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610 13,570
澳元 10,330 10,225
英镑 18,325 18,000
港币 1,750 1,740
日元 122 120
新币 10,090 10,065
欧元 16,100 16,000
人民币 2,050 2,040
新台币 469 464
马币 3,335 3,315
泰铢 420 417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juān
10 画
风水 - 08 Sep 2013 Jos 16008
风水奇谭
状元郎林大钦 的祖坟风水
状元郎林大钦的祖坟风水
嘉庆年间,潮州海阳县出了一位才智过人的文人,他的名字叫做林大钦,从小父母双亡,又婶母独立扶养带大。他六岁即熟读诗书,十五岁考取秀才,二十岁高中状 元。可惜的是天妒英才,二十三岁那年,就不幸因病去世了。他传奇的一生,据说与堪舆术有很大的关连,以下让我们来看看状元郎的发迹与一生起伏。
潮州的风光秀丽,自古以来,文人雅士总爱聚集此地,所以富贵人家都将子弟送到这儿来唸私塾。另一方面,林大钦与婶母相依为命,为了维持生活,每日必须外出拾薪捡粪。

有一天,他路经私塾,听见先生在上课。一时起了好奇心,便蹲在门口倾听先生授课。没想到自此以后,到私塾听课成了他的生活重心。

大钦当时年仅五岁,不过由於智力过人,往往私塾里的学生尚未理解时,他已经能倒背如流了,有时
候,私塾里的学生还会向他讨教呢!时日一久,「二先生」的雅称便不胫而走。

后来,私塾的老师发现了这件事,就把大钦到私塾里,询问他的身世背景,明白一切后,私塾老师同情地说道:
「不如这样吧!以后你也进来,和其他同学一起上课去,至於学费,由夫子为你打点。」
「谢谢夫子,谢谢夫子」
从此以后,大钦在捡薪拾粪之余,便到私塾里念书。而夫子待他则如同亲生儿子一般,在林家穷困的时候,还常常周济一点银两。

一年的光阴,很快就过去了,大钦进步神速,乡里间传为美谈,人人称他为「神童」。夫子收得如此得意门生,欣喜自然不在话下,每次要到外地访友时,一定携大钦一同前往。

有一次,大钦随同夫子外出,因为急於赶路,而错过了旅店。眼看天色就要暗了,父子不禁有点担心。

「夫子,前面有个潭清乡,不如我们到那儿去借宿村家一晚吧!」
「也好,只是非亲非故的,不知人家是否肯收留。」

就这样大钦和夫子走到一户人家去敲门。此户人家的主人姓谭名进益,石潭清乡的首富,不过为人淡泊名利,经常请文人雅士到家里吟诗作乐。他见来投宿的是潮州私塾的夫子,心想:
「久闻潮州有位博学多闻的夫子,今天总算得以一见庐山真面目,待会儿可要与他切磋切磋。」

於是,谭员外立刻请夫子与大钦进谭家大厅。

「今晚,两位光临寒舍,在下真是三生有幸。不过,本乡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外地人必须与主人吟诗作对,句子对的好,以上宾之礼相待,句子对的不好,就得委屈睡牛房一宿。不知夫子意下如何?」
父子赶了一天的路,身子已有些支撑不住了,他没料到谭员外会突然说这番话,一时也不知如何应对。还好大钦在身边,见到这情形,立刻接道:
「对句子这种小事,就由我这学生来向员外讨教好了。」

「你?」
谭员外看大钦个儿这么小,说话的气势却不输人,心想:
「好吧!如果连你也对得出来,那你夫子的学问更不用说了。」

谭员外在大厅来回踱步,一会儿,出了一句上联:
「树高枝茂,小鸟何能栖住?」

大钦接着道:
「潭清水浅,困龙暂且安居!」

谭员外大喜:
「哈!哈!哈!」我谭进益见过不少才子,可从没见过像你这样小小年纪能吟诗作对的天才。今天我总算是大开眼见了。小伙子!你未来的前途必定不可限量。

「员外过奖了,一切都得归功於夫子的教导。」

* *   *  *
这夜,夫子和大钦睡在上宾房里,两人一觉到天亮,睡得甚是安稳。不过,一大清早,大钦就听见夫子在低声叹息。

「夫子为了什么事,而这样郁郁寡欢呢?」
「弟子年幼,不明白这么深奥的道理。」

「唉!我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将我毕生的才学,传授给你这样的学生,不过,我观你的面相,你这一生恐怕很难功成名就。」

