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430 13,360
澳元 10,700 10,600
英镑 18,650 18,400
港币 1,725 1,715
日元 122 121
新币 10,195 10,150
欧元 16,400 16,250
人民币 2,090 2,075
新台币 464 461
马币 3,400 3,385
泰铢 422 421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jiǎn
11 画
艺术 - 23 Agt 2014 has 49895
朵拉
水彩画家陈长豪
陈长豪。峇厘丰收节。雨后天晴。水乡风情。如此客运
水彩画很难给人惊喜,也许是画水彩的人太多,亦可能是选择的题材差不多一样,街景、风景、人物、静物,有时候且像印刷一般,把眼睛所见以水和彩直接转化成纸上的风景,这样子的仿照作品,越是画得像,越叫人想不通。
如果画画是把画和景描绘得一模一样,便是叫好的话,那不如直接拿个相机(到了现代,是手机)作记录,效果几乎完全相似,拍照比绘画容易得多。

画得像,是一份技术,所有的优秀技工在不断重复操练之下,手法熟练以后,画得很像并非困难的事,然而,为什么选择做画家,呈现的作品却变成照相机的作业?那不是摄影师的工作吗?

画家倘若缺乏这份"创作" 的觉醒,沉溺在"画得很像" 之中洋洋得意,那也完全是个人的选择,艺术创作没有对错,只有高低,最关键的是,创作者思想层次的标准左右了作品是高抑或低。

陈长豪的作品叫人惊艳,不是色彩特别强烈或鲜艳,更不是招摇夺目的五光十色,长豪的画的好,正是在于并非"苦心堆砌" 出来,完全自然纯净,像有些歌唱者的嗓音,一开口,声音一点杂质都没有,干干净净里有一种叫人频频回眸的力量,清新单纯里有一份悠远的意境,蕴涵着挥洒自如的随性写意,看了一眼,你就永远不会忘记。

为什么这个陈长豪,画的也是一般水彩画家的写实表现,题材亦不外街头巷尾的景物,大自然的山光水色,或渔村渔船渔夫,或甘榜村庄农民,却让人在熟悉的景物里,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描绘大自然风景时,画家是如何穿透真实的材料,将内心的感觉放进图画里来感动观者的心灵?

陈长豪很早就领悟到,拥有高超的技巧才能够完美地结合内心深处的感情表达在图画里,而要在技术上有所完善,唯一的途径就是下功夫练习写生。喜欢画画的他,家里反对他学画,最后并没能阻止他,南洋美专毕业后,曾在广告公司上班,一度找不到工作甚至出卖劳力,当过建筑工人,后来进入出版公司画插画,再到新加坡政府教育部,负责插画部门,包括电视教学、电脑教学等的插图,升任主管做到退休以后,专心画画。
在美专时从西画入门,以水彩和油画为主,水墨是附加学习,钟情水墨的长豪,很长时间投入水墨创作。后来发现写生才是扎实基础功的手段,外出写生便成为他的休闲生活。

通常画家一抵达写生地点,为争取时间尽快动笔。陈长豪在人家已经开始对着景物绘画时,他尚走来走去,先熟悉周遭环境,用心去感觉这个地方给他的感觉,才决定将最适当的场景入画。在现场他画速写,拍照作为参考,回家后才创作。"整幅画最关键的是最后的收拾,留白一定要有,但不可随便,必需考虑到整体的平衡。"

适当的留白令他的水彩风格带有水墨的韵味,他不讳言当年看多了大同小异的水彩画,对自己有所"苛求" 的陈长豪开始思考如何突破旧有的巢臼,为了写生,他对着新加坡河画了三年速写,对着牛车水又付出另外三年时间,左三年右三年的速写时光教会他"多画就有多变化" ,倘若仅仅是片面的写生,画的只是浮浅的表面景色,画家要学会的是"如何观察" ,之外,再如何全心全意"投入景观" ,头脑仍在不断思忖:怎么样把眼前的景物成就为有内涵深度的作品?

真正的艺术家的作品,需要有个人风格的表现,让人家一看,就知道这是陈长豪之作。这就说到作品的灵魂了。感觉和阅读是长豪飞向独特品味的双翅。坚持理想,用阅读来积累足够的文化底蕴,用旅游增加宽阔的知识和视野。阅读他"看的多是理论书。" 画册也是他所爱,但他更爱旅游,亲眼所见,亲身体会,亲自感受,缺乏亲身体验感受的作品,画的只是照片。就算寻到景致下笔作画,却也"不是看到什么就画什么" ,画家的经验之谈是用心和用情。深入去了解生活背景,风俗民情之后,描绘眼睛投射在心里的真实,创作就会和别人的不一样。其实不过是遵从大师李可染说过的"先坐下来看再下笔" ,如此而已。他说。

说到底,醉心和狂热是兴趣,兴趣之外,他投入的探索精神和时间,才是让他的画出众的地方。艺术创作的窍门就是用功,日日笔不离手,投机取巧的速成作品,正如速食爱情,经不起岁月的淘洗和考验。

"我不能停止工作,不断地忙碌,一空闲下来,我就去旅游。有时候别人见我闲闲无事,但我的头脑一直在思考。" 陈长豪这样描述他自己,忙碌的他的画里往往有一份闲情逸致,看《安祥山一角》《老屋》《泰姬陵河畔眺望印度》《渔村泰国》等等,不只是取景的角度,就连那水和彩交融的透明度,光影的掌握都使人无法不赞叹。尤其在细节的安排和处理,繁复的琐细线条通常给画家带来的是败笔,甚至导致画面轻浮琐碎,陈长豪的美却展现在细节的营造,那些琐细在他笔下,一一安排在沉稳妥贴恰当的位置里,他就是有办法举重若轻,让景物的前后、浓淡、轻重、虚实、黑白恰到好处去形成画面的张力。

画画是他的最爱,但对于展览,售画,他"兴趣不大" 。退休之前用零碎时间作画,已经叫人一次又一次地惊艳不已,现在有充分的时间可以好好运用,他的艺术成就无可限量。

当我问长豪,是什么成就了他?他思考以后的回答,让我非常感动,也让我明白他坚持不辍的理由。人生路上,不免遇到苦难和不幸,那是生命的裂缝,然而,对于画家陈长豪,裂缝中正是光显现的地方。

寻找美,发现美,表达美,是今天的陈长豪正在过着他曾经向往的生活。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