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315 13,260
澳元 10,700 10,640
英镑 18,000 17,800
港币 1,705 1,695
日元 121 120
新币 9,880 9,855
欧元 15,950 15,825
人民币 2,030 2,022
新台币 459 452
马币 3,160 3,145
泰铢 403 401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8 画
连载小说 - 19 Jun 2017 hen 146572
老舍著
鼓书艺人06
鼓书艺人06
"我的好四爷!" 宝庆亲热地说,"您怎么也在这儿?"
"宝庆,我的老朋友" 唐四爷的眼泪滚下了腮帮子,"宝庆,您得帮帮我,我在这荒山野店里真没辙了。"

唐四爷是个矮矮瘦瘦,五十来岁的人。别看他的身子骨儿小,嗓门倒很响亮。他的脸又瘦又长,鼻梁既高且窄,象把老式的直剃刀。他一说起话来,就不住点地摇头晃脑。一对小眼睛深凹凹的,很少正脸瞧人。

"宝眷都来了吗?" 宝庆说。

"是呀,连小刘都跟我们来了。"

"小刘?" 宝庆一下子想不起来,"是给您闺女弹弦子的那个吗?"

"是呀!" 唐四爷瞅着宝庆,瞧出宝庆非常高兴。他猜出宝庆急着要找个弹弦子的。他那大哥窝囊废弹得一手好弦子,可是他不肯干这一行。要是宝庆找不着个弹弦子的,他就算是真的坐了蜡。小刘弹得不算好,可是在这么个偏僻的山城里,也就能将就了。

"走吧,我的好四爷。带我去见见您的宝眷。" 宝庆更加亲热地说着。他想马上见见小刘和琴珠,让他们搭他的班子。

"宝庆,我的好兄弟,我们来了快两礼拜了,还没一点辙呢!" 唐四爷叹息着说。

"您有点门儿了吗?" 他想先弄清楚宝庆到底能给他点什么好处,然后再让他见小刘和他闺女。宝庆的亲热,倒引起他的担心来。

宝庆意味深长地指指自己的鼻子,"我的好四爷,只要您肯帮忙,我就能把买卖弄起来。您想想有了小刘、琴珠、我闺女秀莲和我,这就有了三个段子了。只要再找上几个人找几个本地作艺的什么的马上就能开锣了。走呀!"

"您拿得稳?" 别人的热心解不开他心里的疙瘩。

"我的好四爷," 宝庆神气起来了,"您想我方宝庆能骗您吗?我说能干起来,就能干起来。"

唐四爷摇了摇头,心里很快打开了算盘。一开头他是想要宝庆帮忙来着,如今他见宝庆那么急着想跟他凑班子,就又觉着该扭转一下形势,让宝庆倒过来求他。

"宝庆," 他开了口,"我得回家去先跟他们合计合计。"

宝庆知道唐四爷滑头。不过他也看出唐四爷没有完全拒绝搭伙儿干。于是他也装作一点儿不着急。

"好四爷,您想回就回去吧。有了琴珠和小刘,我可以成班子,不过您也得明白,没有他俩我也成得起个班子来。给他们捎个好。再见。" 说着,他就要走。唐四爷笑了。

"别走呀,宝庆。您要是乐意,就来跟大伙儿说说。"

唐家住的店比方家住的还要小。地方越是小,就越是显得唐四奶奶和琴珠"伟大" 。四奶奶有三个唐四爷那么宽,琴珠至少要比她爹高上两寸。娘是座肉山,闺女是个宝塔。
俩人都一个劲儿地" 吧茸印*

琴珠只有在台上还有几分动人之处。上台的时候,她可以把脸蛋和嘴唇都抹得红红的。她的眉毛又粗又黑,头发烫得一卷一卷的。此刻她没化装,脸上汗涔涔的。宝庆想:她可是真够丑的了。不过她的眼睛还挺漂亮,能盯得你发窘。乍看之下她的眼珠是褐色的,又大又亮,忽闪忽闪的。可是那对眼珠子要是盯上了你,就会变得越来越黑。

