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570 13,520
澳元 10,375 10,275
英镑 18,000 17,800
港币 1,747 1,735
日元 122 120
新币 10,010 9,990
欧元 16,040 15,850
人民币 2,043 2,035
新台币 466 462
马币 3,245 3,235
泰铢 415 41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tāo
10 画
风水 - 01 Sep 2013 Jos 15244
风水奇谭
丹凤朝阳穴 引出偷梁换柱
丹凤朝阳穴引出偷梁换柱
元朝至正年间,饶平县洪门乡是个多姓聚居的地方,其中,以林姓宗族最为繁茂,在潮汕是数一数二的大宗族。当地居民非常笃信堪舆术,不论迁居、婚嫁、藏宜等大小之事,全仰赖风水先生的指点安排。因此,发生在潮汕地区的风水趣谭不胜败举,以下是一则发生於林氏宗族的风水故事。
在洪门乡只要一提起林氏宗族的开山始祖林西海,可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为人生性秉直、乐善好施而且富而不骄,无论赈灾救贫。造桥铺路,皆不余遗力,深得当地居民的诚心推崇。

林西海膝下共有九个儿子,个个皆属平泛之辈,唯独老六林少陵才智过人,精明能干,最得林西海的宠爱及信任。因而,在林西海生前,林少陵便主掌宗亲大事,凡事虽经各房头商量,不过,最后拿主意的还是林少陵。

某日,林少陵在布庄查账之后,闲暇品茶之余,忽见门外一名少妇携一幼子,衣衫褴褛、步伐蹒跚地在街道上徘徊,不禁满心好奇地趋向问道:
「这位妇人,可有什么困难?为何流落街头呢?」
语吧,便招呼她们母子两人内歇坐。

这名少妇见林少陵亲切热络的询问,仍不住热泪潸潸,娓娓道出自己的身世。

原来,这名妇人本性萧,名素晴,夫家丁良,幼子定子恒,家居江西南昌,夫婿买卖香料,经常往来南洋一带。

某日,丁良由南洋载货返回时,途中突然一阵狂风大浪肆虐,一船人全不幸罹难。从此,丁家顿失支柱,不但家道中落无人接济,连丁家二老也因悲伤过度而去世了。丁妇在江西举目无亲,便决定携子外出谋生,本欲投靠饶平县一远亲,孰料,他们眼高势利,见她母子俩正落难之中,不愿伸出援手收留他们。

林少陵听完之后,十分感慨地说:
「哎!世事难料啊!」
这时,他动起恻隐之心,心想这对可怜的寡妇幼子无一定所,在外漂泊度日也不是办法。

「不如这样吧!」林少陵沈默半晌后说道:
「我家夫人正好有孕在身,凡事不便,正愁无人料理,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到我家帮忙吧!」

此时,丁妇正烦恼无栖身落脚之处,一听林少陵如是说道,噙着泪赶忙说道:
「谢谢老爷!谢谢老爷!」就这样丁妇及其子丁子恒便在林家住了下来。平日,丁妇十分细心地照顾夫人,绝无怠慢之处,与夫人相处甚是融洽。

不久,林家夫人平安地生下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子,为林少陵添了第四个儿子。

林少陵再度喜获麟儿,於是高兴的设宴席款待三五亲友,席间气氛热闹喧天;酒过三巡之后,不胜酒力的他,带着酒意踉踉跄跄地往丁妇的厢房走去。

这天,丁妇待里里外外的杂事忙完之后,便闲坐在床边做女红,准备帮夫人做对新的绣花枕头,忽听外头儿砰砰碰碰的敲门声。

「开门呀!我是老爷哪!」
她忽然一惊,匆忙放下手边的活儿,慢慢地走到门边,轻声说道:
「老爷,天色已晚了,可有什么重要事?」

「先开门让我进去,我有话告诉你哪!」林少陵壮着酒胆,大声地叫门。

丁妇见老爷如此执意,不便再与他言语拖磨,於是壮起胆子把门打开了。

「老爷!」
皎洁的月光由门外泻进,照在她清秀脱俗的脸庞上,由於在林家这段日子的调养,使得她丰润的身躯流露出成熟迷人的风韵。

「或许是酒精作祟,或许是春心大动,林少陵一见门开了,便一个箭步地向前将她抱住。丁父顿时愣住了,待心神稍定,连忙要挣出他的怀里。」

「老爷!千万不可这样。」她急忙说道。

「有何不可?我想咱们前生今世都结了缘的,否则,天地之大咱又怎么会相遇相识呢?」他一边轻轻说道,一边缓缓柔柔地往她脸颊及耳根呼气,吹得她心头骨里暖暖酥酥的。丁妇打从认识林少陵后,便一直对他怀着感激之心,今日又见他对自己如此爱怜,不由得放弃了挣脱,反而轻轻地偎在他怀里。

