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370 13,330
澳元 10,550 10,425
英镑 17,450 17,300
港币 1,715 1,705
日元 120 119
新币 9,755 9,735
欧元 15,400 15,300
人民币 1,968 1,960
马币 3,130 3,120
泰铢 398 396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x
3 画
大观园 - 17 Jul 2017 has 148608
藏羚羊产仔亘古羌塘草原上的生命乐章
藏羚羊产仔亘古羌塘草原上的生命乐章
平均海拔超过5000米的藏北羌塘草原,被称为是"生命的禁区" 。然而,藏羚羊、藏野驴、野牦牛、黑颈鹤等40余种高原珍稀野生动物,在这片亘古荒凉的高原上生存、繁衍。
在这里,大自然的野性阻隔了人类的足迹,却孕育出独特而顽强的生命。

盛夏时节,正值藏北草原的"生命季" 。新华社记者在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境内的申扎县买巴乡丘卡一带,在林业工作人员和野生动物保护员的全程引导和帮助下,直击藏羚羊产仔的全过程。

出生生命的序曲
一只体态略显臃肿的藏羚羊,在与羊群数十米远的草地上,独自不停地来回跑动,随后缓缓躺下。

此刻,这只藏羚羊没有了"高原精灵" 的矫健和灵动。黄褐色的身躯在绿油油的草地上侧身而躺,金黄的阳光暖暖照射着她的身躯。

 怀胎六个月后的这一天,她顺利产下了一只小羊。

小羊湿漉漉的身躯呈黑褐色,脐带尚未干断,"甩在" 草地上还不能站立。

"6月23日,产下了今年的头一胎。" 42岁的野保员索尔塔自小生长在这片草原上。

产下幼崽,母羊迅速离开产地近百米。据说这是为了引开未知的威胁。

小羊用尽全身的力气,尝试站立。可是四只细长的腿还不能完全撑起自己的身体。不断跌倒,不断爬起。她用力打直两个前腿,慢慢挺起身躯,在摇摇晃晃中最终站了起来。此时,离她坠地不到两分钟,身上还沾满了草地上的小砂石。

待小羊站立,母羊迅速回到了小羊身边,用舌头爱抚小羊的身躯。

仅在丘卡一带,就聚集有三至四千余只待产和已产的母藏羚羊。而在尼玛县色吾雪山一带,数万只迁徙而来的母羊正在产仔。

虽然小羊此时还不能完全掌控自己的身体,但它努力地、慢慢地低下了头,用油亮亮的黑色鼻尖碰触嫩绿的青草。

亲吻草地小羊站立后的第一个动作。

"这就是天性。" 29岁的塔尔青说。他是当地林业部门的工作人员,对草原上的生灵充满了爱。

塔尔青说,再过数日,迁徙而来的和就地产仔的藏羚羊总数会超过万只。

威胁生命的变奏曲
从小羊第一次完全站立到第一次跑动,仅需几分钟的时间。

有时候,大自然赋予每个生灵的神奇会超出语言的极限。

阳光晒干了小羊湿漉漉的身躯,让其变成了土灰色。两只圆鼓鼓的眼睛好奇地张望着周边的一切。

"差不多所有母羚羊都要产仔。" 索尔塔说。

吸吮了母亲的乳汁,小羊如婴儿般即刻变得慵懒、嗜睡。

坐在野保员皮卡车的车厢里,记者有幸慢慢靠近了一只熟睡的小羚羊。

没有防备,没有警觉。在暖融融的阳光下,躺在远离羊群百米远的一处草地上,小羊安然入睡。

从几年前开始,人类似乎已不再是藏羚羊的威胁。可草原上的猛禽和乌鸦,盯着小羊。

当看到几只体型硕大的乌鸦聚拢在一起,索尔塔警觉地立即开车前往一探究竟:一只小羚羊已成了乌鸦的美餐。

对于小羊来说,这个季节的藏北草原暗藏着致命的威胁。

旅程生命的回旋曲
一年中,公羊和母羊的"团聚" 只在交配季节。这意味着母羊要独自带大自己的孩子。

"等这里的母羊全部产完仔,会有数千只小羊活下来。" 塔尔青说。

母羊的保护和抚养以及野保员的努力,会让小羊存活的几率远大于死亡率。

总面积近30万平方公里的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藏羚羊的总数目前已经超过了20万只。

从每年6月底的产仔季到10月底的交配季,4个月内小羚羊会"长大成人" 。

公羊会长出精致的双角,母羊会变得体态健硕灵动。

交配季一过,长角的公羊要随着公羊群离开,另寻草原。这也许就是一种最朴素也是最崇高的爱:将最好的青草留给母羊,等待来年的团聚。

夏季的藏北高原,气候变化无常。记者即将离开丘卡草原时,一阵冰雹倾泻而下。

冰雹打在汽车玻璃上,发出"哒哒" 的响声。透过车窗望向草原上的羊群,小羊躲在母亲的体下,母亲背对着冰雹袭来的方向,毅然挺立。

"藏羚羊不会躲避暴风雨。" 塔尔青充满感情地说。

小羚羊的未来,不知还有多少考验在等待着他们。

当记者一行途径色林措湖边时,恰好邂逅了一群迁徙产仔的羊群。

色林措美丽的湖岸线上,上千只藏羚羊正在饮水。他们迁徙的目的地,也许就是藏羚羊的"大产房" 色吾雪山。

专家学者们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研究藏羚羊种群变化以及迁徙原因,现在人类对藏羚羊的认知不断深入,保护在不断完善。然而,藏羚羊为何迁徙,依然是人类至今仍未破解的一个自然密码。

冰雹过后,阳光透过云层直射草原。

一只母羊领着自己的小羊,在草原上奔跑。

(新华社记者边巴次仁 觉果 普布扎西)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