腾达也未可知。

可惜的是,无论他如何努力打拼,始终存不了多少钱,他也曾想做点什么小买卖,可惜他连资金都筹不出来,还要奉养年迈的父亲,那还有能力做生意呢?

他苦挨了几年,眼看着都快三十岁了,身边仍没有什么钱,同时又只是各位热,作嫁的小工,就是在怎么辛苦,在怎么赚钱,那也是别人的生意,断不可能多分你一分一毫,崔效风一想到这里,有时不免也要长吁短叹起来。

崔效风的父亲看在眼里,知道是这个家拖累了儿子,而且直到现在,他还是独身一人,连个女朋友都没有,真是难为他了。崔效风的父亲心里暗暗祈祷着,如果老天有眼,就是不敢奢求什么荣华富贵,如果自己的儿子能娶到一房好媳妇、有个好营生,那该多好啊!

这天,父亲把效风叫到跟前,说:
「效风啊!阿爸有事要跟你商量商量。」

「爹,什么事?」
「效风,我看,这个小地方发展有限,你倒不如出外闯闯看,不必挂念家里,阿爸身体还挺硬朗的,可以照顾自己,你只管去闯出个名堂,阿爸就感到很安慰了。」

「阿爸,我不能放您一个人在家,好歹我在您跟前,还可以照顾您哪!」
「效风,你要为你自己打算打算啊!你年纪也不小了,如果继续留在乡下,就算有一天你想要去打拼,恐怕都嫌太晚了。」

崔效风听到父亲这些话,心里不觉一惊,父亲看到他脸上的变化神情,知道他的话奏效了,所以又加上一句:
「你母亲看到你成功,一定会很高兴的。」效凤有些心动了。

但是由於父亲的缘故,效风还是取决不下,是走是留,他真是矛盾极了,於是他一个人悄悄地来到镇上,想找算命仙陈老童拿个注意,以前他就曾直言断定母亲活不过五十岁,这次的决定十分重要,所以他自然选择了算命这一途,陈老童一开口就问他:
「你要问前程还是求婚姻?」
「问事业。」

陈老童捏指祘了又祘,果然把他的家事祘得十分准确,说到事业二字时却住了口。崔效风焦急的等待着,只见陈老童终於开口说道:
「事业无。」

那天,他垂头丧气的走回家,一路上,他反复思索,其实,他也很想离开这贫瘠的乡下,出去闯一番事业,但是唉!他一回到家,半天不说话,倒是他父亲欲言又止,两个人沈默了半天,他父亲从口袋里掏出一堆东西塞在他手里,他摊开时却吓了一跳,原来是好几百块钱呢!这是从哪里来的呢?他看着父亲到问不出口。

父亲说:「我变卖了你母亲藏的一点金子,才换来这几百块钱。孩子,我帮不了你什么,这点钱你拿去好好运用。」

说完,父亲就红着眼睛,走回房里去了,崔效风一个人坐了半天,心里思潮起伏,去是不去?想到父亲的心意,心里一阵温暖,再怎么样,为自己、为父亲,也为了这个家,他决定去跟命运搏搏看。

没多久,他就收拾了简单的行李,一个人坐车由桃源乡下来到万华。他第一次离开自己的故乡,看见都市人来人往的繁华景象,他走过每一间小店、每一个摊子,想认真的找出什么生意是他可以做的,以小搏大,小生意也会做大的。在街上,他问到了一处摊子可以暂租,於是,他想到可以批发一些东西来卖,可巧遇着一个好心的乡亲,也是独自来这里做小小生意的,指点了他门路,也付了定金,就这么开始营业了。

他上来台北时,刚好他批了一些棉袄来卖,他心想,将本求利,做久了,自然就熟了,还怕赚不到钱吗?不料当他去取货时,却发现批发棉袄的老板已不知去向,他大惊失色,因为货款他早付了大半,只剩下一点尾数,他再去找那个介绍的乡亲,不料人家却说他真笨啊!哪有这样做生意的?

