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450 14,350
澳元 10,625 10,525
英镑 18,800 18,100
港币 1,875 1,855
日元 132 129
新币 10,650 10,550
欧元 16,550 16,400
人民币 2,100 2,080
新台币 487 482
马币 3,500 3,475
泰铢 448 445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bèi
4 画
副刊 - 27 Apr 2016 EDY 110801
▓任翔
难以言说的竹林七贤
难以言说的竹林七贤
竹林七贤,这是魏晋时期最为狂放不羁而又浪漫的雅号,他们是七位隐遁的失意的高士。他们的名字是: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王戎及阮咸。他们是不幸 的,尽管山涛和王戎最后都做了司马氏家族的高官,但他们中大多过得差强人意,而嵇康带头作了刀下之鬼,为自己书写了一笔大气的人生;但同时他们也是荣幸 的,他们乘坐着当时风行的牛车,甚至在半醉半醒中来到河南修武云台山,怀着那么一点跟朝廷做秀的心理,从此终于远离了那个动辄性命不保的政治中心,过起了 闲云野鹤般的逍遥生活,前后竟长达二十多年。
我们知道,玄学清谈之风,在三国时就已发端,到了魏晋时期,更见其深入人心。恰好这七位名士,又都是玄学高手。他们尊崇老子,对庄子更是顶礼膜拜。他们即谈狐也论经,更把玄学这一本非宗教的哲学思潮,逐渐演绎成了和吃饭穿衣一样普通的习惯。玄学本来就是老庄发明的玄之又玄妙之又妙的东西,扑朔迷离,在有形与无形之间空灵地穿梭。但偏偏就是他们七位,却对此情有独钟,乐此不疲。他们用下棋消磨时光,用喝酒麻醉自己,用文赋来抒情表意,用抚琴来宣泄内心的痛苦,从而给后世的人们留下了比他们本身的行为更具魅力的旷达形象。他们的精神生活给我们一种错觉:男儿应当出将入相,否则隐居山林等待时机。

诚然,中国古代文人或政治家,都或多或少有这种入世则惘,出世则清的现象,没有什么奇怪的。消遁于山林之间,享受着温暖的阳光,渴饮着清澈的溪水,却不忘整日谈论乾坤伦理,浮世苍茫。他们渴望清明的政治和自然的人生,但是面对血淋淋的屠刀和不言而喻的政治后果,他们不敢玩弄飞蛾扑火的游戏,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淡出,一切尽在不言之中。他们放大了文人与酒的关系,给后来的消极避世者一个很大的错误导向:不会喝酒的文人不是十全十美的文人。中国历史上的确有斗酒诗百篇者如李白等,未免都有夸张的嫌疑,无非是夸耀文人的才干旷古未有而已,但我们却心知肚明地接受了这一份骄傲和自得,因为我们的思想的血脉里,也流淌着这种原生态文化的血液。

竹林七贤,因为厌倦了政治环境的尔虞我诈,悻悻然离开了官场甚至社会,他们跟老百姓都不去接触,他们远离了尘世的烦扰,远离了鸡鸣和狗吠,远离了那一份匆忙与富贵,甘心做一群不问政事的看客。从这件事来看,文人的自负和超然于物外的孤独确实是十分严重的。他们逃离了生命的禁区,在都城之外的山沟里营造了另一个寂寞的王国,一个唯我独尊的小小天地。忧愤而积聚成诗,愁闷而汇集成乐,完全不肖与世俗为伍。但是他们的文化基础和立身处世的背景还是没有改变,他们的旷达只是不得已而为之,他们的疯狂也只是逍遥山林的疏懒所致。他们虽无啸聚山林反叛朝廷的嫌疑,但是拒绝担当天下大任故意不理当朝的行为,难道不也是知识分子消极的反抗吗?这种反抗的目的很明显,就是看透了离乱的朝廷一点也没有人性,最后的结果还不是在知识分子的软弱性中莫名其妙地死去。在那样朝不保夕的年月,选择明哲保身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当然,在竹林七贤的一嗟一叹中,酒中过活始终是他们情绪不稳定的催化剂,无酒简直不成竹林七贤。他们猜拳行令,乘兴而来,踉跄而归,甚至醉卧山林间而岁无甲子。他们情同手足,他们惺惺相惜,或狂呼乱叫,或醉酒当歌,或抱头痛哭,或吟"庄子梦蝶" ,或奏"广陵散" 曲。酒干倘卖无,曲终人不散。让天下苍生为之落泪,为之慨叹,为之欢呼,为之敬仰。他们口出诳语,在谩骂司马师家族的愤懑中不知摔碎了多少酒杯,他们的歌唱,差不多都是政治失意时的仰天长啸,是步入颓废的绝命词。

他们永远是那个时代的象征,一群读书人失意后的自恋与自卑的颓废。他们的内心里还是泛滥着姜太公渭水垂钓等待机会的渴望,但是历史让他们失望了。   
    
当然,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是魏晋时期的竹林七贤万万想不到的,所以我们未免感到十分遗憾,遗憾的是他们没有碰上这样一个人尽其材物尽其用的时代。如果历史允许我们将那时的竹林七贤和现代文人对接,也许他们现在虽然不能出将入相,但也会在玄学等领域成为首屈一指的专家或教授吧。因为我们现在,还在捧读着他们的著作,听着他们千年一叹般的音乐,思索着他们那段神秘的隐居生活。源远流长的中国文化里有多少这样的断层,相互隔得那么远,但是彼此仿佛又能互通声气,互相膜拜和礼让。这不能不让我们的思绪走得更远一些。至少,我们知道,有这么一群古代的高级政客和知识分子,在岁月的沧海桑田里和我们一起耕耘过中国文化这块肥沃的土地。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