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610 13,570
澳元 10,330 10,225
英镑 18,325 18,000
港币 1,750 1,740
日元 122 120
新币 10,090 10,065
欧元 16,100 16,000
人民币 2,050 2,040
新台币 469 464
马币 3,335 3,315
泰铢 420 417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xiá
13 画
灵异故事 - 11 Agt 2017 edy 150777
房间里的亮光
一天,我的朋友老周到家里来找我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聊着聊着,话题就聊到了闹鬼的事上,我就随便说了几件事,以为能吓唬吓唬他,可没想到,我的故事没把他吓住,他的故事却让我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有些害怕起来他一脸正经,神秘兮兮的对我说:"天哥,你也知道我以前是技校里干保卫工作的,每天就是等技工们都训练好下班后,负责关门熄灯,保护好机械设备,在守卫室对着摄像头一坐就是一晚上,没事还能偷偷懒,睡个觉,这么轻巧的活儿,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干了不?" 我一脸茫然的看着他说:"不知道,你也没说过啊,难不成你还能遇见鬼啊?" 这时,他点了根烟,似乎是想让自己放松下来,轻声说道:"没错,真的是遇见鬼了!" 我听完后看着他,他也看着我,看我不再搭话,就开始讲述起他自己遇见的怪事。
一天晚上,我和往常一样,等他们都下班后,开始一个屋一个屋的检查门窗的情况,看到没有关的,我都亲自给关上,然后回到值班室,把控制每个屋的电源关闭,完事以后,整个楼除了值班室和走廊灯有电,别的房间就都没有电了,这样做就是为了确保机械设备的防火安全。然后,我通过大门外和走廊里的监控在值班室里看着,就在我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咣的一声雷,把我吓的睡意全无。
我走到窗户边一看,外面下起了雨,向外面看了一会儿,就回到了视频画面前继续看着。就在这时,我从监控画面里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亮光,那亮光似乎是从三楼的一间房间透过门玻璃发出来,时有时无。一开始我以为是闪电弄出来的,也就没在意,但是观察了一会儿,就觉得不对劲了,闪电不是那么频繁,但屋里打出来的光,却是比闪电还要多。我又确认了一下,肯定是没有看错,起身拿起电棍和三楼房间的钥匙就走了出去。一楼和二楼黑漆漆的,也懒的去开走廊灯了,毕竟事情有点紧急,万一是偷东西的呢,想都没多想,我就直奔三楼。
到了三楼,我打开了走廊灯的开关,确认了一下房间的位置,就走了过去。来到门前,一拉把手,门是关上的,我就拿钥匙打开房间的门。借着走廊的灯光往里看,什么也没有,又走进去检查了一圈,发生没有任何异常。这时我就有点纳闷了,那时有时无的光是从哪来的呢?莫非是监控画面自己出现了问题?想到这,我也没有再多想,关好门,回到了值班室。回到值班室,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监控画面,检查一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没有亮光。
往画面里看了一会儿,发现亮光又没有了,当时,我也没在意,真的以为是监控本身出了问题,转身就到窗户边抽了一个烟。等再回到画面跟前时,突然看到,那时有时无的亮光又出现了。这时我就有点心急了,心里想着,千万不能在我值班的时候出现事故啊,转身就往三楼跑去。这次到了三楼,我心里合计着,是不是头一次先打开的走廊灯,暴露自己,所以没有发生异常。这次先不开灯,就悄悄的过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想到这儿,我就悄悄的往那发光的房间走去,这次走在黑漆漆的走廊里,那时有时无的亮光真的就在我眼前出现了。我悄悄的来到了门前,透过玻璃往里看着,但是房间里太黑了,外面下着雨,也没有月光,走廊的灯也没打开,什么也看不到。正在我觉得自己大意没拿手电上来时,天空突然出现了一道闪电,一下子照亮了整个房间,瞬间我被吓了一跳,我看到一个人正低着头,在一台设备前面弯着腰站着。顿时,我都没多想,一下子就推了门,嘴里大喊道:"谁啊?你是干啥的?这么晚了,你这里干什么,你是怎么进来的?" 那时,夜已经很深了,黑漆漆的房间里,根本就判断不了那个人在什么位置,走廊的灯,离我老远了,也没来的急打开,就感觉自己是在和空气说话一样,也不知道那个人怎么想的,就是没有回答我说的话,我也没敢冒然冲进去。
