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360 13,320
澳元 10,075 10,000
英镑 17,475 17,300
港币 1,725 1,710
日元 121 120
新币 9,650 9,620
欧元 15,075 14,975
人民币 1,940 1,930
马币 3,080 3,070
泰铢 391 389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zhē
11 画
故事林 - 01 Agt 2016 hen 119799
庄严的仪式
庄严的仪式
他死了,才七十多岁。不会有人说;"年轻轻的竟然死。" 但他死得太突然。
"我心里有点难受。"
他说完刚刚躺下不一会儿就咽气了。他死后的面容那样安祥宁静,就连最后守在身边的医生都惊诧不已,"仿佛在安眠" 这样形容倒颇为相称。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留恋和痛苦。
然而,无论死者面容怎样安祥,其死是毫无二致的。这对于遗属来说,只有悲痛。
"他真的死了吗?真不敢相信!"
"希望他再多活几年,哪怕两年,不!一年也行。"
人们声泪俱下地互相诉说着这么一句话。热心的亲友和熟人为举行葬礼做好了各种准备。转眼就守夜辞灵了。
死者的亲友们接到讣告纷纷赶来。
"这事太突然了。你们一定得悲伤。但是,希望各位自持节哀。如果过度悲伤,反倒违背了死者的遗愿。"
人们用这样常用的吊唁辞令安慰着遗属。然而,这不过是虚礼罢了。来吊唁的人呈上香奠,燃起线香.接着,不免要对死者追忆一番。
"他真是个好人呐!开朗豁达,而又善于社交。见到他就让人高兴。"
"可是,他又守口如瓶,若事先告诉他这是秘密,那他就不会泄露于人。是个值得信赖的朋友。"
"他聪明,是个富于创造性而又想象力丰富的人。不过,他的设想切合实际,很有希望获得成功"
"是啊,好象他还建了个小小的实验室,搞什么实验。他把各种药混合起来,好象在调配什么,没看到他的研究笔记,如今也就无从知晓了"
"总而言之,他是个好人。"
来者无不这样缅怀死者。
不多时,僧侣到场诵起经来。棺材前摆放着鲜花,葬礼继续进行。熟人们陆续散去,灵前只剩二三个亲友和遗属了。
这时,棺材里梭梭作响,人们不禁面面相觑,一种不安和把有某种侥幸心理的气氛笼罩着整个灵室。接着传来了喘息声。
"哼"
声音的确发自棺内。人们不禁又一次面面相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是错觉吧?难道真会
此时,一位朋友站起来,打开棺材盖儿。
"呵!他还活着"
声音很大,仿佛在说服他自己。棺材里的死者竟然盯着眼睛,活动手指,用吵哑的声音说:
"把我抬出去"
"哦,复活了吗?太好了。当然要把你抬出来。谁来帮下忙。"
悲伤肃穆的气氛一扫而光,顿时喧闹起来。人们把死者抬到床上,香火熄灭了,供花扔到了院庭、请来了医生诊后说:
"真奇怪,方才确实是脉膊消失了,呼吸也停止了。"
一个朋友问道:
  "是怎么回事?"
"应该说是奇迹吧。我只能说他生命力顽强,除此之外无法解释。他现已恢复健康,一切正常了。诸多加保重"
医生委婉地否认了自己是误诊后,转身回去了。死者躺在床上只是微微一芙,当周围的人们散去的时候,便自言自语道:
"我悄悄研制了一种起死回生药。它的特效功能刚才得到了验证。如果每天服用少许,即使死亡,一会儿也会复活的。就象马达一旦停止不转,还会再次开动起来一样
死者快活地笑了。
"可是,我不能公开这个秘密,倘若人口过剩,效果岂不适得其反!只要我一个人能复活就行了。"
这个秘密只有死者自己知道,对于别人来说,他的复活只不过是件令人难以置信的喜事罢了,亲友们商定为他召开庆祝会。为祝贺死者康复,大家自然递了喜钱。
"恭喜,恭喜。"
"您真幸运,实在令人羡慕。"
大家都这样祝贺。听到这些,死者开口道:
"我也觉得象一场梦似的。今生能与大家再次交往,我实感荣幸。"
关于药的秘密,他只字未提。既然被认为是奇迹,他也就无须赘言了。
事隔一年,他又死了。遗属和亲友们又聚在灵前为他垂泪哀悼:
"希望你再多活些年啊!"
"不过,他已多活了一年,够幸运的了。他该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又到了守夜的时候,人们手持香奠前来焚香。
那天夜里,棺材里又发出了声响和呻吟。当时,灵室前只有一个死者的朋友。他揭开馆盖说:
"又活了?"
看到死者在棺材里眨眼,他想:
"怎么回事?这样可好,一年前,大家都曾来吊唁过。贺喜时也都交了礼钱,这次又是这样。可人们都在百忙之中前来治丧的呀?"
如果再次复活,不知世人将怎样评论。名声一定太坏,说不定会说这是诈骗行为。守夜这样庄严的仪式也要举行三次,也就变得无聊了。
世上的常规不可打乱。这个家伙已经死了。死人就应该是死的。
"把我抬出去。" 死者在棺材里请求道。可是,那个朋友摇了摇头。
"最好,你还是不出来。这既是为了你,也是为了大家。"
说罢,朋友勒紧了死者的喉咙然后,燃起线香,默默地双手合十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