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570 13,520
澳元 10,375 10,275
英镑 18,000 17,800
港币 1,747 1,735
日元 122 120
新币 10,010 9,990
欧元 16,040 15,850
人民币 2,043 2,035
新台币 466 462
马币 3,245 3,235
泰铢 415 41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zhì
12 画
风水 - 25 Agt 2013 Jos 14521
风水奇谭
前高后低每况愈下 睡头朝空朝不保夕
前高后低每况愈下睡头朝空朝不保夕
在辽宁潘阳的吴家屯,孟姓宗族可算是大户人家。孟老爷子是世代单传,妻子张氏,连生子两个女儿,娶个二房传续香烟,是名正言顺、理所当然之事。
二娘孟崔氏生得匀称标致,肚子也争气得很,一举得男;这老来子孟宪杰在家里,是如何的受宠,那自然是不用说啰!

孟崔氏第二胎生的是个女娃,妹妹丽洁一生下来就注定要机伶、强悍才能在这个家庭里自保。但有子有女便是「好」,所以丽洁在二奶奶的心目中,怎么说、怎么比也是香饽饽。孟崔氏对丽洁的疼爱,由摇篮睡到十二岁这事来看,娇贵之情可想而知。

讬哥哥之福,孟丽杰一个女孩佳能受到大学教育,在民国三十五年的当时,称得上是一件神气的事。上学、滑冰,回到家有下人服待,孟丽杰生活得有如天之骄女,好不快活。所谓「初生之犊不畏虎」,一群群满腔热血、优秀又自认为爱国的大孩子们,就这么参加了反学潮运动,命运也随之改变,有些人自此迎向艰辛崎岖的生涯,甚至有人因而踏上了不归路。

时局变了,来自各省份的年轻人被弄得回不了家,只好开始游牧式的独立生活,孟丽杰也是其中之一。虽说是混乱动荡不安,却依然挡不住这群年轻人对儿女之情的憧憬与响往。东北大学文学系的孟丽杰,宽厚低沈的嗓音颇具磁性,加上丰盈的身材,追求者大有人在。

经过一番千挑百选,丽杰选择了李志明做为终身伴侣。这李志明英俊潇洒、乐观豁达,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赌性坚强胜过一切,经他转手的钱财,那就得看今儿个的手气了,面对丈夫这种得过且过,不懂未雨绸缪的生活方式,丽杰真是既懊悔又没有安全感。
「哎呀!有什么大不了的哩!」志明总是无所谓、乐观地对大发雷霆的丽杰安慰着说。
「你妈怎么会生出你这种好吃懒惰、屁股生蛆、脚底流脓的儿子来呢?」丽杰的脾气是标准的刀子嘴、豆腐心,你要顺着她那是两肋插刀、赴汤蹈火怎么都行,要是惹毛了她,她可就恨不得想尽办法刺痛你才好,所有最狠毒、最不堪入耳的话,她都骂得出口。

日子久了,男的受不了,女的也受不了。两人毕竟年轻气盛,於是便干干脆脆地结束了这段错误的婚姻。

再认识宋尔田时,孟丽杰历经沧桑,成熟内敛不少,心想自己也老大不少了,又离乡背井没有亲人,独自奋斗的日子着实不易,宋尔田虽然沈默寡言,倒还本分,除了抽烟以外没有其他不良嗜好,最重要的是凡事能听自己作主,日子应该不会太难过。和宋尔田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后,搬入了一个老乡空了很久的一幢木造宅子安定下来。

这个小天地虽然光纤稍微差了一点,倒是挺宽敞的。面对一个山,坡小斜管道,有如世外桃源一般。夫妻两都是无神论,从来也没想到过阳宅风水这回事,对老相亲还格外地感谢,总觉得恩重如山情深似海。

五年来,夫妻口角在所难免,怪的是有东北人硕壮体格的孟丽杰,素来生、冷不忌,也甚少感染风寒什么的,打从住进此宅后,先是妇人月事有了变化,每每痛得在床上打滚,就像生了场大病一样,无法下床正常作习。

