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570 13,520
澳元 10,375 10,275
英镑 18,000 17,800
港币 1,747 1,735
日元 122 120
新币 10,010 9,990
欧元 16,040 15,850
人民币 2,043 2,035
新台币 466 462
马币 3,245 3,235
泰铢 415 41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dòng
6 画
风水 - 22 Sep 2013 jos 17455
风水奇谭
风水改变命中富贵
风水改变命中富贵
中国人相信命理,有时子女一落地,做父亲的,往往会立刻拿着孩子的生辰八字去找算命先生,以便测其一生运势吉凶。也许就是因为这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 理,只要是能够让自己的子女或是后代子孙安享荣华的事,中国人总会不惜任何代价地去做,这无非是希望自己的下一代会过得更好,更舒适。
有些父母在得知子孙只能庸庸碌碌过一生时,不免大失所望,而处心积虑想改变子女的命运,但是,命定的运道无法加以改变时,恐怕就只有求助於风水了。风水之说,乃是藉福地之力而助贵人之实,至於命理有无富贵,风水仍可改变其一生运道,下面就是一个以风水改变命运的故事。

郭才年近四十终於一举得男,心中自是不胜欣喜。他与老妻成亲多年,一直没有子嗣,本想为传宗接代纳个小妾,却又觉得对不起辛苦多年的妻子,於是决定结束在外乡做的小买卖,回到自己的故乡,希望在宗亲族内寻个同辈表亲兄弟的儿子,过继到自己名下,将来夫妇俩老了,也好有个孩子寻欢膝下,继承香烟。

注意打定,郭才就结束了小小营生,带着妻子回到故乡钱阳山,由于家乡还有一些田产家业,因此两个人的生活比在外地还胜几分,他们正想找相熟的亲戚来问,有没有哪一家的儿女太多,日子过不下去,愿意把孩子过继给他们的,没想到这主意还没出口,却发现妻子竟然怀孕了。

自从知道妻子有了身孕之后,郭才真是满心欢喜,更加体贴妻子,后来,他的妻子真的为他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郭玉峰。郭才因为日子顺遂,最大的心愿又达到了,不觉终日笑面迎人,整天逗弄着儿子,享受天伦之乐。

这天,他打街市走过,看见路旁摆了个摊子,一个算命师父正在替人算命,手里摇着签子,念念有词,他心里一动,第二天,立刻拿了小儿的生辰八字,也上这算命摊子算命,那相士把眉眼一抬,见郭才正站在面前,就打个招呼:「大爷,你是要算命、测字、还是」

「我想替我儿子算个命,有劳师父了。」说着把一张写着生辰八字的纸张儿递出来,这相士看了,就捏着手指头算将起来。

「乙丑、丙寅、丁卯」他闭着眼想了又想,口中喃喃念道,头还一面左右摇晃,过了半晌,他终於闭口说话了。

「令郎已己年、辛西月、甲卯日、乙己时,也就是蛇年,蛇月、蛇日、蛇时生,他是一条真正的四脚蛇命,有这种命格的人,不要说是出将人相之命,还是封王拜侯的命啊!但是」

郭才一听大喜,又听算命先生还有但是二字,只有忍住心中的孤疑,屏息静待算命先生继续说下去。

「我算过了,您祖上福业太浅,令郎虽然命好,可是在您府上亦承受不起,我看他活不过十岁」

「胡说!胡说!一派胡言!」郭才忿忿不已,这算命师父却说:
「我一向铁咀直断,我知道这些话您一定不爱听,但是我非说不可,你要是不信,那就算了。」

郭才原本想拂袖而去,但转念一想,他郭家好不容易生下了一个命根子,这真是祖上积德才有的福气,现在如果他转身走人,万一万一孩子夭折了,妻子将会多伤心啊!

