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570 13,520
澳元 10,375 10,275
英镑 18,000 17,800
港币 1,747 1,735
日元 122 120
新币 10,010 9,990
欧元 16,040 15,850
人民币 2,043 2,035
新台币 466 462
马币 3,245 3,235
泰铢 415 41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qiàn
14 画
风水 - 18 Agt 2013 Jos 13769
风水奇谭
活凤地遭破坏反清英烈命绝
活凤地遭破坏反清英烈命绝
活凤地遭破,林忠英烈命绝。清康熙年间,在潮汕镇的一次反清复明斗争中,民间流传着一阕临江仙,词中说着:
「降龍伏虎连筹功,千秋烈烈英风!
纷纷血酒战旗红,双肩挑五岳,
驰骋征尘中。

俯仰古今堪评说,沧桑岁月匆匆!
临池书墨意尚浓,仰天长叹息,
丰碑树刘公。」

这阕临江仙赞颂词中说的刘公,就是潮州镇台刘忠,他在潮州城镇掀起了反清复明的热潮,并且和清廷十几万军队周旋了近十年。

此次事件发生在康熙皇帝登基不久,在某日早朝上,库吏慌张的前来上奏:
「皇上,五凤楼的碧玉凤丢失了!」
康熙皇帝闻言大怒,立刻亲往五凤楼查看,只见端放碧玉凤的御盒早已空无一物。国宝突然不翼而飞,康熙认为守库的太监嫌疑最重,正要下旨将他们拿下查办时,国师孙锡亮上奏:
「碧玉凤乃蓬莱仙石,受天地日月的孕化而成,是极具灵性的宝物,依我看来,碧玉凤的遗失并非是太监所为,而是朝中将发生灾难的先兆。现在皇上应以静制动,静观碧玉凤日后的消息。」康熙沉思了一会儿,认为国师言之有理,遂下旨给各地官员,悬赏知道碧玉凤下落的人。

话说当时海阳县有个伙夫,名叫林诠,自幼习得一手烧瓷的好工夫,他的祖先个个是烧瓷的能手,少出的杯盘瓶罐莫不油亮光滑,所以在朝野上下甚有名气,全村九十九个窑中,就以林家的最为出名。

有一天,林诠家来了一个外地人,在林诠热情的招待之后,这个外地人说:
「诠哥,实不相瞒,我是一个刚刚出师的风水先生,今天你如此殷勤招待,我也理当回报你两句话。」

林诠是个老实人,他听了这话,连说:
「请大师指点迷津。」

「我建议您结束打工的生涯,另立门户。」

林诠虽然烧得一手好瓷,可是他早己想另谋发展,如今一听风水先生的建议,当然就十分赞同。

「风水先生,依你看我该如何另谋发展呢?」「你到溪边东厝边另起一个窑,到时候我再告
诉你以后的路子。」

「另起一个窑?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呢?何
况你刚不是建议我另谋发展吗?」
风水先生微笑不语,良久方言:
「你只管照着我的话去做,到时候必会有惊人
之喜。」

海阳县的乡亲们听说林诠要另建一个瓷窑,纷
纷前来林家探访。

「诠叔,从宋朝以来,咱们村内就只有九十九
个窑,这是先祖们希望我们能久远持家的意思,如今你要新建一个窑,不是正好应了『一了百了』的谐音吗?我劝你打消这个念头吧!」

「是啊!是啊!我们可不能让你坏了地方的风水啊!」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说得林诠有些不悦,他对大伙说:
「这是我林诠自家的事,不劳大伙烦心,你们就甭再说了吧!」

新春不久,林诠的新窑顺利落成,他请了先前那位风水先生帮他选一个良辰吉时开窑。当天,村民们浩浩荡荡汇聚在溪边,大家看见第一把火在窑中燃起时,天空霎时红光满天,瑞云缭绕,形成难得一见的奇景,林诠夫妇当场看得目瞪口呆。

突然,「碰!」的一声,窑门内的器皿发生爆炸,大火熊熊燃烧起来,吓得村民们落荒而逃,林诠夫妇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却看见那风水先生站在一旁,抚掌而笑,气得林诠差点脑冲血。

「风水先生,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要如此捉弄人?」
林诠大怒,指着风水先生的头大骂。岂料,那风水先生不慌不忙,慢条斯理的答道:
「先生且慢动怒,静观窑中变化。」

