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450 13,400
澳元 10,700 10,600
英镑 18,500 18,400
港币 1,726 1,715
日元 122 121
新币 10,195 10,150
欧元 16,400 16,250
人民币 2,085 2,070
新台币 464 460
马币 3,395 3,385
泰铢 422 420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xiăo
3 画
故事林 - 21 Jul 2016 has 118664
幸运硬币
幸运硬币
这样阴冷的午后,我根本不想出门,但有件事不得不去解决。
我出门拦了辆车,直奔警局。

一位迷人的女警接待了我,把我带进了会客室,然后出去关上了门。

警长斯克特和中国城的经理已经等在长桌旁了。长桌这一头的椅子空着,显然是为我留的,我面无表情地坐了进去。

"好了,当事人都来了。" 警长打开了面前的公文袋,"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老卡特,你父亲," 警长看了我一眼,"是死于窒息,害死他的是这枚卡在他气管里的硬币。" 警长把尸检报告和装在小塑胶袋里的硬币放到桌上,"现在你把情况跟唐先生说一遍吧。"
然后示意了我一下。

我看了看坐在桌对面的那个中国胖子,他正在不停地擦着脸上的汗。

我缓缓地掏出一根烟,点上火,吸了两口。

"昨天晚上我回家和我父亲共进晚餐,路过中国城餐馆时我买了两袋中国饺子因为我父亲中午告诉我说他晚上想吃中国菜。回家后我按说明书弄熟了饺子,然后我们开始吃。"

"吃到一半的时候,我进厨房去端汤,出来就发现我父亲倒在地板上,痛苦地掐着自己的脖子,脸憋得通红。我意识到我父亲可能被食物卡住了,就猛拍他的背,想让他把东西咳出来,可是没有用。我赶紧拨了急救电话,但救护车赶到的时候,我父亲已经不行了"

"在医院里,医生从他的气管里取出了一枚硬币,就是桌上的这一枚,上面还刻着"中国城" 三个字,我就知道了,害死我父亲的硬币是他们的,是他们把硬币塞到饺子里的。"

我说话时一直盯着那中国胖子,他脸上的汗珠更多了。

警长斯克特把装着硬币的袋子递到那胖子面前:"这硬币是你们的么,唐先生?"

那胖子匆匆地把手绢塞进兜里,拿起袋子看了一下,哆嗦着声音:"没错,是我们的。"

"你们的硬币是怎么进了饺子又进了老卡特先生的气管,你难道不想对卡特先生解释一下么?"

那胖子又匆匆地从兜里掏出手绢,抹下几下额头,"是这样的,半个月前,我们餐馆开始搞一个叫"幸运硬币" 的有奖促销活动,我们把一些特制的硬币分别包在了速冻水饺里这在中国也是一种祝福吉祥的方式,吃中其中一枚的顾客就可以凭硬币到我们那兑换5000元现金大奖。可是可是我们没想到竟会出了这样严重的事故。是我们的疏忽,是我们的错,我们对老卡特先生的不幸遭遇致以最诚挚的歉意,同时我们愿意赔偿卡特先生的所有损失和满足他的任何.合理的要求。" 那胖子的这套台词似乎是早就准备好了的,但从他嘴里还是能感觉到他确实是带着诚意来的。

"好了," 警长斯克特收起桌上的报告和硬币,站了起来,"现在一切都很明显了,这不是一起刑事案件,不需要我们介入了。你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把事情解决,或者可以去法院打官司。" 警长走到门口,又回头示意了我一下,"如果你选择去法院起诉他们,我们会提供你相关证据的。不过我建议你们先在这里好好聊聊。" 警长说着走了出去,顺手关上了门。

房间里就剩下我和那个中国胖子了,我坐着不动,也不说话,等着他先开口。

那胖子又抹下几下汗,试探着开了口:"呃,卡特先生,首先我代表我们餐馆对您父亲的不幸致以万分的歉意,同时也对您所遭受的痛苦表示最深切的同情但事情毕竟已经发生了,无论我们再怎么努力,您父亲也不可能再复生了,因此我希望我们双方都能够保持冷静的态度,妥善地处理好善后工作您认为呢?"

"我很冷静。" 我冷冷回了一句。

胖子尴尬地把手绢又塞进兜里:"是这样的,卡特先生,虽然我们赔付您再多的钱也换不回您父亲的生命,但这也是我们唯一能弥补您的不幸的方式。呃,相信您也一定请教过律师了,这种情况我们需要赔付你15万元左右,但是我们愿意在此基础上增加一倍,我们愿意付给您30万元,以表示我们的诚意和对您的安慰,呃也同时希望您能答应我们一个小小的要求。" 胖子说到这,站起来从另一个兜摸出一张支票,慢慢地从桌上推到我面前。

"什么要求?" 我坐着没动,也没接支票。

"呃,关于您父亲的不幸遭遇,我们觉得通过法院去解决对我们双方都没有什么好处,同时也希望您能对媒体守口如瓶,我想老卡特先生在天之灵也不会希望他的不幸被炒的沸沸扬扬的,您认为呢,卡特先生?" 胖子用一种和善混合着期待的眼神巴巴地望着我。

"如果我不答应,你们会损失的更多,不是吗?" 我依旧保持着冰冷的语气。

胖子在那头尴尬地陪着笑脸。

我没再说话,胖子也就一直那么站着。

"我父亲的意外令我悲痛欲绝," 我小心地措着辞,"但你说的对,人死不能复生" 唐老板忙不迭地点头表示赞同,"何况你们也没有恶意,你们也不会希望发生这样的不幸," 胖子的眼泪都快被我感动出来,"恩好吧,我不会为难你们的,我不再追究这件事了,一切,到此为止!" 我拿起支票,放进了胸口的衣兜里。

"太感谢您的理解了,卡特先生,你实在是个大好人。" 唐老板向我伸出他那汗孜孜的手。

我轻轻地握了一下:"明天我会去你们那儿给你们送收据,也一定还有什么保密协议之类的东西要我签字吧?"

"再次向您表示感谢,卡特先生,明天我们恭候您的大驾,您几点来都行。" 胖子脸上的汗终于干了。

"那我就告辞了。"

"慢走,慢走。"


我裹紧大衣走出了警局。寒风吹来,令我全身发冷,但胸口那儿却是暖烘烘的。

守口如瓶?我当然会守口如瓶,我怎么可能会把事情宣扬出去,事情搞大了,没准警方就会发现老家伙其实是被枕头闷死,再被塞一枚硬币到喉咙里的。

这老不死的东西早就该死了!我的公司都快要破产了,这老公鸡握着一大笔钱却不肯施舍我一毛。

现在一切都解决了,老家伙的钱都是我的了,还多出了30万的外快。

没错,那枚硬币的确是中国城的,我在一周前吃到了它,但我觉得,5000块根本就不够我用的。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