所以,郭才话声一软,向算命先生求导:
「先生,请你帮帮忙,再算算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这算命先生又说: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您想为令郎改运,那只有去为先人求一块好风水,这才可能庇荫到后人啊!」

这些话顿时燃起了郭才的万千希望,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一块好地,以便救他的儿子一命。

满天乌云散去,郭才重重的谢了这算命先生,然后专心一意的开始打听那里可以找到好风水师。就在此时,有个亲戚提到邻村就有位地理名师,无论是阳宅阴地,请他看了,一则可避灾解厄,再则亦可求的富贵功名。

这位风水师父叫做林孟甘,郭才亲自跑了三趟,第一趟林孟甘出游未遇,第二趟他又被人情去做客,到了第三趟,郭才才见到林孟甘本人,林孟甘见郭才一片诚心,便将郭玉峯的八字再演算了一趟,一算之下,得知这八字贵重无比,若能助他一臂之力,不但是与人为善,於己亦有利,就答应郭才的要求,立刻尽心为郭才找一块好风水。

林孟甘在郭家附近的各山各水之间,探访无数可能有好地理存在之地,后来,林孟甘终於在附近的北屏山上,找到了一块绝佳的福地。

北屏山山高水深,巨石叠叠,附近众山之间,为它气势最磅礴,此处名叫『乌龙出洞』穴,乃日月精华聚集之点,能找到这块福地,不但是林孟甘慧眼独具,也是郭才的福气。

地是找到了,不过,郭才并不想等百年之后才来计划,於是,他决定先请林孟甘建造阴宅,把所有的事均准备妥当,以免届时措手不及,有所耽误。

主意一打定,他就催着林孟甘在山上负责督建工程。

在山上建造阴宅不是很容易的之事,林孟甘受了郭才的重讬,无论多艰难辛苦,凡是有关设计建造之事,无不亲力亲为,希望能把这件风水办得妥妥当当,到时不但人人称赞,他也面上有光。

林孟甘白天带着两个工人在山上赶工,到了晚上就住在山上,这天,林孟甘家里捎来一封家信,原来他母亲生了一场重病,家里的安家费早已用光,是催钱来的,郭才知道之后,就拿出了一笔丰厚的酬金,先付给林孟甘。

这时,林孟甘既心急家里,却又明白他不能在这个时候抽身回家,因为他一走,阴宅的工程就得停顿,而延误工期,因此十分为难。

林孟甘说出顾虑之事,郭才也颇能体谅,就唤了自己的心腹郭金,带着银子去邻村林孟甘家,交给林家的人,并且嘱咐他快去快回。

郭金领了大笔银子就出门了,但他走在路上的步子却愈来愈慢,心中的贪念一个个全冒出来,包袱里的银子仿佛会说话一样,每一块银子都在叫他何不趁此机会据为己有。

郭金心理盘算着要如何做才能偷龙转凤,不启人疑窦,想了又想,他若一走了之,以后必然会被人发现,而且也逃不了多远,不如先阳奉阴违,以后再做事看事,必要时再溜之大吉,总之,这笔钱他是要定了,於是郭金把银子藏在相好的住处,决定先拖延一些时日,再机行事。

他还是依计划来到林家,不过却假借他人名义,说林孟甘早已不在郭才家,而至别处替人寻求墓地了这样一来,林家的消息一时半刻也到不了林孟甘耳中,然后他又回到了郭家,回覆郭才他已办妥此事,郭才听了,立刻要林孟甘放心,倘若林家还有任何需要,尽管向他开口!

这样一来,郭林两人被蒙在鼓里,而林孟甘更是用尽心血,为郭才的阴宅打下地墓,做好墓身。不知不觉,墓基终於完工了。

林孟甘归心似箭,领了郭才为他准备的盘缠酬金,就先行返家了,正准备一走了之时,郭才却突然发病,卧病在床,不能言语了。郭金赶紧去请了大夫,看看究竟是得了什么病。大夫回说:
「他中了风邪,拖不过几天了。」

郭金见郭才已经不能说话,心想这下也不怕林孟甘回来闹事,就安心待了下来,反正这是死无对证所以他也用不着担下一个罪名潜逃了。郭金愈想愈高兴,认为他的计划是万无一失了。

话说林孟甘回到家中,原本兴冲冲,却只见门上白纸黑字的贴了「慈制」二字,林孟甘不仅脑门「轰!」的一声,老泪横流,他质问儿子为什么没有艳医救治,儿子回答:
「家里银两早已经用完了,连吃饭都成问题。」

