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850 13,820
澳元 10,825 10,700
英镑 19,600 19,500
港币 1,775 1,763
日元 130 129
新币 10,590 10,540
欧元 17,175 17,100
人民币 2,205 2,190
新台币 476 472
马币 3,555 3,540
泰铢 445 44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11 画
艺术 - 13 Okt 2014 EDY 54978
--林荣光的水墨书画道路 朵拉
我之为我成一家
林荣光先生在挥毫。林荣光在写生。天马行空。农舍。
让我们先看林荣光这些年来的展览系列:1996年"清系茶壶" ,三年后"笔触自然" ,2000年"念天地之悠悠" ,2000年"龙舞九天" 2002年"天 马行空" ,2004年"这一片净土" ,2008"浩然天地间" ,2010年到河南去个展,2010年"悠悠线条间" ,2011年在柔佛个展,2012年在 吉隆坡个展,由驻马大使柴玺开幕。
成名的优秀画家,都不是在一夜间名字火爆起来,按步就班,一步一脚印,是道理,也是真理。循序渐进,看着似乎徐缓前行,其实是在打好扎实的基础。
林荣光从小喜欢画,也喜欢音乐,然而没机会学习,住在小镇,缺乏资讯,"就是一直很喜欢。" 中学毕业后当老师,自学绘画和音乐,坚持不懈,从未中断。10年的老师生涯后,决定换跑道,往音乐路上走。那时正好政府采取新的教育政策,"我被校长推荐,派去参与有关课程训练,出来后在教育部编写小学音乐教材。" 教材写好,日本一家音乐公司开始在大马发展乐器生意,邀他加入。"结果我就去搞音乐。" 转行,他坦承自己"主要是出于对绘画和音乐的热爱,另一原因是尚未知道自己人生的方向应该怎么走。" 曾经非常喜欢吉他,迷当年大红大紫披着长发的"披头士" 乐团,"憧憬将来成为一个吉他手" 。于是他"去参与乐队,是在夜总会、酒吧弹奏表演的流行曲乐团。"
"我必需承认我是一个受不了原地踏步的人。" 非得创新不可的一种喜新厌旧心态,让林荣光不停更换生命的跑道,但朝向艺术的方向从无更改。他在音乐路上走了10年,不过,手上的毛笔从无放下,"一直在勤力练习书法。" 因此走下音乐舞台以后,他转向书画艺术。
80年代,和几个朋友成立松林画舍。"以教导儿童画为主,同时也有成人美术班。" 为此他到台湾取经,发现"台湾儿童美术教育非常成功。" 回来不断思考"如何提升儿童美术教育和水墨画的水平。" 充满理想的同时,也参与马来西亚水墨画协会一起致力推广和提升。"我的画舍非常成功,有四五百个学生。" 至今他犹老怀堪慰"不敢说有什么大成就,但是现在有很多儿童美术教育和音乐老师,都是从我这个画舍出来的。"
10年后,他改行做生意,1997年遇经济风暴,生意垮掉了。
危机也是一个契机。林荣光终于来到他人生的一个转捩点。1996年,情还系在茶壶间,画家的情往往在落笔的时候最清楚,如今回头看,这是林荣光在寻觅方向过程中的一个休息站,在生活里,为走更远的路,暂时停歇下来,喝杯茶,享受苦中回甘的滋味,闲闲地欣赏壶的美。到了1999,他的笔走向自然,自然界里有大美,这份美永远存在,只是大部份的人每天在自然的美里头走来走去,但却像罗丹说的,世间充满美,世人缺乏发现美的眼睛。到了千禧年,林荣光画的,已经不是眼睛所见,而是心里的感受,因此"念天地之悠悠" 个展呈现他全新的面貌。画家的创作,往往不自觉地流露心里的声音。唐朝诗人陈子昂写《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表面上说的好象是"登上幽州台,在我前面,看不见以前登临的人,在我后面,也看不见后来的人。望着辽阔的天地,想着在悠远绵长的岁月里,人是多么渺小,孤独的我掉下了眼泪。" 自认具有政治才华和见识的陈子昂,却被武则天忽视了,心情因为受到打击,写了这首怀才不遇的郁愤诗。画家林荣光是否通过这个画展显露了他隐藏多年的心情呢?
然后,龙年画龙,马年画马,看似应景之作,却在这个时候,看见充满自信的林荣光。《龙舞九天》《天马行空》的画家,已经没有什么怀才不遇的愤懑,他以书法的线条来画画,又以画画线条来书法,"就让我超越一切常规,约束,以那历尽风霜的毛笔;古老生命的宣纸,和那蛩伏多年的激情,无拘无束,无阻无碍在那无垠的艺术时空里—天马行空。" 他在访问中告诉我,特别喜欢西方画家佛朗兹·克林(FRANZ·KLINE)和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有力感、动感和生命感的线条。不过,作为水墨画家的他,却觉得西方画家的线条,虽有"视觉上的刺激" ,却缺乏中国画之中所蕴藏的内涵。
《龙》《马》这两个画展,让画家极其放恣地把自己心中对中国书画的认识,以狂草、草书的大写意方式,在九天的龙和行空的天马上挥洒自如。笔墨线条像书法又像图画,在行笔的粗细快慢,在水墨的轻重浓淡,在刚柔虚实之间,在有形和无形之中,画家找到他自己的"法" ,即是"法无定法" 。同时我们也看见,狂野的音乐旋律在图画之中流动。
肆无忌惮地狂放挥洒之后,林荣光到了有着6000多年文明史的六朝古都南京,古人以"六朝金粉地,金陵帝王州" 来形容南京的沧桑和风霜,走在斑驳着岁月痕迹的古城古道上,感受到历史的余韵和文化的乡愁,让意气风发的林荣光回到沉思静想。
南京变成他创作的一个文化场景,让他思考的却是中华的历史和文化,一切的变迁都自有其原因,喜爱中华文化的他还在留恋,还在徘徊踟蹰,希望能够寻回那失去的感觉。这一回他以淋漓致尽的水墨来倾诉他对历史文化的情意。于是有了2004年的《这一片净土》。画家所谓的净土即是艺术之地。"乱石铺街我书法,水墨淋漓为我画,得意忘形求痛快,我之为我成一家" 展出的请柬上,画家这样自述情愫。接下来的几个展览,林荣光说起自己的感觉"绘画一方面不能超越形象本质规定形状,另一方面又要超越形象结构语言的揭示对客观物体的限定,其难度是难以想像的。" "步入晚年的心情,凝固在水墨里的,早已不再是具体的外在世界,而是幻化内在的心灵感觉,一种对时代与生命的响应。"
三年前受邀到武汉华中师范国际交流学院担任客座教授,教导来自世界各国的留学生。与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国家的学生在一起,文化的交流与冲击是收获,教学历程中,把美学、音乐和诗歌的美沉淀到生活里,领悟到绘画之美不单是眼睛上的效应,也并非技法的追求,而是画纸背后的真、善、美。
在取舍之间发现简约的深远意境,不再刻意求工,在水与墨的渲染中,逐渐走向"少即是多" ,要的是作品蕴含生命的律动和内在的张力。"我一直在探索,一直以水和墨、色与宣纸/空间的搏斗行动中,一再自我解构/重组,寻找自己的表现方式。"
生命自激流转向澄明的潭水,林荣光在2015年将呈现《禅·荷》个展,我们期待画家"经过岁月洗礼" 后,"生命成熟的颜色" 以及经过体验的淬砺后所找到的"艺术本质的高贵" 。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