原来,大钦的老师是个潜龙伏虎之辈,只因时运不济,所以才到潮州海洋县当塾师。他原籍惠阳,是当地有名的堪舆家(风水师)。

前不久,他才在桑浦山找到一块福地,名叫「双龟相逐」。

「双龟相逐」,顾名思义,就是两山相连,形似龟状,而且一只紧连一只,是灵气浓郁的上好福地。夫子看过此地之后,心中虽然惊喜,但又有些伤感。

他伤感的原因,是因为膝下无子,纵然得了这块福地,也无发庇佑子孙,兴盛家业,所以他有意把这块佳穴让给大钦。

「夫子,人各有命,富贵在天。若我此生的命运注定这样,那您就别替我多虑了。」

「你知道夫子昨天带你去的地方,是块佳地吗?」
「夫子,何谓佳地?」
「祖坟的位置若是弄的好,其后代子孙会繁衍不断,人才辈出;祖坟的位置若是弄的好,其后代子孙就会不得志,难以发达。而所谓的『佳地』,就是前者。」

「夫子的意思是」
「我有意把那块佳地让给你,你愿不愿意把你父母的坟重新迁葬?」
「一切由夫子做主。」

注意既定,夫子和大钦立刻回潮州海阳,告知大钦的婶母。大钦的婶母欣然同意之后,即由夫子选定良辰吉时,将大钦的父母的坟墓迁至龟山。

说也奇怪,大钦自此以后,果真一帆风顺,十五岁高中第一名秀才,整个潮州地区的人都称他为才子。隔年,省城举行乡试,大钦也收拾行囊,随海洋县的其他秀才一同前往。

在上省城的途中,秀才们来到一个渡口,,此时江面只有一条渡船,岸边等渡的人很多,秀才们一个接一个的上船。突然,从岸上跳出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抢先过渡,撑渡的老伯见了,说;
「小姑娘,让这些读书人先过吧!他们是准备赴省考试的。」

这位刁蛮的姑娘回说:
「既然是读书人,就应该会对句子。待会儿我出对句子,如果你们对得出来,我就让你们先过。另外,还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某个秀才问。

「必须立刻接句,否则也不能算数。」姑娘有意刁难。

「好吧!请姑娘赐教。」

众秀才感到有点为难,可是又不愿向姑娘低头。

这姑娘浅笑了一下,对着秀才们说:
「白面书生,腹中无墨!」

大钦不慌不忙的接着说:
「红颜女子,口中无德!」

霎时,姑娘面红耳赤,闷不吭声的走开了。而众秀才也对大钦的才学十分佩服。一行人终於顺顺利利上了渡船。

这一年的省试主考宗师,姓张名琰,他看了大钦的考卷之后,连连说着:
「真是文才洋溢的青年是,今年的第一名解元,非他莫属了。」

张琰将大钦的试卷,前前后后不知看了几遍,真是越看越有味。此时,正好有官员来拜访张琰,张琰顺手将试卷往靴筒里一塞,然后起身迎接客人。

这一塞,差点就毁了大钦的大好前途。因为张琰设席招待宾客时,喝得酩酊大醉,大钦的文才他老早就忘得一干二净,第二天起床,他以为是做梦,梦到一位才子的文章。

想当然尔,放榜那天,大钦榜上无名,只好气馁的回客栈休息。

两天之后,大钦正准备回潮州,却有差役传他晋见张琰主考官,大钦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便随差役前往张琰官邸。

原来,张琰在放榜之后,才发现靴筒内竟有一张试卷,掏出来一看,才知前些日子脑海中的佳作,并不是梦。

「糟糕,我误了大事了。」

张琰左思右想,终於想到一个办法弥补。他邀请朝中文臣到他的官邸饮酒,席间坦诚自己的疏失,然后叫差役去传大钦。

大钦来到张府,看见厅中设宴,席上坐的全是高级官员,心里不禁有些纳闷。

「张宗师,小民大钦参见。」

「林大钦,你知道本官找你来,是为了什么?」
「小民不知。」

「本官听说你才华洋溢,特邀朝中文官与你切磋切磋。」

「岂敢!岂敢!小民才疏学浅,蒙张宗师看得起,是小的荣幸。」

「本官出道酒令,在场的人都可接句,看谁接得好,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今日的酒令为四句,第一句末二字要用『不动』,第二句最末一字要用『动,』第三句末二字末要用『往来』,第四句最末一字要用『梦』。」

