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450 14,350
澳元 10,625 10,525
英镑 18,800 18,100
港币 1,875 1,855
日元 132 129
新币 10,650 10,550
欧元 16,550 16,400
人民币 2,100 2,080
新台币 487 482
马币 3,500 3,475
泰铢 448 445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dàng
9 画
文学 - 05 Mar 2017 HEN 138179
从诗的字里行间探索 锺逸
陈冬龙的内心世界
陈冬龙的内心世界
2011年的某一天早上,好友吴佳声打电话来,说有一位来自雅加达的诗人要和我见面。他就是我神交已久的陈冬龙(Wilson Tjandinegara)。
那时。《好报》的编辑部还在棉兰古曼俄街的两层楼店屋,我们约定就在报社见面。不久,吴佳声送他来,介绍我们认识。我邀他们到报社隔邻的陶氏咖啡店吃棉兰著名的鸭米粉。
边吃边谈,我对这位神交已久但素未谋面的诗友有了更深的了解。据他自己做的简介是:1946年出生于印尼苏拉威西Sulawesi岛南部的锡江市Makasar。文化社会工作者。记者、纪实摄影师。曾在印尼11个城市举办过纪实摄影展。由于出生贫寒,很关注下层人民的疾苦,2003年曾经和朋友创办「希望列车扶贫教育机构」。(编者按:据陈冬龙生前好友作家凡夫在2017年3月2日《好报》日里河文艺版发表的"冬龙与我" 一文中介绍:"冬龙深入加里曼丹山口洋一带的华人贫苦区,拍摄穷苦华人生活的照片,号召华人社会大力捐助该区贫苦华人。后和香港的热心人士梁小姐组成了"希望列车" 将所获捐款带到那里分发给贫者。不久"希望列车" 换了主人,冬龙又回到文坛摇笔杆子去了。")

他不说自己是诗人,却送我一本签名的诗集。那是一本双语诗集,以华文写作,再翻译成印尼文。书名是《追寻心灵的选择——Mengikuti Pilihan Hati》。诗集是印华作协出版的,2007年12月初版。
我仔细拜读他这本诗集,读出他的心愿和希望。虽然,他的诗作格式与我所学所用的不同,节奏较慢,但是我很欣赏他那针针见血的写实风格。
这里,让我们一同欣赏陈冬龙的诗作,窥探他的内心世界,虽然,今天他已离开这个尘世,但是,让我们从他的诗里,把他的精神挖掘出来,流传下去。
以下是我从陈冬龙《追寻心灵的选择》的诗集中摘录出我自己最喜欢的几首诗,他的每一首诗末都注明写作年份:

               自语

我是匆忙的旅人
趁黑夜来临前
多走一段路

人生有涯
文学无涯

像长跑运动员
作最后的冲刺
冲过了那终点

我无暇在乎
掌声或嘘声
2005

好一句"我无暇在乎掌声或嘘声" 。这就是陈冬龙的心境写照。

           再次扬帆

我生命之舟
已斑驳不堪
风帆东补西缀
仍然颠沛前行

我矢志有生之年
再次扬帆上程途
寻找新的绿洲
实现未竟的事业!
2006

              网

用我的心
织一个网
静静思索
捕捉灵感

耐心寻觅
痴情追求
一直等待
灵光出现

突然感到
网动了动
一首小诗
落在网中
2007

     追随心的选择

欣然
选择文学
就意味着
安于静穆

情愿
淡泊自处
远离金钱
名利诱惑

执着
写文作诗
无怨无悔
自得其乐

追求
释放心灵
不忘理想
毋负此生
2006

         精神富翁

虽然   文学
养活不了我们
很多文友
乐此不疲
前仆后继

只为了
一个信念
一种使命感
一种心灵满足

走上写作不归路
安贫乐道诚然
物质上是穷光蛋
精神上是大富翁
2005

以上几首都是倾吐他对写作的热爱和挚诚。读着读着,我的心底也妨泛起了自古至今诗人,特别是用华文写诗的人的悲哀。

陈冬龙是一个热爱乡土的诗人,他爱他童年时的故乡锡江,也爱他父亲的故乡广东台山玉怀乡。他在梦中会回到故乡的高脚屋。我们看看:

梦中的高脚屋

沐浴在
黄昏夕阳中
高脚屋
是那么安详

篱笆修长的翠竹
在风中摇曳亲近
庭院中红毛丹树
果实累累又殷红

阳台上怡然阅读
狗儿在欢蹦追逐
我俩欣赏着落日
静候黑夜的降临
2005

              村头感怀

万里迢迢
我回来探访
父亲的故乡

在故乡村头
大榕树下
我苦思冥想

这该是父亲
童年时代
嬉戏的地方

从青丝
捱到白头
为生活奔波

可怜父亲
客死异域
埋骨他乡

想来他该是
多想念
童年生长之地

编者按:冬龙这里指的故乡是广东台山玉怀乡。

陈冬龙的侠义心肠也在诗作中表露出来。当人权斗士穆尼尔Munir被投毒杀害时。他勇敢站起来,用诗歌说话:

邪不胜正
——悼念人权卫士穆尼尔

你们杀人灭口
以为无人知晓
你们打错算盘

真理之声难以压抑
天地间已留下
他严正的呐喊!
2004

对于生命,陈冬龙有自己的诠释。在那首《生命无悔》无悔的诗里,陈冬龙唱道:

欲学流星
把生命燃烧

发出强光
完成对生命的承诺

化为一行
闪亮的诗
没入永恒黑暗
2001
陈冬龙,好样的!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