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315 13,260
澳元 10,700 10,640
英镑 18,000 17,800
港币 1,705 1,695
日元 121 120
新币 9,880 9,855
欧元 15,950 15,825
人民币 2,030 2,022
新台币 459 452
马币 3,160 3,145
泰铢 403 401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4 画
大观园 - 19 Jun 2017 edy 146541
台湾眼科医生潘中婷的大陆行医路
"光明颂"
"光明颂"
破晓,是台湾眼科医生潘中婷最喜欢的瞬间。
那年,已在大陆读书六年的她初登泰山,从黄昏爬到日落住宿,凌晨四五点租了军大衣到山顶看日出。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后,当看到太阳从澄净的苍穹下喷薄而出,周围错落起伏的山脉在薄薄的曙色风雾中染上金光,潘中婷顿时被这黑暗之后的光明打动了。
她想起了中学课本中荀子的一句话:"固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 。那时的潘中婷,正在眼科这座"学而无涯" 的高山上攀登。
2003年,她考入北京大学医学部临床医学本科,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眼科就读硕博,潘中婷深以自己的职业而自豪。毕业后,由于台湾迄今不承认大陆的医事学历,潘中婷选择在大陆开始自己的杏林生涯。
潘中婷无疑是幸运的。此前,由于人事、组织等难题,台湾学生在大陆事业单位就业有一定困难,北京大学国际医院则创新解决了这一问题。
2014年12月,北京大学国际医院正式运营。经过重重选拔,潘中婷顺利成为第一批医生。
"看到写着自己名字的出诊表,真开心。" 当天,身着白大褂的潘中婷在微信朋友圈晒出了照片。
选你所爱,爱你所选这句俄罗斯文豪托尔斯泰的话是潘中婷的人生箴言。她选择眼科大夫作为精修方向,一是深受在台北荣民总医院担任医生的父亲影响,耳濡目染下选择继承衣钵;二是因为曾经有次患角膜炎不能视物,感同身受患者痛苦,决定将眼科作为执业方向。
"眼睛实在很神奇,虽然很小,但是当失去它的时候,会对生活造成非常大的困扰。" 她说。
从业3年来,潘中婷已经做了大大小小约2000多台手术,最多的时候一天要作二三十台手术。采访当天,我们也跟随见证了潘中婷的工作。从下午2点开始,潘中婷一个小时内一共做了7台手术。
"术后7天眼睛不能进水,手术后一个月不要游泳,术后出门要记得带墨镜,因为我们的角膜还很脆弱,紫外线照射可能会引起角膜浑浊、影响恢复。" 术前,她柔声细语地叮嘱患者。
"看病不等于治疗,也是宣教。" 潘中婷说,"好的医治者,不只看到病,更要看到人。"
滴麻药、放开睑器、冲洗、戴上绷带镜近视眼手术有条不紊进行中,在潘中婷温柔的手中,激光仪器如同最精细的画笔,为患者描画出一双善睐明目。
妙手仁心得到了患者的真心认同。一位患白内障的老爷爷,在经过潘中婷救治后,右眼视力从0.1达到0.4,他在手术后对潘中婷说:"我终于看清楚你的样子了,很漂亮。" 还写了一首七律藏头诗,每句诗的开头连起来则是"潘中婷住医蕴光明" 。
"如果我能看得见,生命也许完全不同。" 台湾盲人歌手萧煌奇的《你是我的眼》,让潘中婷有许多共鸣。她的病人中,有的多年后再次见到老伴的脸激动不已,有的摘掉眼镜通过体检顺利考上军校
"眼科医生最开心的事莫过于患者恢复光明" 。潘中婷在微信朋友圈写到,患者恢复健康时的喜悦,是医生获得的最好回馈。满足、感动、幸福,难以言喻。
目前,潘中婷主要做全激光TransPRK手术和LASIK手术,是通过激光改变角膜形状的方式来矫正近视、散光、远视。未来,她希望将近视眼手术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
"现在由于电子产品较多,戴眼镜的儿童、青少年人群越来越多,在出门诊时需要对父母和孩子进行眼保健知识宣教,帮他们想些措施不让近视度数增长太快。对于成人近视,我希望设计出好的手术方案,除了帮助他们脱镜,也进一步提高患者术后的视觉效果。" 她说。
潘中婷的日常,是从租住地积水潭坐班车一个多小时来到昌平的北大国际医院,晚上再赶班车回家。她常常因为手术太多赶不上班车,只能坐公交车,再倒3次地铁回家。
在大陆居住14年的潘中婷,自称是"小北京" 。平时,她会上网叫外卖,会在北京趴趴走,到处摄影,会拍下一年四季不同的花上传到朋友圈。她说,在这里感觉大家都是一家人,有共同的祖先、同样的血统。
打算在这里长期定居的她笑称:"北京房价太高了,还要努力。听说最近要开放台湾居民公积金缴存和使用,这真是个好消息。"
休息时间,潘中婷大都奉献给了各种学术活动。"这周末有青光眼学习班,下礼拜有角膜病、视网膜激光的学习班,每年9月还有全国眼科年会" 。潘中婷的丈夫也是眼科医生,弟弟亦在无锡任眼科医生,平日的家庭絮语也少不了同行的交流。
目前,潘中婷还在认真搜集眼科临床工作方面的数据进行研究,比如不同机器测量角膜厚度的精准度,观察不同度数患者的手术设计方案。她希望通过梳理,未来建立起眼科的大数据研究,反馈给更多的患者和同行。"大陆的患者体量大,需要我们的人很多,希望将毕生所学服务于这里的病人。"
古汉语中形容目障的"翳" ,在字典中原指"羽毛华盖" ,引申为"白斑" 。
潘中婷想做的,正是掀开这些"遮盖" 。术后病人揭开纱布的一瞬间,光明得以挣破黑暗,在她眼中,这是最惊艳的风景。(新华社王洁洁、李寒芳)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