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675 14,625
澳元 10,725 10,650
英镑 18,800 18,700
港币 1,873 1,862
日元 132 131
新币 10,650 10,625
欧元 16,725 16,600
人民币 2,137 2,125
新台币 476 472
马币 3,580 3,565
泰铢 444 442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16 画
故事林 - 28 Jul 2016 HEN 119431
瓷砖上的秘密
瓷砖上的秘密
这天刚一上班,市刑警大队办公室就接到了朝阳派出所的报案,说馨苑小区的一个老教授在家中被害。大队长陈麟赶紧带着助手小王和小张驱车到了现场。
从现场分析,此系熟人作案,因为老教授的身上没有外伤,现场也没有搏斗的痕迹。陈麟一边通知法医来做尸检,一边在屋里寻找着蛛丝马迹。这个凶手很有反侦查的本领,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连地面都是事后用拖把从里到外拖了一遍。陈麟点燃一支烟,四下打量着这间面积不大的老式楼房。忽然,他发现,这个屋里的墙壁都贴了白色的瓷砖。他马上让小王叫来对门的邻居孙师傅,孙师傅说,老教授老伴早亡,独自一人生活在这里,这瓷砖还是她女儿给他装修的,为的是好打扫卫生。说着,孙师傅领陈麟来到洗手间,却一下子愣住了。陈麟问他看到什么了,孙师傅说:"怪了!这瓷砖上的字哪里去了?" 听孙师傅这么一说,大家才明白。原来,老教授得了健忘症,坐着想好的事,有时站起来就忘了。所以,老教授就把要办的事,用一只彩色水笔写在洗手间的瓷砖上。时间长了,洗手间都成了万花筒。更有意思的是,老教授连别人借他的钱也写在瓷砖上,还让借钱的人签上自己的姓名。但现在,瓷砖上的字却神秘消失,不能不引起人们的猜疑。陈麟谢过孙师傅,独自一人对着卫生间的墙,左看右看,就是看不出曾经写过字。但凭多年的刑侦经验,这墙上的字一定是凶手擦掉的,这说明,墙上一定有凶手曾经留下的签名。
事不宜迟,陈麟马上给局长打电话,请求派一名懂化学的同行来协助破案。一个小时后,宋海泉来到现场。宋海泉是局里唯一的硕士,且对化学实验"情有独钟" 。陈麟将自己的想法对宋海泉一说。宋海泉说:"我试试吧。" 就出去买化学试剂了。
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宋海泉拎着大包小包的上了楼。大家一看,不仅有化学试剂,还有一个小型喷雾器和喷灯。宋海泉找来一个脸盆,将化学试剂一份份倒进盆里,再搅匀,倒进喷雾器里,然后对着那面墙均匀地喷洒了一遍,又用喷灯快速烘干。这时,奇迹出现了,墙上出现了淡淡的绿色字迹。陈麟喜出望外,赶紧命令小王用数码相机拍摄下来。
回到局里,陈麟将照片输入电脑,局部放大后一点点研究。这些字迹虽然有点模糊,但仔细看还是能看得清。这上面既有交电费、水费的日期,也有老教授亡妻的忌日。突然,一个"借条" 引起了陈麟的主意。这张借条用了整整四块瓷砖,上面应该是老教授写的,说借款30万给内弟做买卖,下面还有一个人的签名,仔细辨认后,此人叫欧阳平。
陈麟马上派小张去调来欧阳平的所有资料。一个小时后,欧阳平的资料摆在陈麟面前的桌子上。陈麟只看了一眼,就拨通了局长的电话,请求立即传迅欧阳平。
但出去的人很快就回来,说欧阳平随市里的经济考察团去了海南,明天才能回来。
陈麟立即给在海南的考察团领导通了电话,但对方回答,欧阳平从未离开考察团,也就是说,欧阳平没有作案的时间。