这下子他心冷了大半,原来这是一个人吃人的地方,笑脸背后往往隐藏着阴谋,现在本钱全被骗走了,生意自然做不成了,他本想随便找一个工作待下来,但手上的钱却很快用完了,只好沮丧的回桃园老家去。

回家之后,崔效风绝口不提自己经商失败的事,只是埋着头努力工作,以便多存点钱东山再起,过了一段时间,崔效风又去找算命仙陈老童,看看他怎么说,如果自己还是没有事业运的话,崔效风打算求他指点迷津。

陈老童沈吟再三:「你死心吧!命中注定没有的事不要强求,这样对自己比较好,过分强求,也是没有用的。」

崔效风强忍着心头的痛苦,问:
「我愿意吃苦,但是如果说我什么也得不到,那不是太不公平了吗?」
陈老童对他说的这一番也十分感动,想了又想,才开口问崔效风说:
「你祖上风水如何?你母亲葬在哪里?」

崔效风茫然的回答:
「家中贫困,只好在临海的地方找了一块地,可是有时会遇上海水倒灌,我爸还正牵挂着这件事,说我母亲葬得不好呢!」

陈老童点点头说:
「你如果想拥有事业前程,那就回去重新安葬你母亲,找一块好地,藉着改变风水,助你一臂之力。」

风水之说,崔效风也常听父亲说起,父亲也颇相信要找一处好风水,只是母亲去世之时,也是家中最困顿的时期,安葬费用已经搅得他们焦头烂额,墓地的好坏也就无从顾虑了。说实话,他父亲也常挂在咀边,说要找一块好地,百年之后要和他母亲安葬在一起,只是崔效风并不十分在意此事。

崔效风这天回家之后,就把他第一次离家的遭遇和陈老童两次的算命所说的话,一一告诉了他的父亲,他的父亲听了,很久都没有说话,心里只盘算着要怎样才能把这件事办妥当,他们一没有钱二没有地,找人来看地理不是容易的事。他父亲沈思了一会儿,最后说:
「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你不用烦心,好好去工作。」

从此,他父亲每天天不亮就出门去了,问他去那里?他总说是去爬山散步等等,过了二、三个月,有一天早上,他父亲匆匆赶回来,抓着崔效风说:
「给你母亲迁葬的地方找到了。」

「真的吗?」
「我带你去看看,你就知道了。」

父子两在附近的一座石块山上,爬呀爬的,好不容易到了一处小山巅,他父亲兴奋的指着前面,要崔效风看,待一绕过山路,走下一个斜坡,只见在满山的大石中,有一块大石特别光滑,形态又美,远看好象一只鹤正在昂首清鸣欲展翅高飞的样子,他父亲高兴的大叫:
「你看,这就叫鹤立鸡群!」

他们决定立刻请陈老童来鉴定一番,他风水、地理样样精通,算命不但断得准,看风水地理也特别有名,崔效风的父亲素来喜欢研究风水,这下子连陈老童看了他父亲所找到的「鹤立鸡群」穴,也为他们感到高兴,建议他们择了吉日立即迁葬。

父子两人同心合力,请陈老童为他们择日分金,这一天,崔效风把母亲的骨骸送到山上,请来的工人依照陈老童的指示,掘开了鹤立鸡群穴,准备安葬崔母的骨骸时,陈老童却发现在掘了一半的坟穴旁,竟还有另一处坟墓,只是此墓早已没有墓碑,残破不堪,陈老童恐两墓会互相抵触,而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在一旁的崔效风看到陈老童犹豫不决,就开口问道:
「是不是怕两墓相伴?」

「如果我们让开,会影响这个穴的方位;如果把它移开,又怕对古人不敬,实在为难。」
崔小风想了想,说:
「如果我们把这位古人请来,两墓并做一处,可好?」

「这样既不会耽误我们,也不会挡到他,应该可行。」崔效风听了就拈香祝祷,说:
「晚辈今天为母亲造墓,不料打扰到您,如果你愿意我们将两墓并做一起,我崔家历代子孙必以香火祭拜,执子孙之礼是,绝不食言。」掷了受杯,此事就这样定了。

