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430 13,360
澳元 10,700 10,600
英镑 18,650 18,400
港币 1,725 1,715
日元 122 121
新币 10,195 10,150
欧元 16,400 16,250
人民币 2,090 2,075
新台币 464 461
马币 3,400 3,385
泰铢 422 421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15 画
故事林 - 18 Jul 2016 has 118376
左右为难
左右为难
儿子宋胆杀入了全省中学生击剑比赛的决赛,如能顺利夺冠,考名校燕京大学时将获得20分的高考加分。这本是件好事,但宋多思却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呢?因为儿子的对手是局长的公子小孙。宋多思供职于商务局,做了六年的科长,眼下正有个提副处长的机会,要是儿子赢了,他怕局长会迁怒于自己,到时恐怕自己前程堪忧。

老婆知道后,不以为然地说:"我看你是想多了,你们孙局长可是个好官,不会以大欺小的。"

宋多思一阵苦笑:"你啊,妇人之见,再好的官也有官威啊。"

他俩正聊着,儿子宋胆刚好回来了。他当即表态说:"这个容易,我决赛时放水输给他不就行了?相信那20分,我自己也能考回来。"

宋多思却连连摇头,高考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哪能保证一定能多考20分?

"不行,这事关乎你的未来,我不能拿你的前程来换。" 宋多思说。

宋胆也是认死理:"可你不是等这个机会等了很久吗?"

宋多思斩钉截铁地说:"那也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我是你爸,这事你必须听我的。"

宋多思心中也很纠结,但一想到儿子还很年轻,前程远大,而自己已经是黄土埋了半截的人,心里又平衡了。

不过儿子跟他一样是个倔脾气,虽然他下了命令,但也难保儿子不会做出什么先斩后奏的事情。宋多思索性先发制人,先断了自己的后路:当下商务局正有一个借调干部去下面企业锻炼的机会,长期来看,基层经验对发展有好处,但短期来看却是自绝于副处长宝座。他决定主动向孙局长申请借调,以断了儿子"牺牲" 的念头。

第二天,他就找到了孙局长。"小宋啊,难得找我谈心啊。" 孙局长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宋多思明白局长这是误会他要来游说提副处一事。

所以当他说出来意时,孙局长明显有些吃惊。

不过吃惊并没保持多久,孙局长又波澜不惊地说道:"局里正是用人之际,你怎么突然有这个想法,不会是对我有意见吧。"

宋多思明白,孙局长这是暗地里提醒:如果你是用借调一事来试探我的态度的话,那么我可以表态,你晋升的机会很大。

如果这话搁在前几天,宋多思会笑出声来,但现在,他只能苦笑了:孙局长啊孙局长,这是你现在的态度。要是过几天知道我儿子抢了你儿子的燕京大学,别说晋升了,发配冷衙门都有可能。

宋多思也横下一条心表态:"我自觉能力跟提任副处长还有很大差距,所以想出去锻炼锻炼。"

孙局长见他心意已决,也不再阻拦:"既然这样,下次开会我们党委班子研究研究,问题应该不大。"

宋多思走出局长办公室的时候,感觉心里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回到家,他本来想给儿子一个"惊喜" ,儿子却先给了他一个"惊喜" ,只见儿子右手胳膊上裹着一层厚厚的纱布。

宋多思一看吓坏了,下周就要比赛了,现在手受伤,这可咋办?

儿子却轻描淡写地说道:"没关系,小伤,跟同学打篮球摔倒了。"

宋多思哪会相信儿子的话,他知道这小子八成是主动"牺牲" ,来了出"苦肉计" 。

他忙虎着脸说:"谁撞的,我要找他家长负责,这不是耽误你前程吗?"

宋胆这才心虚地一笑:"老爸,算了,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再说了,我伤了,您不就没后顾之忧了吗?"

这番话算是坦承了自己的心思,宋多思还想发作,但一想到儿子的苦心,也只能是一声叹息了。

老婆见他脸色不对,忙追问原委。宋多思这才一五一十地道出真相。

老婆也愁眉苦脸起来:"你们爷俩,都是一个臭脾气。现在好了,儿子折了,老子也栽了,这下怎么办?"

宋多思一听更唉声叹气了:"怎么办?你问我,我问谁啊。"

"这样吧,你回去还是跟孙局长说说,说你不借调了。" 老婆出主意道。

宋多思只能硬着头皮第二次去找孙局长。

"什么?" 孙局长一听他说完就剑眉倒竖,责备道,"小宋啊,你当我商务局是公交车,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宋多思只能无奈地解释:"局长,我知道这要求不合理,但我这也是有难言之隐啊。"

孙局长严肃地说道:"好,你今天必须把这难言之隐讲清楚,否则立刻滚出我办公室。"

宋多思深吸了一口气,只好讲起了击剑比赛的事和自己的忧虑。

谁知,孙局长笑道:"宋多思啊,你真是人如其名,想太多。你觉得我会公私不分,拿儿子辈的事影响老子辈的事吗?"

宋多思见他笑了,觉得这事有戏,忙试探着问道:"这么说我不用借调了?"

孙局长脸又一黑:"哪有这么容易,这样吧。大后天就是决赛了,你儿子若是能赢我儿子,你回来;若是输了,你该借调去哪儿就去哪儿吧。"

宋多思一听犯难了,这不还是要整我吗?我儿子手都伤了,怎么打得过你儿子。

孙局长却高深莫测地一笑:"放心,我保证这是一场公平竞争。"

回到家,宋多思找到儿子一说,宋胆又感动,又后悔。感动的是老爹居然为了自己放弃晋升,后悔的是自己不该一时冲动,故意伤了手臂。

不过宋胆还是安慰宋多思:"老爸,你也别慌,我还有绝招,也许能一拼。"

决赛很盛大,选在了省体育中心举行,两边的校长都来了,连燕京大学分管招生的副校长也到了。商务局的同事也来了不少,观众席从来没这么热闹过。

但场面越是热闹,宋多思心里就越悬得厉害,儿子宋胆却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微笑。只见宋胆将护具穿戴整齐,随手挽了个剑花,剑已经换到了左手。

此时全场沸腾了,大惊失色道:"左,左手剑!"

原来宋胆在练剑的同时也没放弃左手的练习,现在他左手虽然不如右手灵光,但也有右手八成的功力。

但紧接着,让大家更惊讶的事情发生了,他的对手剑光一闪,也做了个交换。

"左手剑,也是左手剑啊!" 宋多思服了,不愧是局长,果然是场公平竞争!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