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610 13,570
澳元 10,330 10,225
英镑 18,325 18,000
港币 1,750 1,740
日元 122 120
新币 10,090 10,065
欧元 16,100 16,000
人民币 2,050 2,040
新台币 469 464
马币 3,335 3,315
泰铢 420 417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piào
11 画
灵异故事 - 15 Sep 2017 hen 153688
无影人
晚上,A市的一家豪华酒店的大厅内,正在举办一场盛大的酒会。一群衣着光鲜的男女在舞池里随着低柔的音乐在那轻轻地摆动着身体。陈景远远地站在吧台的一角,百无聊赖地看着那些舞动地男女,手里转着一个高脚杯。他是A市一家上市公司里的职员,今天他的上司有事,所以临时让陈景来代替他参加酒会。陈景原本是不想来的,但是架不住上司的劝说,还是来了。到了之后发现根本就没一个熟人,也没人搭理他,所以他现在感到非常无聊。他低着头想着心事,准备再待一会就回去了。
"先生,能请你跳只舞吗?" 一个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紧接着一双纤弱细腻的手伸到了他的面前,陈景连忙抬起头,发现面前站着一个年轻的女人。只见这个女人穿着一件得体的黑色的镂空雕花连衣裙,面容姣好。栗色的头发如同长长的波浪一般整齐的搭在肩上,她的脸上画着时下最流行的韩国魔幻妆,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尤为美丽动人。"你,你好!" 陈景有些紧张,说起话来有点结结巴巴的。"呵!",年轻女人看见他的窘相,低头轻笑了一声,继而抬头看着他说道:"能请你跳只舞吗?" ,陈景慌忙应道:"可以,当然可以!" 。

于是二人便走进了舞池,混入了人群之中。陈景仔细地看着身边的那个女人,确实是非同一般的美貌,他的鼻中这时嗅到了一股从来没有闻过的奇特香味,那股香味非常淡雅大气,"大概是野菊花的香味吧" 陈景在心里想着。他的注意力不太集中,很快竟一不小心踩上了那个女人的白皙的脚背,"哎,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陈景面红耳赤地慌忙道歉,只见那个女人并没有气恼,只是笑着对他说:"没事,这里人太多了,我们还是到那边喝点东西吧!" 陈景连连点头称是。二人退出舞池,坐到了吧台边一个安静的角落里静静的喝着红酒。

交谈中,陈景得知这个女人姓周,单名一个梅字,在市里一家小公司里上班。二人相谈胜欢,目光中均流露出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他们已经完全忘却了时间。陈景不经意间一看表,竟然已快十点了,看着舞池里仍在跳舞的人群,他们丝毫没有结束的意思,于是陈景就和周梅先行离开了会场。到了门口,陈景打了一辆车,二人进车后,陈景向司机报了一下自己的住址,而周梅似乎是非常有默契地一般,并没有开口说话,陈景询问般地看了她一眼,只见周梅只是轻轻点了一下头,不再说话,陈景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便静静地坐在一旁,再没做声,但是他却把手轻轻地移向了周梅,并握住了她的一只素手。

"真软,就是凉了些!" 陈景在心中暗想。周梅并没有挣脱他的手,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借着车窗外不断闪过的路灯的光芒,陈景看见周梅的脸上始终带着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很快,出租车就停到了陈景家的楼下。陈景是个单身汉,不久前才买下了这里的一个公寓。他和周梅下了车,一起走进了公寓的电梯里。这虽是一所公寓楼,但是电梯间却非常宽敞精致,二人脚下的电梯地板干净的光滑可鉴。

两人一进电梯,就互相搂在了一起,热烈地拥吻了起来。大概现在年轻人的感情大多如此吧,来的过于匆匆.陈景被周梅吻的透不过气来,大脑一片空白,他并没有看到,原本洁净的地板在电梯上方灯光的照射下,只是印出了他一个人的影子,而周梅的影子并不在那里很快,电梯就到了陈景所住的楼层。二人相拥着走出了电梯,来到房门前,陈景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刚一进去,周梅就主动上前紧紧搂住了陈景,俩人似乎都有些迫不及待地翻倒在床上许久后,俩人渐渐地平静了下来,陈景卧在床上,筋疲力尽的他早已沉沉地睡了过去。

此时周梅却从床上坐起,她斜靠在床头上,拧亮了床边的落地台灯,然后伸手拿起床头边的她的小包,从里面拿出了香烟和打火机,"啪" 的一声拧着了火机,将一支香烟点着抽了起来。周梅抽了几口烟后,侧过身,有些玩味地看着熟睡中的陈景。陈景此时正静静地躺在床上,他的影子在灯光的印照下显得各外的清晰。周梅得意地发出了"嘿,嘿,嘿" 的一阵干干的冷笑声,然后她的嘴里轻轻地发出了一句话,像是在念什么咒语一般,这时她双手的手指突然变得细长无比,就如枯骨一般无异,只见她向前猛然伸出那双枯爪,从床尾处将陈景投射在那里的影子瞬间揭起,两手快速地将那张影子如同叠衣服一般卷在一起,最后捏成一个小团,收在她随身带的那个小包里。

