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050 13,950
澳元 10,800 10,650
英镑 18,975 18,750
港币 1,800 1,780
日元 131 129
新币 10,530 10,410
欧元 16,750 16,450
人民币 2,200 2,170
新台币 474 468
马币 3,545 3,500
泰铢 443 437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liÓng
12 画
艺术 - 16 Feb 2015 HAS 67762
--年轻油画家李骍朵拉
追光的人
追光的人
我是在李骍的画室看到她的油画原作,特别吸引我的是《追光的人》系列其中一张,安静的画面上有画家细致的内心感觉,投射在梯阶上的光影,残旧的墙壁,生锈的楼梯扶手,细微之处毫不放过,如果不说,没人相信这是年轻女孩的作品。
后来我问她,她也说:"《追光的人》系列在展览上展出后受到众多质疑,有人为这一条一条神秘的走道而好奇,到底在哪儿?也有人因为灰暗的色调关心起作者的心理是否有问题。" 后来她一起在同一个院子里长大的朋友看到图画以后告诉她"后楼梯很美,那有着我们儿时对未来的一切幻想,成长间所有记忆。" 长大以后,各自为梦想奔向世界各地,但心里从未离开一起生长的地方。

她因此释然"那一刻我才明白,你无法让所有人理解且爱上你的作品,毕竟你不是人民币。有懂你的人就足够了。"

气质优雅的画家,有一点忧郁,难怪笔下的颜色世界,偏向冷,灰。反复出现的门窗,楼梯间,甚至田野,都显现一片寂静,寥落。

她把自己的沉思冥想画了出来,让观画的人继续跟着她沉思冥想。绘画是"把宝贵青春时间和心底最深的记忆放在灯光下展览,展览看客或圈内人愿为她的作品停下脚步,便有被认可的快乐。" 绘画创作对她是"一次次推翻自己审美的过程,形成标准再不断突破标准,过程煎熬" ,如果供观画人"猜谜欣赏之后" ,还得"讨价还价" ,最后"低价出售" ,那真是"悲伤的事" 。

在灰而冷的色调中,有一线光是她的追寻。她的画是她的"美的体现" ,也是她"一个阶段的成长记忆" 。在广州美术学院成长,不能不说说水彩画家父亲的影响。"小学上作文课,老师要同学先以小火车式起立回答问题"你的爸爸是干什么的呢?" 大家非常踊跃,"工程师,工人,商人" ,轮到李骍时她想了很久,缓慢地从口中蹦出"艺术家" 。同学们嘻哈说"艺术家就是没有工作咯。" " 李骍说自己"也许是虚荣心,总渴望有个西装革领,风姿潇洒,齐头短发,精神抖擞,面带微笑的爸爸" 。然而,现实中的爸爸却是"安静少话,把事儿收藏心底,长发如狮的艺术家" 。她是爸爸的最佳模特儿,因爸爸不断的展览和获奖中,画中的小模特儿成了圈子里的小明星。"童年有很多孩子没有的记录方式" ,艺术家"父亲拿胶卷相机给她拍下上百张看似艺术照的写真,还有灌注父亲对女儿所有爱的水彩画像" 。长大以后,李骍终于了解父亲"不是个把爱长褂嘴边的人,却用行动让我在疼爱中成长。" 父亲告诉她,"人的所有本领是耐心和时间的结合" 。"父亲对每件事情的细致,每张作品的认真负责,倾尽全力" 深刻地影响了她。"九十年代许多绘画教师下海赚钱,父亲坚持留在学院教学," 她一直记得父亲说"钱永远赚不完,坚持所爱,勿忘初心。"
她佩服父亲的执著"如今艺术展现方式越来越多元化,写实艺术在全球大环境中也并非主流,都无法动摇父亲的艺术理念" 。当我们说专攻油画的李骍如何深刻被水彩名家父亲影响的时候,更多的是父亲对艺术创作的坚持。

说影响,李骍承认她特别喜欢丹麦画家Vihelm Hammershoi 营造的静穆和诗意的时间和空间以及光影产生的神秘感作品。用一辈子画一个女人的背影,题材也非常平凡普通如阅读,倒水,沉思,叠衣的画家,却叫她过目不忘。

年轻的李骍能够有这么高度的美学欣赏,除了父亲,不能不提母亲。原为画家,后来成为文字编辑的母亲,时常以自己作为例子激励女儿。走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的李骍,有时候不免有 挫折,面临挑战时,也曾经想过放弃,可是母亲的鼓励和提醒"放弃梦想是一生的遗憾" 让李骍重新鼓起勇气努力向前。因为"母亲的编辑工作,家里每月有全国晚报文摘及各种散文集" ,全家人都不看电视,晚饭后听音乐读书看报纸,好文章就剪下来。

2014年大学毕业前夕,24岁的李骍有了自己的个展《追光的人》,许多人吃惊于年轻画家的成熟作品,但她说"这次展览对我而言是一个结束的开始。结束大学时期青涩的自己,迎接步入社会后逐渐成熟的开始。"

结束青涩时期的她,照样拥有一颗不断学习的心,对于文学和绘画的喜爱,她如此描述"对我而言绘画像米饭,南方人断了米就是要了命,文学则是加菜,饭菜皆备,才过上了好日子。"

她的日子永远都是好的,因为她坚信"美好的光从未消散" ,在《追光的人》画展时,她写下自己的期盼"我们是平凡的追光之人,即使生活仍苦涩不堪,爱情不明不白,学习任重道远,社会明明暗暗,人间伦常剧变,仍然愿意相信那一束美好的光芒从未消散,它始终引领我们走出黑暗。"

我用这篇文章给年轻的李骍献上祝福。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