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610 13,570
澳元 10,330 10,225
英镑 18,325 18,000
港币 1,750 1,740
日元 122 120
新币 10,090 10,065
欧元 16,100 16,000
人民币 2,050 2,040
新台币 469 464
马币 3,335 3,315
泰铢 420 417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láng
10 画
娱乐 - 12 Okt 2017 has 155924
一位乡村教师40载的坚守与荣光
一位乡村教师40载的坚守与荣光
妻子汤向云发现,一向好脾气的丈夫何平安最近异常急躁。准确地说,这种"症状" 从今年9月1日开学那天就开始了。
"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为一点小事就吵闹,总感觉心事重重。" 汤向云对此十分担心,却又无可奈何,"劝他吃药,他不肯,反而更生气" 。为此,两人已经好几天不说话了。

没有人知道何平安怎么了。

下午一点半,下了一周的雨终于停歇。趁着难得的晴天,何平安带着10名学生在水泥铺的操场上跳绳。这10个孩子分属3个年级,是这所乡村小学的全部学生。

何平安已经快60岁。身高1.65米的他摇绳时,左手握着右手腕儿,显得吃力。山里太阳烈,不到十分钟,他黝黑的额头上就渗出细密的汗珠,杂乱的头发也被过山风吹得齐刷刷立起。

这所乡村小学位于陕西省蓝田县九间房镇韩家坪村。山里人重视教育,在这个人口稀少的贫困村里,学校享受着"顶级" 待遇:两层高的小白楼安装了村里仅有的10台空调,白楼一侧是专门设立的食堂,每天准时供应一荤一素。

尽管学生人数不多,但仍然配备了4名任课教师。何平安已经教学近40年,这是属于他的最后一个学期了。

1977年春,从蓝田县玉山高中毕业的他背着铺盖卷,徒步6小时,从山外走回山里。作为村里唯一的高中毕业生,他的举动遭到家人的一致反对。

"但我没有办法不回来,我生在这里,我知道村里人多么渴望有个好老师。" 何平安说,"村里娃娃在等他,乡亲在等他,他不能不回来。"

那一年,他19岁,成为村里仅有的两名老师之一。

"我跟另外一个老师要带40多个学生,语文数学音乐什么都要教。" 何平安回忆说,学校有20张桌子,凳子是孩子们自己从家里带的。"我也没有表,鸡一叫就起床,晚上借着煤油灯光备课,也不知道几点睡觉。"

冬天最难过。山里雪大,一夜起来常把门堵住,他费老大劲儿开门后,又要趟着没过膝盖的雪去学校。为了避免弄湿前一晚备好的教案,何平安常把几页纸揣在怀里。

汤向云说,他就是被何平安的这个动作打动,决定嫁给他,而后夫妻两人都成了学校里的教师。

1983年,何平安结婚;1984年,孩子出生。和父亲分家后,夫妻两人只得窝在当年村里铁矿厂停工后留下的茅屋里,一个立柜,一个装粮食的板柜就是全部家当。

随着孩子逐渐长大,何平安第一次感觉到来自生活的压力。

上世纪90年代,中国正掀起"下海" 经商浪潮。彼时,深山之外,他的高中同学都纷纷赚得第一桶金,并邀请曾学习过机电维修的何平安一起做生意。

但是,当看到每天窗台上学生摘来的野花、送来的野果,一个个自己教大的孩子小学毕业、初中毕业,接着到县里市里继续攻读,何平安就死死按灭了"出山" 的冲动。
这一待就是40年。期间,他辗转了附近村子几乎每一所学校,教遍了村子里的每一个学生,自己的儿子、女儿、孙女也先后成为了他的学生。

如今,曾经的少年早已腰背佝偻,从"小何" 成为"老何" ,但对于"老师" 这两字的尊重和敬畏从未改变。尽管那些课文早已经教过无数遍,但每教一遍,他都坚持重新备课。
在电脑刚刚兴起时,赶时髦的他就在寒暑假坐着每天只有一趟的通村大巴,到县里的网吧自学计算机。他说,要把最新的知识第一时间教给山里娃。

身为父亲,何平安总觉得对一儿一女心怀愧疚。"女儿因为寄养在外婆家缺乏看管,没能考上理想的大学,儿子因为独自上学,雪天路滑出车祸后辍学,没上高中就早早外出打工了。" 何平安说着,突然低头抹泪,一个人起身离开了。

长期操劳加之体质不好,何平安脸色长期蜡黄,也经常感觉心悸、眩晕。但左口袋装着药瓶子,右肩上背着书袋子,何平安也没有落下一节课。

2011年春末,何平安突然倒在了讲台上。后经医院检查,他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医院先后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但就在两个月后,他不顾医院反对,又重新站在了讲台上。
"我想学生了,耽误不得。" 他说。

经济压力、身体疾病似乎都难不倒的何平安,如今却在退休之际变得手足无措。"我一想到要离开学校,离开这些孩子,就很烦躁,也不知道咋办,慌得很、烦得很。" 何平安说,"我还没教够,我觉得我还行。"

如今,学校的手摇铃早已换成了电铃,清脆悦耳。何平安说,最近,他只有在听到响铃时心里才能稍微踏实些。(新华社记者张斌)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