宋尔田生就好的修养也不知到哪儿去了,三天两头阴阳怪气的,问他什么总是冷漠的「嗯!」、「喔!」以对,严重的时候,恶言相向以外还会摔东西。

直到一日和三五朋友请碟仙时,他们才无意间发现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儿;说什么家乡大妈生的姐姐都已相继归西,因为两姐均无婚配,所以纠缠破坏婚姻,故而无法生育。接着又说;先所居之处应请风水先生指点。孟丽杰也只是好奇地想再问清楚些,无奈碟仙一字一字点完后,不再走动归回本位。回家后,孟丽杰因为没将此事放在心上,也就没有对先生提起。倒是宋尔田认识的一位教书的朋友到家里来玩时,点破了此宅的不吉。

「人不亲土亲,弟妹此宅不宜久留!」董树茂古道热肠地说着。

这回孟丽杰有心听了,因为在女人家的私处,也就是负有哺育下一代使命的乳房,前些时候莫名地有个硬块,近日来竟然溃疡还有些流水,正苦於不好意思四处打听怎么个治法?

「这一进门就有个得下三个台阶的斜坡还真是少见呀!」董树茂摇着头说。

「喔!因为这大门前听说原本是条大沟填平的。」宋尔田解释着。

「尔田兄可知道『好彩头、好头彩』这句话?」董树茂含蓄的暗示。

夫妻俩听了,沈默不语,索性就领着董树茂前前后后,里里外外走了一趟。

「二位请恕我直言,如若不然,咱这辈子都不会心安的。」董树茂因笃信因果,好生着及地表白。

「什么话?您见外了。」宋、孟异口同声客套的回答。

「先说打从这门屋的小玄关起,前看客厅门,再看睡房门,右看是书房门,直通饭厅门,又接书房门。」   

经董树茂这一数落,这才觉得对呀!一眼就能看见五个门,还真没留意这些个。
「当然,宋兄是淡泊名利的文人,不聚财事小,可是住宅内是非口舌不断,可少有安宁呀!」

「嗯!」这点倒令宋尔田为自己的离径行为,找到点慰藉。

「最糟的是睡房的床头怎么靠向一片四扇门儿?」董树茂又说。

「那门儿从来不开的,应该无妨吧!」孟丽杰心里有谱了,疑问地引着话题。

「因为前院晒衣凉被绰绰有余,门外那个小天井就闲着没有使用。」宋尔田还蛮可惜地说着床头外的小空地。

「那更要快快挪个方向!单靠门板就已容易生灾病痛;门外又空,实在是老天帮忙,至今才得如此安好。」董树茂似乎有点激动:
「『六神不安』听过吧!」

要不是太太的确有点异样,宋尔田实在不想再听下去,孟丽杰要不是因为对方是尔田的朋友,否则早就江湖术士、招摇撞骗的骂得他抱头鼠窜了。

「这书房下饭厅,饭厅又下厨房。在风水上叫每况愈下呀!」
「还有呀!这厨厕同位亦不吉。」

天哪!什么话嘛!被这人说得一无是处,难不不成会死人?宋尔田觉得简直无稽之谈,不足以信。

晚餐时,董树茂又对孟丽杰说了一萝筐不外乎住宅对人的情绪、健康影响,就好比做事如何地蹩扭、不顺心啦是一样的道理 。孟丽杰说风便是雨的急性子,一刻也不想再往下去了,抱着壮士断臂的决心,当晚也不挽留董先生多待,十万火急地打包另找住处。

毅然地离开那屋是对的!遗憾的是种下的病因已把孟丽杰雄厚的底子瓦解了。六年后,某个夜里,孟丽杰终於脱离苦海,结束了这一场人生噩梦。六十年一甲子,可怜她五十过三而已,单看丽杰她那宽长的人中,怎么也不像是短寿早逝的人。

宋尔田在妻子去世后的第二年,也罹患了肝病,几经折腾,终告不治,一生无子继嗣。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