「可是,夫人平日对我不薄,若是夫人知道了,怎么是好呢?」她忧忧地说道。

「别担心,夫人那儿自然由我安排。」这时,他更紧紧地搂住她。

「而且,你跟着我,我不会让你吃亏没名没分的,再说,子恒也不能没个爹呀!」
丁妇一想到子恒将来的前途背景,再不顾忌什么,便顺着他的意,如他宽衣上床共享一夜春宵。

林少陵虽是醉酒心欲大发,但仍是个言出必行的人,说服了夫人,择了良日纳丁妇为妾。自然,丁子恒改姓为林,依年龄顺序,变成了林家老四。

花落花开春更秋,转眼他母子俩在林家待了二十几个年头,她平时处事谨慎谦虚,与正室也没什么纷争,林家一大家子过得平静相安无事。林少陵由於掌管宗亲大事,平日操劳烦心,六十五岁的时候便告别人世。

洪门乡一带的居民崇信堪舆学书,当然,林少陵也不例外,他在生前即已请一位高姓风水大师,帮他择一块佳地,以做安寝之所,这位高先生果然帮他觅得一风水极好的蚂蚁地。但是,依这块蚂蚁地的格局形势来看,对大房、二房、三房及五房夯,相对地,对四房而言就不是上好之地。

林少陵听完高先生的介绍,为顾及自己四个亲生儿子往后的财势运势,便二话不说的出了大笔银两,将这块佳地买下。

在林少陵过世前,他将财产、房地平分给五个儿子,过世后,向来由他执掌的权力,自然落在林家长子仁坤的手上。林家四个亲兄弟,自小就挑衅祈福林子恒,在他们的爹过世后,林子恒居然也分得了他们林家部分财产,因此对他更是百般排挤。由於,四个亲兄弟有意隔阂林子恒,就益发团结,且宗族长由林仁坤继承,故当地居民及四兄弟,便将他们所居住的水围地区,分为上围及下围,林子恒一房地属下围。

几年过后,果如高姓风水师所言,大、二、三及五房不论财势、人丁、权势都日渐旺盛,而林子恒一妻二子,人丁单薄,势力微弱。於是,上围的兄弟们皆不予采纳。非但如此,四兄弟的孩们对林子恒的小孩,亦不顾堂兄弟之情,动不动就殴打他们,看在子恒的眼里,实在好生怨气。

林子恒终於按捺不住心中的不平及愤怒,他想,一直这么忍气吞声,也不是办法,自己受尽冤枉也就罢了,为何连自己的小孩也要对他们的强权逆来顺受呢?

当然,林子恒想扭转这不利的局势,於是,他四处打听功力高深的风水师。在他诚心诚意的邀请下,在潮汕数一数二的堪舆家陈先生,决心跨刀相助替他出头。

首先,在陈先生细心的观测推察之下,终於帮林子恒觅得一块名为「丹凤朝阳」的地方。依这处地方的格局而言,对林家四房大利,有转弱为强之势,但是对其他四个房头就软弱不张丁。

林子恒一听陈先生如此说明,心头大喜,准备出高资买下这处地方,欢喜之余,连忙对陈先生谢道:
「陈先生,真是太感谢你了。」

「林老爷,先别高兴得太快。陈先生若有其事且慎重的说。

「先生,此话怎讲,你不是说这『丹凤朝阳』能助我财丁贵日渐旺盛,怎么」
林子恒霎时心忧不安,眼巴巴地望着陈先生,继续说道:「望先生能给予指点。」

这时,陈先生徐徐说道:
「没错,丹凤朝阳地确实能助你,但是先公死后葬於蚂蚁地,此蚂蚁地的格局风水,本就对你不利而对另四房如虎添翼,等於是先发制人,局势已定。」

听到陈先生如是说道,林子恒先前喜孜孜的摸样儿都变了,十分气馁地叹道:
「命中注定我林子恒一生无法翻身了。」

「老爷,先别失望,办法是有的,只不过非常困难,就看咱们怎么做了」。

林子恒重心燃起希望,准备放手一搏。这一夜,他与陈先生两人百般思量,讨论对策。果然,陈先生不负所讬,为林子恒想出一个上上计,若是此计得以实现,那么下围地带,不出六十年便能管制上围是,统管林氏宗族之大权。

不过几天,这个消息便不胫而走,居民们个个议论纷纷,说什么林家四房觅得佳地,不论财力、势力、人丁皆会大发大旺,且不出二十年,便会在朝廷争得一席之地。顿时,林氏家族的亲民们略有见风转舵之势,纷纷对林子恒另眼相待。这些小道消息,传到上围四兄弟耳中,个个火冒三丈,尤其是林家大房林仁坤,更是怒不可当,心想,平白让这毫无血亲关系的林子恒,分得了林家不少财产,如今,怎可拱手将宗族长的权力地位让给他呢?