这酒令说难不难,说简单不简单,文官们个个皱眉苦思,约莫半柱香的时间,一位县令首先对出:
「城楼吹不动,风吹铁马动,更夫相往来,更枝惊醒梦。」

这句子虽然是对出来了,可是意境、词藻都不完美,众人讨论一番后,张琰问大钦:
「你可想出对句了?」

「天地吹不动,风吹白云动,日月相往来,雷雨惊醒梦。」

当下,众文官个个点头称赞,认为大钦做的酒令十分气魄、生动。其中林知县说:
「以林大钦的文才,当第一名解元,实在是理所当然。张宗师,我看明早就重新更正榜单吧!」

张琰皱眉深思,然后道:
「怕的是难服民心。」

林知县听后,拍着胸脯说:
「我的亲叔父是皇上的知交,透过他去向皇上说情,然后再公告天下,这不就成了。」
在场文官鼓掌称好,於是,林大钦顺利成为本科省试第一名解元。后来,林大钦又上京应试,高中了状元,按当时的惯例,状元必须经过皇帝面试,由皇帝亲手册封,册封当日,嘉靖皇帝一时兴起,要求大钦与他吟诗作对。

「贤卿,朕有意与你联对,不知你意下如何?」大钦向嘉靖帝叩了几下响头之后,道:
「皇上诗兴正浓,微臣只好献丑,以回报皇上的识才大恩。」

皇上对大钦的聪颖应对,甚感欣喜,於是,沈思一会儿后,仰头轻语:
「鸡脚笼,笼脚鸡,鸡脚笼下鸡报晓。」

朝上文武百官听到此句对联后,都感到有些奇怪,因为此句上联的语意并不明确,可是林大钦却一听就懂。

因为他明瞭皇上的这句话,是指他家的祖坟在鸡笼山下,而「鸡脚笼下鸡报晓」则是指大钦中了新科状元,公鸡啼叫已传喜讯。

大钦想了一下,便对出下联:
「凤尾竹,竹尾凤,凤尾竹上凤高鸣。」

「好句!好句!。」

皇上连连称赞,并朗朗大笑了三声,众官不明究理,只得随着皇上干笑,然后直夸新科状元的才情高、文品更高。接着,皇帝赐大钦御酒三杯,并给他「天下第一才子」的封号。

三日之后,大钦以状元郎身份游街三日,京师的老百姓闻讯,都跑到大街上来观礼,一夜之间,「林大钦」的大名已传遍了整个朝野。可惜的是,状元郎的命运并不顺遂,他在翰林院供职三年后,却突然暴毙死亡。

关於大钦的死因,众说纷纷,有人说是他家的祖坟,曾遭朝中奸臣破坏;有人说是皇后一语成谶,在状元郎游街三日时,触了他的楣头,,究竟真正的原因如何?至今仍未有确切的说法。不过,在当时民间的野史上,却有皇后娘娘笑骂状元郎的记载,以下就是当时的经过情形。

话说状元郎游街的第三日,皇后娘娘带着众嫔妃来到倚凤楼观礼,当她登上倚凤楼最高层时,大钦正好游街刚过,皇后娘娘心中不悦,遂令宫娥传旨,叫新科状元前来见驾。

按照朝中的规定,新科状元游街是不能走回头路的,可是皇后娘娘下了懿旨,这叫大钦如何是好呢?所幸,大钦急中生智,一手紧握马韁,一手则将状元帽移转至后方,然后以帽代头,大声呼道:
「新状元林大钦拜见娘娘!贺娘娘千秋,千千秋!」

大钦这以桃代李的高招,引得皇后及众嫔妃哈哈大笑,媚妃说:
「好个状元郎,机智果然过人。」

皇后顺口笑骂:
「怕只怕天妒英才,英年早逝。」

尔后,大钦在翰林院表现出色,在皇上正欲提拔他时,他却真如皇后所言,英年早逝,实在令人不胜嘘啊!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