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570 13,520
澳元 10,375 10,275
英镑 18,000 17,800
港币 1,747 1,735
日元 122 120
新币 10,010 9,990
欧元 16,040 15,850
人民币 2,043 2,035
新台币 466 462
马币 3,245 3,235
泰铢 415 41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xiāo
12 画
风水 - 28 Jul 2013 Jos 12142
风水奇谭
五马分尸劫难多积善福地得贵助
五马分尸劫难多积善福地得贵助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多读书。
古往今来,有能力做大官的人很多,但高官厚禄的能有几人?因为做官需要运气;在商场中,精明强干的人也不少,但能成为富豪的人也不多,因为赚钱需要机会。而运气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的;机会也不是随便可以碰得到。这就令人不能不承认:人的力量,是能够改善部分人生,但却不能完全改变与生俱来的命运。该来的,总是会发生,就看我们如何有效地运用环境、心性来掌握时机,化解种种不如意。

福建莆田有位吴氏人家,就有一段与风水、造化有关的故事:
家主吴再福,以卖豆腐为生,勉强可以糊口。不料,时令不正,一场瘟疫,乡民死的死、逃的逃。吴再福不得不携妻陈氏,幼子仲富,一家三口离乡到外地另谋生路。

停停走走,不觉中来到漳州龙溪,盘缠已尽。吴再福见此地气候温暖,虽然相距几里才有几户人家,遂决定此落户开荒。夫妇俩勤劳力做,一砖一瓦又建立起豆腐坊,兼种些五榖杂粮,自给自余,生活竟比以前过得更好。

一眨眼,三、五年时间,龙溪的人口愈来愈密集了。吴再福因为积劳成疾,竟与世长辞了。吴家孤儿寡母幸得乡里照应才简单地在县界安葬了吴再福。

吴仲富日渐成长,象父亲一样为人本分笃实,真可说是横草不拾,直草不捡。小小年纪的他,已能体会和母亲相依为命的艰苦,对母亲十分孝顺,每日一边磨豆,一边阅读借来的书籍,村中长辈无不称赞!

山验派有位颇负盛名的郭姓风水先生,和多数奇人异士一样,不外乎有着孤、妖、贫诸如此类的特征。由於郭存厚为人看风水总本着不讹诈、不助恶的原则,虽然给人感觉有些仙风道古、古怪孤僻,前来求教之人却络绎不绝,所以翻山越岭的时间多,在家停留的时日则少又少。他妻子张氏因难产去世,所幸儿子郭同梧继承父学,国学基础极好,除了精通阴阳艺术,对中医病理甚有研究。

吴仲富长这么大,唯一的朋友当然就是郭同梧。两人意气相投,每当父亲郭存厚出远门时,吴母就如同有一对孪生儿子一般。每当吴仲富磨豆,郭同梧则在一旁阅读诸子百家,两人情如手足。

「仲富,从明天起,磨完的黄豆渣不要扔掉。」郭同梧忽然说。

「同梧兄何出此言?」吴仲富一脸纳闷,如同丈二金刚,歪脖搔首的问。

「前些时候听爹提起过,大节气时恐怕咱们乡里会有祸事发生。」郭同梧若有所思地说着。

接着又说:
「我知道你的八字流年,似乎将会有笔小小的财富」

吴仲富闻言,照吩咐每天将豆渣晒干,细心地堆积起来。日复一日,屋里头被好几千的黄豆渣塞得竟快无转身之地了。

第二年春天一到,龙溪地区果实流行了瘟疫。黄豆渣具有消毒解热的功效。殊不知新鲜黄豆渣处处都是,陈年豆渣却唯吴仲富独有。而吴仲富宅心仁厚,本着救世济人的胸怀,所卖的价钱极低,好几千斤毕竟也能积沙成塔,没想到,吴仲富因瘟疫离乡背井,痛失亲人,却又因瘟疫致富。

吴仲富自得财富之后,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白天身体恍惚,夜间梦神梦鬼,偏偏郭同梧就是找不出病源。

一日,郭存厚从潮阳主持完一场葬事回家,父子俩又是半月有余未见。话过家常之后,郭同梧为父亲沏好茶,便兀自发起愣来。

「梧儿,岂是身体欠佳?」郭存厚关心地问道。

「不是的。爹孩儿因一事百思不解罢了!」
郭同梧於是将如何认真地给吴仲富进行望、闻、切之事,详细道出。

只见郭存厚双目深锁,久久无言。

这日,郭存厚父子来到吴家,为吴仲富寻找病因。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吴仲富心想自己病况严重,无药可治了。乃强做乐观的说道:
「请先生直说不妨。」其实心头不禁七上八下。

