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610 13,570
澳元 10,330 10,225
英镑 18,325 18,000
港币 1,750 1,740
日元 122 120
新币 10,090 10,065
欧元 16,100 16,000
人民币 2,050 2,040
新台币 469 464
马币 3,335 3,315
泰铢 420 417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sāng
10 画
连载小说 - 12 Okt 2017 edy 155900
王蒙著
青春万岁封面32
青春万岁封面32
全校张灯结彩,锣鼓喧天。传达室的工友老侯用积攒的钱买了大量"二踢脚" (二踢脚:鞭炮名。),在校园里"嘭──叭" 乱放。
校门口,站满了各班同学,她们迎接参加晚会的客人。各班邀请的客人有劳动英雄、志愿军战士、解放军战士、演员、作家、团市委和区委的干部客人们不断地到了,在鼓掌声中,被引到班上去。
高三班请来了一个志愿军的战斗英雄,开晚会的时候请他先讲话,他一开口,说:"小朋友们" 全班大笑。志愿军同志大概是和少先队员通信、做"叔叔" 做惯了,所以管高三的学生还叫做"小朋友" 。
同学们都化了妆。有的同学把她妈妈三十年前结婚时穿的衣服找出来穿在身上。有的从越剧团借来了戏装,打扮得像梁山伯、祝英台一样漂亮。还有的化妆成藏族男女,甩着长袖子;有的化妆成印度妇女,前额上涂着红点校长和袁闻道先生参加了高三的活动,和同学们坐在一块儿。袁先生非常欣赏教室的布置,他不住地向校长夸奖,旁边同学告诉他:"那是您女儿搞的。" 他更高兴。
志愿军同志讲完话,进来了一位新年老人,宽大的衣服,长长的白胡子。大家愣了,这是谁?新年老人说话了:"孩子们,我是从火星上来的,特别赶来参加你们的晚会" 大家听出来,是周小玲。周小玲使劲憋住自己的嗓子,企图使它发出一种苍老的男音,但是,办不到,结果弄得不伦不类,又像老生又像花旦。倒霉的新年老人走了,同学们表演节目,大家都使出了吃奶的本事,什么跟自己姥姥学的河北梆子,跟街坊的小孩的舅舅学的魔术,全端了上来。节目表演中间,忽然有人使劲敲门,并且大喊:"信!"
三个穿绿衣服的小邮递员走进来,她们背着许多口袋。其中一个向四周行举手礼,说道:"我代表少先队新年邮局(新年邮局是学校少先队员模仿邮局组织的运递贺年信和礼物的游戏性机构。),祝贺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然后宣布,"这里是各地送来的贺年片,贺信和礼物。其中,有袁先生送给你们班的二十斤苹果。"
于是,苹果摆在桌上。礼物分发给大家。邮递员走了。同学们吃苹果、看信件和观赏礼物。
晚会前全校师生互相赠送礼物,由少先队新年邮局统一办理。有的接到了笔记本,有的接到一张画,还有玩具、书、铅笔。吴长福得到的是一个封面烫着金字的日记本,她很满意;但她翻开第一页,却哭丧起脸来,她告诉苏宁,"你瞧"
原来第一页上写着:"新年后第一件大事就是期终考试,祝您门门得一百分,获得巨大成就!"
杨蔷云收到一个厚厚的报纸包,面上写着:"内有宝物,一月之后始得启封。"
蔷云不管,几下就撕开,什么宝物也没有,只有一个比手指甲还小的瓷制的小母鸡。蔷云马上把小母鸡转送给同学了。
同学们到礼堂去,她们和另一班高三学生联合在那儿跳舞。礼堂里有一棵大枞树,是用从野外采来的大量的松柏树枝扎成的。枞树枝上贴着金星、花纸,还挂着花生壳、鸡蛋壳、废纸做的小人、草编的小动物、各种乐器和文具的模型。枞树里藏着小红绿灯,同学们一进去,红绿灯同时亮起来。
开始放唱片了,没有几个人跳,中学生不习惯跳交谊舞。于是周小玲走到枞树下,大声疾呼:"同学们,咱们是过中学最后一个新年了,明年开始实行五年计划了,咱们国家获得很大成绩所以,咱们得跳舞!" 反正不论什么理由吧,就是得跳舞!
跳了几张片子,同学们就出了汗,纷纷脱下了外罩、棉袄,露出各色毛衣、线衣。脸红晕着,越发显得美丽。这时,有三个男学生走进礼堂。
带他们进来的是学生会主席,她介绍道:"这是六十五中学生会的代表,来咱们学校祝贺新年,咱们感谢吧。" 鼓掌声中,其中一个围着绿围脖的同学,向大家说:"我们带来了同学们写的两封信,是给你们两个班的。大家在跳舞,我们就不念了。我代表我们学校的全体兄弟祝各位姊妹新年快乐!"
大家笑。周小玲吐舌头,"真肉麻,坏小子一个。"
舞会继续进行下去,三个男同学在唱机旁寂寞地坐着。过了一会,有两个男同学自己跳去了,那个围绿围脖的同学一个人呆在一边。蔷云有点可怜他,就走到他跟前,勇敢地伸出胳臂,"一起跳吧,好吗?"
那人孩子似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他羞怯而惊喜,笨拙地站起来,小心地搂住蔷云的腰,但又不敢挨上她。
他们跳了几步,蔷云发现她的对手跳得蛮熟。但他只敢从蔷云右肩上望过去,连正面看蔷云一眼都不敢。
蔷云觉得好笑。这个家伙哪里像张世群的同学呢?但那人说话了,"您贵姓啊?"
"你姓什么呢?" 蔷云反问,她说"你" 。
"我叫赵尘,六十五中,高中二年级甲班。"
"谁问你那么多了?我只告诉你,我姓杨。"
音乐轻快起来,大家迅速地旋转。枞树上的金星闪烁,姑娘们的辫子甩开,礼堂四角生着大火炉,隔着炉门可以看见通红的火焰活泼地跳动。脚尖分开,又合上。眼睛闭上,又睁开。五光十色的一切,都随着孩子们的脚尖跳舞。蔷云嫌赵尘跳得太慢,于是干脆加一把劲,被动变为主动,带着赵尘跳得满场飞。赵尘鼻子上沁出了汗。
袁先生也跳,先和他女儿跳,袁新枝边跳边加以指点。袁先生掌握了一些步伐之后,就找校长一起跳。跳了一场,他和校长喘吁吁地坐下休息。他说:"我们的学生,多好!她们幸福。她们想出一切办法让自己高兴"
在圆舞曲中,蔷云听到一个温柔的、嘹亮的男中音。蔷云猛然觉得,这不知名的调子,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似曾相识燕归来" ,像在哪儿听过一遍似的,她推开赵尘,说:"等我一下。"
跑到唱盘旁,问广播组的同学:"这是什么歌?"
"《大学生之歌》。"
蔷云走开,她笑了,怪不得啊,叫我听出来了。一段歌词唱完了,伴奏响着,蔷云稍一闭目,就想起学生的生活:硫酸烧破了衣服,百米赛跑正在开始,从一个年级升到另一个年级,从一个教室搬到另一个教室蔷云高兴,《大学生之歌》,多么好的《大学生之歌》,张世群己经是大学生了,明年,杨蔷云也要做大学生。为什么没有"中学生之歌" 呢?中学生自己的歌? (32 待续)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