风水先生说这话时,窑中突然出现一只光可鉴人的火凤凰,祂飞出窑中,一直朝着溪中飞行。

「快!用石头掷祂!」风水师对林诠大喊。

林诠赶紧捡起一块石头,往火凤凰抛去。

「呀!呀」
火凤凰直直坠入溪中,发出一声巨响,霎时溪中矗起一座大山,林诠夫妇还来不及眨眼细看,却发现自己已站在大山的半腰上,从此以后,潮州镇多了一座「凤山」,而那位风水师也自此消失了踪影。

二十年之后,林诠夫妇过世,他们的两个儿子林忠及林义,将他们的骨骸葬在风山的半腰上,因为这是林诠夫妇生前的遗言,所以他们也就没有找风水来看过风水。

自从林诠夫妇下葬之后,林忠及林义发愤向学,两人分中了进士及秀才。不久,林忠又受朝廷封为潮州镇台,由於他勤政爱民,所以深受潮州人的爱戴及拥护。

有一年,潮州发生大旱,饥民从四方涌向潮州府,向林忠求助,林忠不忍饥民挨饿,所以私下开启官仓,赈济灾民,消息传京师之后,康熙皇帝大怒。

原来,当时清廷进入神州不久,,对汉室后代仍存有戒备之心,尤其不久前才发生广西提督反清事件,所以当林忠开仓赈灾的消息传到京师之后,康熙怀疑林忠藉此收买人心,於是立刻命令康亲王傑书带五万骑兵进驻潮州,捆绑林忠的心腹逼问。

林忠接获消之后,心中愤恨难平,遂在古城揭竿而起,大喊「反清复明」的口号,而城中的居民也与林忠合作,纷纷穿起明服,并将背后的长辫剪掉。

康亲王带领的军队,与潮兵在笔架山下大动干戈,双方实力相当,可是潮兵团结合作,凭着满腔的民族意识,倒把旗兵杀得片甲不留。

康亲王见大势不妙,只好四处调兵,另一方面,他也暗中查访林忠的祖坟所在,准备捣毁他父亲的坟墓,破坏他家的风水。

传说中,林诠的坟是块活地,当康亲王率兵荷锄前往时,林诠的坟却突然消失不见了,可是当大兵走下山往回看时,那偌大的坟堆仍好端端的矗立在半山腰上。康亲王来回试了好多遍,都仍然如此。

后来康亲王只好寄飞书回京,向朝廷奏明此事,并请求后援,皇帝召集朝中文臣商量,大家面面相觑,说是第一遭到这种怪事。

自从林忠反暗为明,大呼「反清复明」的口号之后,中原各路英雄好汉纷纷前来投效,其中最有才能的要算傅文和岳英两人,傅文精通战略,满腹经纶,岳英力大无比,万夫莫敌。林忠增了这两位大将之后,无异是如虎添翼,声势比从前壮大了好多倍。

话说康熙皇帝与众臣商量之后,决定派安亲王率领十五万大军前往救援。安亲王到潮州与康亲王相会之后,立刻举兵围攻林忠的军队。

早在骑兵抵达林忠的基地之前,林忠已收到快马回报,林忠与傅文站在明月楼观看,只见城外兵马喧嚣,漫天沙石,傅文大喊一声:
「旗兵此番前来,想必是势在必得,我们千万不可轻敌才是。」林忠回说:
「只要带头的将军不是三头六臂,我就有把握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林兄,你可有高见?」
「八旗子弟向来惯打前后夹攻之战势,今天我们也可师夷之计以制夷。」

「妙计,可是我们上哪去找后援呢?」岳英提出他的疑虑。

「岳兄,莫慌!在台湾岛上,我有知己,名叫郑经,他有自己训练的精良部队,我们若能和他联络上,就可望击退旗兵。」林忠说道。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大帅应速派飞马联络郑经,再图举事。」

两人说着,立刻筹划退兵之计。三更时分,城内炮声隆隆,烟雾迷漫,林忠带领一批人马冲出南门,康亲王以为林忠想逃走,急忙将主力军移至南门,。当双方方厮杀得难分难解之时,岳英另带了一队人马冲破北门,急急向东南岸奔走,等到康亲王发现,除了懊恼之外,也别无补救办法了。

