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570 13,520
澳元 10,375 10,275
英镑 18,000 17,800
港币 1,747 1,735
日元 122 120
新币 10,010 9,990
欧元 16,040 15,850
人民币 2,043 2,035
新台币 466 462
马币 3,245 3,235
泰铢 415 41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9 画
爱心故事 - 03 Mar 2015 Hen 69314
22岁法国小伙在华意外身亡
捐献器官救4位中国人
昨天(25日)是小奥的爸妈、哥哥在中国的最后一天,今天一早,他们就带着小奥的遗体、一张器官捐献荣誉证书、一块"生命之光" 奖章离开中国,在这个小奥同样热爱的国家,他留下了一个肝、两个肾、一对肺,分别帮助了4位中国人,延长了他们的生命。
22岁的法国小伙子小奥是首位在浙江省捐献器官的外籍人士,是小奥的父母替儿子做决定捐献器官的,而这同样也是他本人的意愿在法国,生物伦理法规定,如果生前没有通过任何形式表达过拒绝捐献的意愿,则视为同意死后捐献器官和组织。
22岁法国小伙旅途出意外
父母替他做了捐献器官的决定
对于捐献器官的采访,小奥的父母并不拒绝,不过对于小奥的名字、学校、出事的经过等,在他们看来属于个人隐私,并不想透露。
钱报记者通过他护照上的名字,为他取名小奥。小奥是交换生,今年22岁,在读学校和发生意外的地方都不在浙江,在当地医院进行救治后,被送到了医疗条件更好的杭州。
身高接近一米八的小奥是个典型的白人帅哥,从护照上标准的证件照里,能很清楚地看出他棱角分明的五官。
这是一位性格开朗的小伙子,到中国做交换生的事情,就是他主动申请的,原因很简单,他一直想见识一个更大的世界。
意外发生在小奥的旅游途中,这场意外让他在生命中的最后几天里失去了意识。小奥的妈妈从法国为他带来最爱的咖啡色衬衫、浅蓝色牛仔裤,至少在走的那一天,一家人把他打扮成心目中最帅的样子。
省红十字会协调员问他的家人,小奥生前是否表达过器官捐献的意愿。他的妈妈说:"我儿子是个善良的人,我们都认为器官捐献是一件好事,我相信他会跟我们有一样的决定。"
捐出一对肺、两个肾和一个肝脏
父母说捐献器官在法国很普遍
在大多数中国人还沉浸在春节氛围中的这几天里,小奥的家人在杭州的一家医院陪着他度过了最后的日子,一家人最纠结的事情,是什么时候进行器官捐献。
大年初四这一天,小奥在医院里已经接受了三天治疗了,从法国赶来的爸妈和哥哥联系上了浙江省红十字会,他们的要求很明确,要将小奥的器官捐献出来,"所有的器官都愿意捐献。"
在小奥的家人看来,捐献器官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他们家族里就有人曾接受过别人捐献的器官,一直健康地活到现在。
在器官捐献普遍的欧洲国家里,法国的捐献率排在前列。每年,每百万人口中就有23.7位法国人捐出了自己的器官。
尽管浙江省的器官捐献事业走在国内前列,但是每年的百万人口捐献率只有2位,许多终末期器官功能衰竭的患者和他们的家属,还在急切地盼望捐献的器官来拯救生命、挽救家庭。
"我们希望能将他送回国,和亲人都见上最后一面,再捐献出器官。" 在最初的几天,小奥的家人提出最多的就是这个心愿。但对于只能靠呼吸机和药物维持的小奥来说,这一点很难做到,从中国飞往法国的飞机,至少也要十几个小时,很容易因为路途的颠簸出现危险。
"如果在飞机上心脏停止跳动以后,是不是就没法捐献器官了?" 小奥的妈妈这样问省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曹燕芳。
没有一点犹豫,小奥的爸妈就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一对肺、一个心脏、两个肾、一个肝脏,可帮助多少个人?" 小奥的哥哥问曹燕芳。在他们看来,孩子的生命救不回来了,就要多保住小奥的器官。
在这两天时间里,这家人向曹燕芳重复询问了四五遍类似的问题。曹燕芳能明显感受到,这家人在这段时间里最关注的焦点,是尽可能让小奥的器官帮助更多的人。
2月24日晚上,小奥死亡后,捐献手术很快进行了。当医生取出小奥体内的一个肝脏、两个肾脏和一对肺之后,大家向小奥的遗体默哀三分钟,这是医生们对捐献者最后的尊重。
器官移植已经完成
4位中国病人获得新生
"我们决定器官捐献后,是否就会在分配网上寻找受者?他们接到匹配的电话一定会很开心的吧。" 小奥的母亲问曹燕芳。
"他们一定很高兴,也一定会为捐献者的家属失去一位亲人感到难过。" 听到这个回答,这个法国中年妇女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曹燕芳为这家人送来了一张器官捐献荣誉证书、一块"生命之光" 奖章,小奥的妈妈拿着荣誉证书,紧紧抱在胸前,眼泪一下子流出来了,不过她笑得特别开心。"从来没见过家属这样对待荣誉证书。" 曹燕芳说。
小奥的哥哥接过了奖章,用中文一字一顿地说:"谢谢,这个很好。" "这个很好" 这句话,很显然是获知有弟弟捐献证明送来后,临时学来的。
小奥的肝脏和两个肾脏的移植手术,都放在浙大一院进行。肝移植手术是由浙大一院郑树森院士主刀的,当晚就移植进了一位50出头的终末期肝病男性患者体内。
肾脏分别移植给了一位30多岁和另一位40多岁的男性尿毒症患者体内,手术由浙大一院陈江华教授主刀,一直进行到了昨天凌晨一点。
小奥的肺通过网络配对,被送往无锡市人民医院,在那里移植给了另一位患者。"移植手术很成功。" 浙大一院肝移植中心主治医师屠振华说,受者还在ICU接受密切观察,目前情况平稳。
不过小奥的妈妈并不愿意知道他们的近况,"你们告诉我的,有可能是好消息,也有可能是坏消息,我还是不听了。"
在儿子真正离开后,这位接近50岁的法国母亲再也没法止住自己的眼泪。
当小奥的遗体被推出手术室后,小奥的朋友像平常那样对他开着玩笑:"嘿,你的胡子被他们刮干净了。" 小奥的爸爸笑了,妈妈笑了,哥哥也笑了,这大概是平时就爱逗乐全家人的小奥,留给他们最后一个梗了。
(来源:钱江晚报)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