林仁坤这会儿可急了,赶紧与其他兄弟密谈商量,几天后,四兄弟请了林子恒到家闲谈。

「四弟啊!」林仁坤假心假意笑着说道:「这些天来,听到不少关於你的事哪!」
林子恒今日到此,心中亦有几分明瞭,他慢慢地将茶杯置於桌上,故做迷惑地问道:
「大哥,可有什么事?直说无妨。」

「听说陈先生前些日子,帮你看了一处风水极佳的丹凤朝阳地?」
「是啊!」林子恒镇定地说道。

「那么,可否商量一下,你就讲那块地让给我吧!当然,大哥也不会让你吃亏的,我付你两倍的价钱,你就答应吧!」
「大哥!不管你出几倍的价钱,我都不会将地让给你的。」林子恒笃定的说着。

「四弟,别那么固执,你就先让地给我,往后再另觅佳地,可好?」林仁坤热络地询问。

「可是,陈先生说这块地极为贵重,子孙后代必定出贵人,从商则富从宦则官;也许将来出个皇后国公呢!」林子恒郑重声明:
「所以说什么,我也不会将地让出来的,大哥就原谅小弟这一点私心。」

林仁坤一听,心想传言果然不假,若是将来让他掌大权得大利,怎么了得呢?

「四弟,你别不知好歹,若是这样执意下去,对你也没好处,我可贵为一族之长,凡事我都会有办法的。」

林子恒见林仁坤决意采取强硬手段,於是也不甘示弱地说道:
「若是大哥欲以强势得到这块地方,往后大哥势必落人话柄,届时人格声誉将大打折扣!」

「林子恒!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林仁坤怒骂。

林子恒想,时机到了!该照先前与陈先生谋策的计略行事,於是假意思量了一会儿,说道:
「大哥、小弟,人不自私天诛地灭,要我让出地方,说什么我是不肯的,不如」

大伙儿这时想,事情似乎有点转机啦!二房耐不住性子,对着他说:
「四弟,别支唔了,有什么建议赶紧说出来,大伙儿有个底也好作决定。」

其他兄弟依附和二房,你一言我一句的要林子恒发表看法。

「说真格的,就算我让出地来,给谁嘛都不公平。」想了一想接道:
「爹生前待我不薄,视我为己出,不如我将这块地让出来,做为爹的陵寝吧!」

「可是,爹安葬在蚂蚁地,是个风水极佳的地方,且已入土多年,如今」最孝顺的五弟不安地说道。

「这处丹凤朝阳地,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龙穴,爹若移葬於此,并不亚於蚂蚁地哪!况且如此做的话,咱们各房就各靠造化,每个房头后代子孙,皆有机会出皇后做国公。」

四兄弟们听他这一说,觉得颇有道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不敢为这事出言断定。林仁坤亦觉得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於是打破沈默道出:
「这确是一好法子,大哥我作主决定便是了,咱们就择一良日,将爹的灵柩移至丹凤朝阳地吧!」

这会儿,大伙儿豁然开朗,这事总算有个了结了,当然对林子恒这份孝心也十分感动。眼见天色已晚,五人就欢欢喜喜的回自己的家,每个人心里都盘算着,往后必能攀个皇亲国戚的。

待良辰吉日一到,兄弟们一切事宜准备就绪后,就照先前的决定,将林西海的棺柩移葬於丹凤朝阳地。

这下子,最得意的便是四房林子恒了,因为照风水师陈先生所言,只要将先公的棺柩移葬於此,往后对四房就无往不利了。他愈想愈是欢喜,笑着对林仁坤说道:
「六十年不到,下围比时来运转,大家拭目以待吧!」

林仁坤一听甚是不悦,忿忿地对他说:
「你若敢耍什么把戏,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小弟不敢哪!只是心头欢喜,信口说说罢了。」果然,时间证明了陈先生所说的话,不出六十年,由於下围势力大增,深得林姓宗民的推崇,便执掌林氏宗族经济、权势之牛耳。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