正当康亲王在大殿上唉声叹气的时候,忽然有人传报国师孙锡亮来见,康亲王连忙请人传他进来。

孙锡亮一走进来,立刻开门见山的说:
「王爷,皇上知道旗兵压不住民乱,特派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康亲王眉头一抬,急问:
「国师可有什么意见?」
「林家凤山祖坟一日不毁,皇上就一日不得安宁,故此时应再上凤山,坏了乱臣贼子的祖坟。」

「唉!国师有所不知」
康亲王将那天上凤山的情形,向国师孙锡亮细述了一遍。

「没关系,堪舆邪术我也略知一二,康亲王只需引我上路,到时我自有办法。」国师神闲气定的说。

第二天清晨,康亲王带着三名家丁及孙锡亮赶到凤山,结果仍和先前一样,当他们爬到山腰时,林家祖坟就会突然消失不见,可是一下山,木家祖坟又会再度出现,来回数次,履试不爽。

最后,孙锡亮查人摆一桌香案,然后喃喃念了一番咒语,又说:
「大清明不该亡,请苍天助在下一臂之力,将凤山反覆。」

此话刚说完,整座凤山象是乩童起乩般,一直抖个不停,一阵摇动之后,林家的祖坟就定定的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孙锡连仔细观看这座坟堆的位置,发现林忠父亲的坟正好葬在活凤地上,而且穴位就取在风头上,这块地由於有活凤的灵性,所以当生人走近时,祂就会将头转到地面上,等到生人离开了,祂才会又把头一摇,露出原来的地面上。

康亲王在听完孙锡亮的解说之后,连连啧声,问:「国师,你现在可有妙计,破了这活凤地,使林
忠叛贼无法作怪?」
「有!」
孙锡良指着二丈之远的地方,继续说:
「在距离两丈之处的地方,掘起池塘,那这座活
凤地就被破坏的毫无作用了。」

康亲王听罢,立刻指挥家仆动手挖池,两个时辰之后,地底突然传出一声哀鸣,池的正中央也喷出一道红色山泉。

原来,孙锡亮所指之处,正是活凤的咽喉,活凤的咽喉一旦受损,,那活凤也就立刻变成了死凤,而池中的血红山泉,正是活凤的鲜血!
「哈!哈!哈!我想林忠那小子,应该是性命不保了。」孙锡亮说完这话,立刻向康亲王告辞,回京向康熙帝覆旨。

话说孙锡亮在破活凤地的同时,林忠正在大厅上和众将议事。突然,他双眼一翻,口吐一大片献血,然后昏倒在地上,众人请了军医诊病,却查不出病因,一干人甚是心急,直到岳英从台湾回来之后,军心才稍微稳住。

「岳英,台湾那边有无援兵?」
林忠卧倒在床上,以虚弱的语调问着。

「报告大帅,郑经最近意志消沈,沈迷於酒色之中,而其子郑克藏和郑克爽又互相争权夺利,互相火拼,他们对我的要求,只随便敷衍两句,并无意率兵援助我们。」

林忠听这话,从此一病不起,整日卧坐在床上,静观城外的动静。一天,城外一名骑兵冲进城内,义军将其团团围住,然后捆绑至林忠的卧榻前,这名骑兵对林忠说:
「皇上下了一道诏书,只要林将军愿意接受招抚,朝廷非但赐予不杀之恩,而且还予以升官重用,至於其他一干从犯,则既往不咎。」

林忠沈吟片刻,转头问岳英意下如何,岳英回说:「我只怕招抚之后,清廷不但不覆行承诺,反而致你我於死地。」

林忠闻言,淡淡的说:
「今义军大势已去,城中粮食短缺,就如同笼中之鸟,我们现在也只能听任清廷摆布,而别无他法。岳兄并非朝廷命官,可在受抚之前潜迹江湖,那么就不会有杀身之祸了。」

岳英一听,自然明白林忠有意一人顶下所有罪名,当场跪地叩谢,然后搀扶林忠到城外投降。

清康熙十六年六月,潮州人民正式降服,林忠一人赴京认罪。起初,康熙帝仍遵守承诺,安抚林忠,可是等到康熙十九年,吴三桂一死,各地义军都归顺之后,康熙认为已无后顾之忧,便重翻旧案,将林忠拿下,交与刑部,处以五马分尸!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