周梅起身下床,穿好衣服,拿着那个包走到窗台,打开窗户后便翻身而下,不见了踪影。天哪,要知道陈景家住的可是第三十层啊清晨,陈景从睡梦中醒来,发现周梅并不在身边,他找遍全屋也没发现她的踪影,"怎么不说一句话就走了呢?" 他疑惑道。看看时间快要上班了,于是也来不及多想,赶紧洗漱完毕就匆匆离开了家。今天公交车上的人真多,陈景满身大汗,好不容易才从车上挤了下来。太阳高高地挂在天空,他站在路边擦了把汗,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传了过来,"妈妈,你看,那个人怎么没有影子啊!" ,陈景循声望去,原来是公交车上的一个小女孩在那和她的妈妈说话。"别胡说!" 小女孩的妈妈斥责了一句,这时公交车就开走了,陈景摇摇头,往公司方向走去。

刚到公司大门,一个平日里非常熟悉的同事就看见了陈景,他上前亲热地和陈景打了一下招呼,然后就揽着陈景的肩往前走去。就在这时,那个同事无意间看了下地面,突然惊讶地对陈景说道:"哎,你,你怎么没有影子啊!" 说完便惊恐地连连后退几步迅速跑远了,剩下了呆若木鸡的陈景站在那里。陈景低头一看,这才发现阳光下站着的自己,并没有影子傍晚的街上稀稀拉拉地走着几个行人,陈景浑浑噩噩地走在那里,他不记得自己是如何离开了公司,又是如何在街上昏昏然地走到现在,他只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没有了影子,那自己还算是"人"吗?他思前想后,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出来。打开家门后,陈景拧亮了客厅的灯,他抬脚走了进去,这时他发现周梅竟坐在沙发上悠闲地抽着烟,"你,你怎么进来的?" 陈景惊诧地问道。

只见周梅对着他的脸吐出了两个烟圈,得意地哈哈一笑后说道:"你说呢,当然是从那进来的了,哈哈!" 她把下巴示意地往窗户那抬了一下,陈景这才发现原来早上走的太急竟忘了关窗户。不对,瞬间他的头上便汗如雨下,"这是第三十层,你,你" 他惊恐地朝周梅看去。周梅哈哈大笑了起来,道:"想必你已经发现了,你的影子没有了!哈哈,是我干的!我常年为国外一个巫师提供人的影子,用于他修炼巫术之用。
这几天我正缺货,,所以我就" 。

"你还我的影子来,贱人!" 陈景瞪着通红的眼睛朝周梅扑去。只见周梅不慌不忙,用一只手就把陈景给控制的死死地,陈景低头看到她的那只手,上面没有一丝皮肉,只是一个枯爪,而且力量极其大,"呵呵,想要回影子也不难!这样,你答应和我做笔交易就行!" 周梅轻蔑地笑着望着如同垂死小鸡般的陈景说道。"交易,什么交易?" 陈景像打了鸡血一样活了过来,"我要你每天出去帮我捕获猎物,收取他们的影子。每收集齐二十个影子,我便让你的影子恢复一寸,你看如何?" 周梅狞笑着对他说道。

陈景望着周梅那张扭曲的脸,又看看她的那只枯爪,他现在还能说什么呢,只得点头答应了。周梅见状便笑着贴在陈景耳边对他悄声说了一句话,"刚才那个是收取影子时所需念的咒语,你要牢记在心!还有,你必须夜里去收集影子,因为夜间的影子吸收了人一天的灵气才是最丰盈的,才能使修炼达到最好的效果!" ,陈景听后慌忙点头称是,周梅的嘴边再次浮现出了那种诡秘的笑容。夜晚,一条僻静的小巷内,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站在那里招揽着"顾客" 。

"先生,要过来玩一下么,很便宜的!" 女人对着路过的一个男人说道,"多少钱?" 男人问道,他正是陈景。女人没有说话,伸手比划了个"二" 的手势,陈景点头表示同意,女人便"嘤咛" 一声将头搭在陈景的肩上,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两人遂向前走去。路灯下,两人紧挨在一起亲密地走着,此时的地上只出现了一个人的影子,那个影子被灯光拉地越来越长这时,陈景佯装弯下腰去系鞋带,一脚就踩在了那个影子上,只见他无声地一笑,嘴里小声地嘟囔出一句话,然后便伸出手一把揭起了地上的那个影子你有没有注意到,最近大街上没有影子的人越来越多了!呵呵呵,当心点哦(fr/综合讯)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