当时一看这样的情况,万一真有事,黑灯瞎火的动手,你都不知道先咋动手,万一里面不是一个人呢,我看那个人也不说话,马上又里面喊道:"不管你是谁?我劝你别找事,我先下楼等你,你一会下来找我。" 说完我马上就跑到了三楼走廊灯的开关处,打开了开关,一下子黑漆漆的走廊就亮了起来。这时心里也有了些安慰,调头我就往回跑,等到门前,再往里看时,眼前的一切把我惊呆了,那个人不见了。
我一边疑惑着,一边慢慢的走了进去,检查了一下能藏人的角落,和窗户周边的痕迹,什么人也没有,什么可疑的痕迹也没有,那个人就这么凭空的消失了,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迅速的我就冲到了值班室,看看是不是开走廊灯的一瞬间,他从别的地方跑了。打开了监控记录,在夜视的画面里,就看见整个走廊只有我来来回回的跑着,除了我根本没有任何人,顿时我整个人都有些害怕起来,感觉后背全是汗,刚刚明明看到了一个人,怎么一转眼就没了?莫非真的是我看错了?我想着可能发生的,但都被排除了,如果真的有有一个人存在,那他真的就是凭空消失的,唯一能解释的就是看错了。
那天晚上我几乎是没怎么睡觉,也不敢睡觉,就昏昏沉沉的熬到了天亮。第二天,我匆匆忙忙的就回家了,白天一直在想着晚上发生的事情,我决定今天晚上如果再出现,一定要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心里有事的时候,时间真的是过的飞快,感觉回到家,没待多一会儿,就到了上班的点,我按时到了单位,迫不及待的检查了一下所有房间的门窗,确定无误后,我就回到了值班室,眼巴巴的等着亮光的出现,除了上厕所几乎是眼睛没有离开过画面,一直等到了下半夜1点多,眼睛都有点松了,也没有什么亮光出现,我当时觉得或许昨天晚上真的是我看错了,正要闭眼休息的时候,画面闪动了一下,那亮光又出现了,这时我是又兴奋又紧张,马上我就拿着电棍和手电直接往楼上跑去,为了怕打草惊蛇,来到三楼依然没有开走廊灯,直奔那个亮光的房间就悄悄的走了过去。
到了门前,今天晚上的房间里在月光的照射下有些亮度,不像昨天晚上阴天,我探头往里一看,真的有一个人,跟昨天的那个人姿势一模一样,我没有说话,先观察了一会儿,看见他好像在电焊着什么东西,那时有时无的亮光就是电焊发出来的,我看到这里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不对呀,电焊?不可能啊,房间里的电源已经让我在下面的控制器上关闭了,他是哪里来的电?想到这儿,我一下子就站了出去,对着那个人就喊道:"你是谁?昨天我就看你鬼鬼祟祟的,今天你还敢来,快说,你是干啥的?" 这次出乎我的意料,那个人回答了我的话,就是语气听上去阴沉沉的,不是很舒服,说道:"我在焊东西,我叫王利,我也是这里的员工,有一件工程上要焊的东西,我必须焊好,不然会死人的,你没听说前不久出的那件工程事故嘛,死了两个人,那个就是因为我的疏忽,都是我的错。"
我听到他这么说,也没来的急想就说:"那件事是你的错?那也不是你晚上来这里焊东西的理由啊?再说了,既然是你疏忽的,也处理完了,你也宽宽心吧,你是怎么进来的?" 说完,我看见他就是低着头,也没有回答我,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他说的话马上就说:"等等,你是不是骗我呢?你说你叫啥?王利?我怎么听说那个人因为受不了大家的眼光已经自杀了。" 这时,我注意到他好像回头往我这边看过来,嘴里说道:"我已经死了吗?" 下意识的以为他是因为被我识破吓唬我,就打开手电往他脸上照去,借着手电光,就看见真的是王利,他那苍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眼睛里发着绿色的微光。
接下来我就记得我大叫了一声,就倒在了地上,昏昏沉沉的感觉到他似乎是蹲在我的耳朵边,对我说:"我已经死了吗?" 然后我就彻底没了意识,等醒来时就已经在医院了。领导来看我,我也没说这件事,因为我知道即使是我说了也没人会信,找了个借口,我就不干这工作了,换了个岗位。听完老周的事情,我愣在原地看着他,不知道是不是被他吓的,总觉得在我面前的就是死去王利(fr/综合讯)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