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610 13,570
澳元 10,330 10,225
英镑 18,325 18,000
港币 1,750 1,740
日元 122 120
新币 10,090 10,065
欧元 16,100 16,000
人民币 2,050 2,040
新台币 469 464
马币 3,335 3,315
泰铢 420 417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6 画
灵异故事 - 11 Agt 2017 edy 150778
街边的照相馆
街边的照相馆
这是位于城郊一个老旧小区的街道,傍晚的路面上没有什么人,到处都冷冷清清的。一些泛着稍许黄色的树叶不断地从枝头轻轻飘落,一阵秋风吹来,它们便卷成了一团,缓缓地向前翻去。乔成的这家照相馆已经在这条街上开了两年了,记得那一年他和女朋友一起来到这里,意气风发地要干出一番事业,但是现在.."呵呵" ,他不禁在心中暗自苦笑了一笑,从柜台上拿起打火机,点燃了一根香烟,不多时,淡青色的烟雾便在空中袅袅升起,就像一个婀娜的女子在那里翩翩起舞,"算起来,云欣离开已经一年多了吧.." 他狠狠地对着烟抽了一大口,不曾想却被口水呛了一下,"吭吭" 咳个不停,这间照相馆已经好久都没有生意了,大概是现在的网络太过发达,所以很少有人还到照相馆来照相了吧!这时,门外的风铃一阵轻响,从外面走进来一男一女两个人。
两人看上去年纪大约都在六十来岁,装束简单而朴素,但不知为何他们的脸上都透着一股暗锈色,似乎连身上的衣服也好像隐隐约约地泛着些许暗色的印迹"呵呵,小伙子,给我们老夫妻俩照张合影吧!"其中的那个男人开口说道。"行,请你们到这边站好,请问背景是需要蓝色海景还是青色的远山衬瀑布.." 乔成轻声询问道。"不用了,我们就这样坐着拍就可以了!" 那个男人低声说道,然后俩人很快地在一块黑色的幕布前坐好。
但非常奇怪的是,在他们的中间不知何故竟空出了一个位置,"大概他们就喜欢那样拍照吧!" 乔成也没有多想,迅速地按下了相机快门。连拍了几张后,乔成把照片传到了电脑上,那对老夫妻从中选了一张最满意的作为定稿,临走时乔成嘱咐他们明天的这个时候就可以来取。那对老夫妻刚走到店门外面,竟突然化作两缕青烟,很快就消散在了夜空中乔成刚想坐下休息一会,就听门外又传来一阵轻轻的风铃声,一个小伙子走了进来。
乔成循声望去,只见刚刚进来的那个小伙子身形瘦削,相貌英俊,就是那张脸似乎有点过于白了一些,像是有些惨白想到这里,乔成的心里不禁打了个冷战,他赶紧起身询问道:"你,你好,请问你需要拍什么样的照片?" "呵呵,老板,帮我拍张证件照吧,要那种红色的背景哦!呵呵!" 一个嘶哑的声音从那个小伙子的嘴里发出。"好的,请到那边坐下!" 乔成说道。
不多时,乔成就拍好了几张,那个小伙子在电脑上随意从其中挑了一张,"就它了!"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乔成连忙在他身后大声喊道:"明天这个时候就能拿了啊!" 小伙子没有应声,转身离去,刚到门外便如烟雾一般消失地无影无踪,而这一切,坐在店里的乔成一无所知晚上,昏暗的暗房内,乔成在那里一张张地仔细洗着照片。洗好后,他轻轻将照片小心翼翼地挂在屋内的绳上,等待晾干。
他慵懒地斜躺在旁边的靠椅上,静静地想着心事突然,他从椅子上霍然起身,眼睛死死地盯着绳上晾着的那几张照片,脸上慢慢地浮现出惊恐的神色.."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那些照片,对,就是今晚刚洗出的那几张照片,正在那里慢慢地悄然发生着变化..只见那张中年夫妻的合照上,一个身形苗条的年轻女子不知何时竟出现在了他们中间,她伸出两只胳膊分别搂住了两位老人,俊秀的脸上挂着一丝甜甜的笑容;而那张小伙子的照片上,同样还是那个年轻女子,她亲昵的搂住那个小伙子肩膀,两个人在那里笑的格外灿烂渐渐地,那个女人的笑容变了,变得扭曲了起来,连那张俊秀的脸也一同变得扭曲了起来。
"啊!" 乔成发出一声撕心裂肺地惨叫,慌不择路地往门外跑去,他死命地拧着门把手,但是门,打不开了"桀桀桀,乔成,你这么慌着出去干嘛啊,来,过来陪我说说话啊!" 一个阴冷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乔成的背后,乔成慢慢地转过头去。"啊,别过来,求你别过来!" 乔成惊恐万状地喊道。
只见他身后的黑暗处,那个年轻女人阴恻恻地站在那里桀桀地笑着,"你怕什么,呵呵,当初你动手杀我的时候,你不是很勇猛吗,怎么现在一副怂包样了,呵呵呵" 乔成蜷缩在地上,他想起来了,他全都想起来了一年前的一个晚上,喝醉酒的乔成和云欣又因为琐事吵了起来。照相馆的生意一直不景气,马上就快交不起房租了,俗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两人已经不止一次爆发过这样的争吵,云欣这次也是动真格的了,她拿起早已收拾好的行李就要夺门而出,乔成一个健步冲上前去,攥住了她手里的包。
争夺间,已经丧失了理智的乔成竟然把手伸向了云欣的脖子,并死死地掐住不松等到乔成酒劲过去清醒过来时,发现云欣倒在了地上,口鼻里早已没有了呼吸乔成自知已酿成滔天大祸,但他不敢报警,惊惶交错下的他将云欣装入胶织袋中,乘无人之时将袋子抛入了离家几公里处的一个小池塘里.....回想到这里,乔成浑身上下都已被冷汗给湿透了,惊恐中只听"吱呀" 一声,那个一直打不开的门,不知何故竟突然打开了。一股阴风从外面灌了进来,乔成仿佛是捡起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赶忙从地上站起,慌忙往外奔去。刚跑到门外,忽然,他停住了,双腿就像是在冰天雪地里冻住了一般,一动都不能动只见门外并排站着三个人,赫然正是傍晚来店里照相的那对老夫妻和那个小伙子。
黑暗中三人身上闪烁着森森绿光,一起对着乔成无声地阴笑着"桀桀桀" ,乔成的背后传来一阵阴阴的怪笑声,"乔成,这是爸妈啊!哦对了,这个是弟弟,桀桀!他们看我这么久没回去,也没有任何音信,就从老家坐车过来找我,哪知在半路上车子竟出了车祸.." "呵呵呵,这样也好,我们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了,哈哈,过来吧,乔成.." 只见黑暗中,四双惨白的手一起直直地朝乔成伸了过去,并紧紧地掐住了他的脖子(fr/综合讯)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