崔父自从他母亲安葬之后,身体反而日益强壮起来,崔效风也安心工作,崔父常常勉励崔效风,虽然有风水庇荫,仍应勤奋认真,老天有眼,终有一天,崔家必成功发达起来。
日子过得很快,崔效风也存下一笔钱,他日日夜夜思考着要怎样做比较妥当,最后,他还是决定还要去繁华的大都市求发展。但是,他不再象第一次那样,一心一意做生意,他反而先到一间很大的制衣工厂工作,以便了解制衣的专业技术,他从一个工人做起,无论是打扫、制布、染布、裁剪、机器的操作、修理,他都脚踏实地,一一从头学起。

由於崔效风本分、努力,因而很得上司赏识,同在一间工厂工作的陈玲云,也十分欣赏这个肯吃苦的好青年,於是,便在同事的撮合下嫁给崔效风了,崔效风结婚之后,工作更努力,也更有目标,后来,他自己开了一间小工厂,有了贤内助,两人齐心合作,倒也把工厂管理的有声有色。

没几年,他的工厂不断扩充无论在技术和业务上,崔效风都亲力亲为,希望做到尽善尽美的地步,因此他的工厂在同业之中,也有了很好的名声。

此时,崔效风也可以算是小有成就了,他原本以为这样的境界,对他已经算是够好的了。

但人生的境遇是很难说的,崔小风曾经失败过,沮丧过,但他却没有放弃任何一个机会,如今,机会真的来了,他更是不会轻易蹉跎的。

原来,这天有个人来拜访崔效风,当他参观完崔效风工厂里的生产过程和产品后,感到十分满意,於是他来到了崔效风的办公室

「我叫林丰彦,是富騰企业机构的总经理,这是我的名片,本企业机构在美国拥有三间分公司,因此我对美国的成衣市场十分熟悉,同时,我们一直很希望找一间适合台湾的成衣工厂,把国内的产品推广到美国去,经过刚才的参观,我们认为贵工厂正符合上述条件,所以想跟崔先生谈谈合作的事,不知您意下如何?」

「这当然是一个很好的消息,但是,贵公司为什么会看上我们这间小工厂呢?」

「的确,很多大型的成衣工厂都希望和我们合作,但是根据我们的了解,崔先生的「翔风」成衣在同业之中,口碑一直很好,崔先生本身信誉不错,我们很希望和您合作,也想知道崔先生是不是有兴趣把您的产品推展到国外?」

「我的确很有兴趣,谢谢你们给我这么好的机会。」

出乎意料的是,订单如雪片般地飞来,在百忙之中,日益精明干练的崔效风,仍然不断地扩充设备,研究更快的生产流程。后来,还买了一块很大的土地,兴建一间更新更大的工厂,新工厂里有全新的设备,更有数以百计的工人为效小风工作,这的确是崔效风从未梦想过的成就。

当新工厂落成之时,崔效风的妻子、父亲,和那位曾经帮过崔效风的陈老童,都莅临了落成酒会,大家的确都意想不到,当年那个前程茫茫的年轻人,今日竟成事业如日中天的成衣工厂老板。

可贵的是,崔效风虽然成功了,但是他对待父亲仍然十分孝顺,他永远也忘不了父亲对他的期望和支持,不但劝他出外奋斗,变买金子来资助他,更不辞千辛万苦,拖着嬴弱的身体为他四处看风水。因此,他为了让父亲在有生之年,能过过好日子,所以他在乡下建了一栋十分舒适的房子,陪父亲居住,以便就近奉养父亲。

崔效风也十分感谢陈老童,若非有他的指点,崔效风根本不知自己何时才能否极泰来,也许当初陈老童是怜悯他一心努力,却得不到任何回报,所以才伸出援手,但也幸而有陈老童的指点,才改变了他的命运,获知今日的成就。

还有一位值得崔效风感激的人物,就是那日骨骸和他母亲一同安葬的古人,崔效风相信,冥冥之中,自己同时接受了来自母亲和那位古人的庇荫,或许今天的一切,正是自己当初一念之仁所带来的果报也不一定呢!

俗语说:「人在做,天在看。」一个德行无亏的人,定然可以克服恶运,终而获致成功的,不是吗?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