四奶奶是个尖嗓门。不说话的时候,也呼噜呼噜地喘气。

"哟," 四奶奶叫了起来,"我当是谁来了呢,敢情是宝庆呀!" 她坐在一把竹椅上,屁股深深地嵌在椅子里,简直没法站起来迎接宝庆。她拿着一把芭蕉扇拚命地" 埃盟羌馍っ藕埃骸罢庀驴珊绵叮*我这就放心了,这下子我们不会饿死在这儿了。您这边坐,您坐呀。四爷,沏茶来。" 宝庆四面瞧了瞧,没处可坐。

"我不坐," 他客气地说,"甭费事了,四爷,我不渴。四奶奶,您身体还好吧?"

"好!" 唐太太气呼呼地说,"打来到这么个鬼地方,我都掉了十几斤肉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胖胳膊,叹了口气。

"您呢,琴珠姑娘?" 宝庆笑眯眯的,想表示好感。琴珠先笑了一阵子,这才想出话来。

"唔,方二叔,您的脑门还是那么亮。" 她打趣地说。

宝庆笑了。他想,从琴珠的样子看来,穿得挺随便,又没擦脂抹粉,眼下可能还没干那号买卖。宝庆一向不喜欢她,也不愿意秀莲跟她瞎掺合,怕跟她学坏。只要有钱,琴珠什么都干得出来。宝庆不知道她现在跟小刘是不是也有一手,不过那当然不是为了赚钱。他定了定神,问道:"小刘呢?" 唐四爷叫道:"小刘,小刘,快出来,方二爷在这儿呢!"

小刘懒洋洋迷离迷瞪地蹭了出来,一面还打着哈欠。他约摸有三十岁,又瘦又弱。他五官清秀,可是瘦得厉害,好象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他的脸煞白,象个大烟鬼。这会儿他刚醒,脸上有团粉红色,使他显得年青,单纯。他见了宝庆真是高兴极了。他笑着,柔声柔气地说:"哟,方二爷," 见宝庆站着,忙说,"我去给您搬把椅子来。"

"甭客气," 宝庆很客气地说,"过得好吧,小刘?"

唐四爷连忙打岔:"咱们说正经的吧。别尽站着。"

"对,方二爷," 四奶奶说,"您有主意,您先说。" 她拚命" 吧茸印*

宝庆开了口,诚心诚意地说:"琴珠,小刘,我来求您们帮忙来了。我想成个班子。"

"那还有什么说的?" 四奶奶笑了。

"是您要我们帮忙的,所以您得预支点钱给我们。"

宝庆倒抽了一口冷气,不过很快又装出了一副笑脸:"我的好四奶奶,您要我预支?咱们不都一样是难民吗?"

四奶奶绷着脸。小刘本来想说他愿意帮忙,可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他拿出一包"双枪牌" 香烟,挨个敬了敬。除了宝庆,每人拿了一支。

"不预支,我们不能干。" 唐四爷说。

"交情,信用," 宝庆断然地说,"不是比什么都强吗?" 宝庆说得很恳切,动人肺腑。

"要是您成不了班子,我们又在别处找到了事儿,那又怎么办呢?" 唐四爷问。他对交情和信用不那么信服。

"那我哪能拦着您府上的财路呵!" 宝庆有时也挺厉害。

"是吗?好哇,我们都得白手起家罗,哎哟。" 四奶奶泄了气,喊了起来,两眼瞪着天花板。

"说真格的," 宝庆说得挺带劲,"要是咱们成起了班子,我还能亏待了你们?我闺女秀莲拿几成,琴珠也拿几成。小刘呢,给谁弹弦子,就跟谁二八分账,这是老规矩。成不成?"

"我" 小刘结结巴巴说不出话。他不敢把自己的意思大声说出来,点点头,表示同意。(06 待续)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