「观你神色, 大祸临头,将有生命之虞。但细审脉神,却又安然无恙」当下,郭存厚即断定此时非比寻常。

郭存厚端作案前,对吴仲富的八字和相貌仔仔细细的再三推敲:
「如果我推测的不错,问题是出在令尊的阴宅之上。」

「是这样的吗?」吴仲富惊喜的说:
「晚辈学浅,不识堪舆。有请先生细道其详,指点迷津。」

次日,一行三人来到离龙溪三里外的县界。

「此处乃五山会集的湖泊池沼,但中间却凸出一个小山,状似人之平卧,兼五山四散分开,反倒成为五马分尸的格局,啧!凶险异常,如不设法迅速挽救,必然祸事旋踵而至!」

「先生!我以为万物之间总以人和为贵,仲富不敢奢望富贵之事,但求先父能安寝得所,如若不然,殃及年迈母亲,仲富宁死代之。」只见仲富虚弱的身子,就这样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颤抖着说道。

俗话说:「孝感动天。」吴仲富身在危机急,却仍心存孝道,让深阅世故的郭存厚感动不已。

「五龙卸煞,急则治标。为今之计,设法扼杀五马的必煞,先保平安要紧。至於重葬之事,尚需另外为你寻觅一处生基,再详加计划。」郭存厚念其母子忠厚有余,多年来对郭同梧情谊深笃,视同已出。遂甘心情愿地将不轻用的秘学透露出来,(生基即选一好地,墓碑刻以硃红色)。

经过郭存厚、同梧父子二人倾囊相助,吴仲富的身体竟慢慢地恢复了正常。病愈之后的他,深深体会到得人之助的恩泽。自此,便诚心斋戒念佛,竭其所能帮助贫苦之人,对母亲更是加倍的孝顺。

时光荏苒,郭存厚为代吴仲富寻地,紧锣密鼓跋山涉水,足足三年之久。真是皇天不负苦心人,郭仲厚这回终於带来好消息。见到吴仲富时,吃尽万分,见其一派福相,相貌今非昔比,与从前恍若两人。原本吴仲富自以黄豆渣贱卖济人,竟在不知不觉中济下阴德,才幸得贵人相助,复得天助。貌由心生,相为心改,果然不假!

喜事连连,绝不是偶然,也非巧合可以推诿的。经媒人牵线,三十而立的吴仲富成家立室了。曾彩云虽出生寒微,但勤俭伶俐,是一个很有福气的女人。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对婆婆极为孝顺,人人称羡吴仲富娶得旺夫益子的贵妻。曾彩云素来喜爱诗书,奈何家贫,无力达成心愿。小俩口有感於古圣贤所传精髓着实宝贵,故不畏艰辛,致力兴学,来濡染那些得不到教育的龙溪子弟。

郭存厚虽已灰白了华发,依旧是步履稳健,人老心不老。吴仲富白手起家,财禄丰盈后,丝毫没有骄妄过纵的恶习。郭存厚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头不觉异常喜悦,庆幸自己没有看错人。

话说这郭存厚确实是找到了块好地。这龟山龙脉高耸挺拔,如一朵含苞欲放的莲花,伸腰而行,清雅大度,百态千姿。前面一万内海,两侧手砂有情,穴位居上,生动活泼,犹如巨龟吸水之势。

「仲富,我留意一生,不意今日有这样的佳作,应该算是美事一桩。这亦是所谓的:福地福人居啊!」郭存厚审慎地税。

「谢谢先生兼顾之心!」吴仲富说着,深深地向郭存厚作揖叩谢,接着道:「先生於我,恩同再造,仲富当刻骨铭心,惜缘惜福,没齿难忘。」

「那我就放心了!若以此视为我告老之作,亦无遗憾矣!」
「仲富当义不容辞安养晚年,以父礼相待。」

这一夜,郭存厚精神十分旺盛,和吴仲富侃侃而谈,直到东方露白方休。

那日,天气晴朗,红日高照。由於吴仲富素往造福乡里甚多,吴母的喜丧和红日相对,场面庄严隆重,非比一般。拜过了山神土地,时辰一到,郭存厚一声令下,指挥着挖穴。
「之所以要葬三尺,是为使受天地日月的精华,福延三代。」郭存厚面授机宜,,实地传授继承衣钵的郭同梧。

有道是风助火势,火借风威,风生水起鸿运当头。吴仲富得地主助,往后的日子里,财大势旺。据说:后代子孙非常举人即知县。有感於恩,建祠堂横批「饮水思源」,左题「翻身全靠守戒斋」,右对
「幸福不忘郭父兄」。

龙溪百姓,时人皆知,无不羡慕吴家福阴子孙,人才辈出,而津津乐道这段山水灵气所孕育而成的传奇故事。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