林孟甘大惊,又问:
「难道没有人送银子来吗?」

儿子答:
「没有,只有一人来说你早已离开钱阳山,往他处看风水了,至於银子,却是连一两都没看到。」

林孟甘又悲又愤,办完母亲丧事后,再次上郭家,决定找郭才祘总账,但他怒气走进郭家,却只见全家愁云惨雾,原来郭才已经快不行了,林孟甘被带进郭才房里,一时之间,他不知道是不是该质问一个已经垂死的老人。

郭才人虽快死了,脸上却没有一点忧戚之色,反而面露微笑,好象完成一桩最大的心事,毫不留恋,但最后一件事,他还是要讬给林孟甘,由於已经不能言语了,他的眼光真勾勾的盯住林孟甘,那眼光中有千言万语,只等林孟甘表示了。

林孟甘当然也明白郭才的心意,想到这个阴险虚伪的小人害死了自己的母亲,林孟甘不禁悲从中来,眼眶都红了,他也决心不让郭才称心如意,所以他暗下决心,要让郭才死不瞑目。郭才并不知道林孟甘心里的这一份心思,他只看到林孟甘举袖拭泪,然后就安心的闭上眼睛去了。

郭金把一切看在眼里,惟恐事情生变,他找了一个藉口,装出一脸悲苦状,告诉林孟甘,他那日原本已经上路,但郭才却要他把银子拿回去,郭金也曾追问老爷,林师父的母亲生病怎么办?老爷却说:
「他母亲生病是他家的事,为了让他为我造墓,我不过做做样子哄哄他,其实他为我做事,哪值得了这么多?」

为了郭才下葬之事,林孟甘那夜留了下来,但他心中却为了郭才负他之事忿忿不平,他觉得根本不值得为郭才这等奸险小人如此卖命,所以他决定要让郭才永远不能达成心愿。

在郭才下葬之时,林孟甘故意摆错了分金,如此一来,差之毫厘共之千里,郭才之子原本封王拜侯的命,却成了贼王的命。

天下父母心,郭才一直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能荣华富贵过一生,甚至牺牲自己的性命亦在所不惜,没想到如今竟因小人从中拨弄,苦心终成泡影,真是情何以堪哪!

郭玉峰从小便手脚俐落,身强体壮,自己学了营生技能维持生活,不像一般的公子哥儿,身无一技之长又手无缚鸡之力,家道中落后,郭玉峰就仗着一身力气,一手功夫,自己弄了艘小船,每天出海捕鱼,生活虽谈不上舒适,倒也还过得去。

所谓「人穷志不穷」,郭玉峰虽然不求能在仕途上得功名,但也希望靠着一身硬功夫参加武试,中个武举人衣锦荣归,所以每日除了打鱼营生,倒也不曾荒废自己的好武艺。

由於郭玉峰拳脚功夫名声在外,所以地方上总有一些自命不凡的好斗之徒,故意找他比武,不过郭玉峰却甚少搭理。

一天,钱阳市上有个晩袴子弟,名叫朱皓的,也来找郭玉峰比武。不料朱皓存心挑衅,带着一大票随从,走在路上就突然偷袭郭玉峰。

郭玉峰衡量情势,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你们人多势众,我还是不招惹人为妙,於是他摸摸鼻子,扭头就走。

「慢着,你竟敢不把我们朱公子放在眼里!」
朱皓的随从狗仗人势,在大街上大声吆喝。

「不是,我和朱公子无怨无仇,又何必拳脚相向呢?」
众随从不由分说,便往郭玉峰的脑门上猛捶。郭玉凤反手一推,朱家随从应声跌倒。

朱皓见了,不由老羞成怒,抽出一把小匕首,暗箭伤了郭玉峰,郭玉峰一怒之下,把匕首反掷回去,不料正中朱皓的咽喉,朱皓当场横死街头。

郭玉凤家,闯了大祸,本来打算上衙门自首,但听说朱家只有这一个独生子,心想他们一定不会放过自己,於是只好横下心,驾了自己的小船逃出海去。后来,钱阳市上纷纷传说,郭玉峰凭着胆势、武功,早已成为沿海一支最强大海盗船队的头头了。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