"他可以雇凶杀人啊!" 小王说,"又杀了人,又制造了不在现场的证据,这是他们惯用的犯罪伎俩。" 陈麟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显示屏发呆。
第二天,考察团回来了,欧阳平一下火车就被"请" 到刑警队。当他听说老教授被人害了,顿时泪如泉涌,欧阳平说:"我几天前刚还上了姐夫的钱,当时好好的,怎么?" 说着,欧阳平从提包里拿出一张纸,说是老教授给他开的收据。陈麟接过来,见上面写着:今收到内弟还款30万元整。下面是老教授的名字。陈麟又把纸条上的字和电脑上老教授的字迹对照了一下,放进口袋里。
这时,尸检报告也出来了,从老教授的胃里提取的食物化验,有足量能致人于死地的砒霜。
他杀已无可置疑,但欧阳平又没有杀人动机和作案时间,那么,真凶又是谁呢?莫非墙上的字只是凶手随手擦掉,没有任何价值?陈麟对着显示屏上的照片看了好一会,突然,最下面三个字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仔细辨认了一下,那三个字是"帮你忙" 。这是什么意思?陈麟站起身,嘴里念叨着在屋里来回走了几圈,突然眼前一亮,对小王说:"马上查查,有没有一个叫帮你忙的家政事务所?" 小王出去了,很快信息反馈回来,离馨苑小区不远的华康路上,有一个叫"帮你忙" 的家政事务所。他们立即去了那个事务所,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下,查到前几天老教授曾找了一个叫唐小雨的保姆,但唐小雨只干了一天,就嫌老教授事多麻烦,不干了。现在,唐小雨在城郊的天怡小区当保姆。
陈麟立即要了唐小雨的地址,驱车来到天怡小区,很容易地就找到了在这里当保姆的唐小雨。唐小雨说,瓷砖上的字是老教授让她擦掉的,说他要去见老伴了,那些字没用了。但她刚擦完,老教授又骂她为什么把字擦掉了。唐小雨一气之下,辞掉了这份工作。现在,听说老教授被人害了,唐小雨显出很后怕的样子,说:"幸亏我走得早,不然,我可能也被歹徒杀害了!"
正在这时,只听房门吱悠一声开了,一个男人边进来边说:"宝贝,我回来了。" 但他抬头一看,愣住了。陈麟也楞了,进来的是欧阳平。再看唐小雨,目瞪口呆,好像泥塑一般。
陈麟只愣了一秒,就敏捷的扑过去,将手铐铐在欧阳平的手腕上。欧阳平大喊:"放开我,你们凭什么抓我!" 陈麟说:"你想听吗?好,让我告诉你。其实,从你出具那张收据时,直觉就告诉我是张假的。你想,谁能把一张收据随身携带呢?后来,专家鉴定证明了我的想法,那张收据是伪造的。后来我们去银行调查,发现在老教授被害的当天,账户上的钱已被悉数提走。而今天来后一对照,提钱的就是当了一天保姆的唐小雨。而只当了一天保姆,东家不会把存折密码告诉她。在我们调查中还发现,老教授没有几个至亲,这让我很容易地想到了你。只要搞清你和唐小雨是什么关系,真想就可能大白于天下。刚才唐小雨说是老教授让他把墙上的字擦掉的,我就有点怀疑,因为老教授的邻居说,老教授这一习惯已保持了几年,不可能说改就改。但我还是没有想到,你和唐小雨是这层关系。就因为你进来后对唐小雨的亲昵称呼,告诉了我们事情的真相。这样一来,即使最拙劣的警察,也能想到是怎么回事。你以为将墙上的字擦掉,就万事大吉了。殊不知,我们能再让擦掉的字复原。" 说着,陈麟拿出一张照片,欧阳平一看,汗就出来了。陈麟接着说:"如果你不擦掉瓷砖上的字,我们可能不会首先想到你,是你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做法,给我们引了路。"
唐小雨使劲地地抓自己的头发,歇斯底里地喊道:"别说了!我受不了了!我全说!"
陈麟和小王相视一笑。陈麟说:"好,准备记录。"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