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570 13,520
澳元 10,375 10,275
英镑 18,000 17,800
港币 1,747 1,735
日元 122 120
新币 10,010 9,990
欧元 16,040 15,850
人民币 2,043 2,035
新台币 466 462
马币 3,245 3,235
泰铢 415 41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bèi
12 画
灵异故事 - 13 Okt 2017 edy 156003
都市恐怖系列眼镜
"梅青花园" ,住在A市的人都不会陌生,这是A市里一个较为高档的住宅小区。里面住在的都是一些有钱人,整天从门岗那里进进出出的各种高档小车就足以证明。刑飞在A市一家小公司里上班,虽然他只是公司里的一个普通职员,但非常幸运的是,他的父母早就在"梅青花园" 里给他买了一套房子。首付和每月的房贷都是父母帮他交的,所以他一点生活压力都没有。
现在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至今还是一条单身汪,父母为此非常着急,但是刑飞却认为缘分自有天注定,它要来的时候挡也挡不住。平日里,刑飞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唯一的爱好就是跑步。在他看来,挣再多的钱都不如有一个好的身体来的重要。每天黄昏时他都要在小区里跑上几圈,来缓解一下白天工作的乏累。这天傍晚,天似乎黑的有些格外的早,刑飞跑了两圈后,就感到非常地疲倦,于是就没有再继续,缓步往家走去。来到自家楼下,楼道内的感应灯应声点亮,刑飞正要进去,突然他看见脚前方不远处的地上有着一个什么东西,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濯濯的光。
他很好奇,向前走了两步,弯下腰,将地上的那个东西拾了起来。原来是一副普通的黑框眼镜,样式有些韩国风的感觉。刑飞转身望望四周,也没看见有什么人过来寻找,"算了,我先拿着吧,明天交到物业去,让他们帮忙看看是谁丢的!" 他一边想着一边拿着眼镜上楼回了家。到家后,刑飞简单地洗漱了一番,就倒在了床上看起了电视。无意中,他瞥见了被他随手放在床头边的那副眼镜,于是就把它拿过来戴上。这时,刑飞发现电视的画面变得格外清晰起来,"难道这是副近视眼镜?" 他疑惑道。刑飞本身就有些近视,但是并不深,大概一,两百度左右,平日里看东西还算清楚,所以索性就一直没有去配过眼镜。刑飞下了床,戴着那副眼镜来到了窗台,他向窗外望去,确实视野里清晰了很多。
此时,家家户户灯火通明,刑飞甚至能够清楚看到此时有的人躺在家中床上认真地看着书,有的人在家里大声地打骂着自家的孩子,还有的人穿着非常清凉,正在家中毫无忌惮地走来走去看到这些,刑飞的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浅笑,大概普通人的生活大都如此吧,自己以后结婚成家后,应该也是这样。突然,正对面楼一户人家里的一幕吸引了刑飞的注意力。只见正对着刑飞的那个房间里,一个身材魁梧,四肢粗壮的男人正在用力捶打着一个瘦削的女人。那个男人越打越起劲,而女人似乎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只是任凭那个男人拳打脚踢着。
渐渐地,那个女人便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男人看到女人不动了,似乎有些惊慌。他像是试探性地踢了踢女人,见女人没有任何反应,那个男人便伸出手指去试了下女人的鼻息,很快便惊恐地迅速缩了回来,大概那个女人此时已凶多吉少了吧。刑飞见此情形不对,第一时间便想到要去报警。他赶紧回屋拿起自己的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快速地向警察们叙述了案件的经过。很快,接警后的警察们迅速赶到了现场,但是那户人家的门却一直敲不开。正当警察们准备破门而入时,声响惊动了周边的邻居,他们告诉警察,这套房子的户主搬去外地做生意去了,这里已经有两个多月都没人住了。
警察们把刑飞找来,训斥了一番后就离开了,留下了一脸愕然的刑飞。刑飞站在窗前,看着楼下远去的警车,用手挠了挠头,呆楞在了那里。"刚才明明是有人在那啊,怎么警察却说没有呢?难道是我眼花,看错了?" 许久后,他苦笑了一笑,伸手去摘眼镜,准备回去睡觉。就在这时,他的眼无意中瞥向了对面楼的那个住户家,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只见屋里的那个男人又出现了,此时他正拿着一把砍刀疯狂地向地上躺着的女人身上砍去,没过多久女人便血肉横飞,肉末四溅。"啊!" 刑飞用手捂着嘴,但还是不禁失声叫出了口。
无意中,眼镜碰到了他的手指,被抵离了眼睛,挂在了额角上。这时,刑飞再往那户人家望去,却只看见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了。"这是怎么回事,刚才人还在那啊?" 刑飞一边疑惑着,一边又把眼镜戴了回去。这时,他眼前又出现了那个男人,此时男人已迅速拿出了几个黑色塑料袋,把地上大小不一的尸块装了进去。然后他便开始整理房间,拖地,擦桌,很快就全部收拾妥当。最后,男人关上灯,打开门,拎着那些塑料袋便消失了。这时,刑飞看着那个黑黢黢的房子,心头不禁打了个冷战。"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他摘下眼镜,放在手里仔细地看着,若有所思道。
第二天早上,一夜未眠的刑飞赶到了警局,向警察们述说了昨晚他看到的离奇诡异之场景,又将捡来的那副黑框眼镜也交给了警察。警察们听后,觉得此事背后蹊跷古怪,疑点众多,连忙带着法医迅速赶往事发地小区。这一次警察们没有迟疑,直接破门而入。进去后,警察们发现房间内虽然物品摆放整齐,一丝不苟,但是屋内阴寒无比,血腥味极大。法医使用荧光素标注法很快就证明了屋内曾有大片血迹喷溅的事实,办案的警察们没敢耽搁,迅速调取了屋主人的信息资料,很快就把正在F市做生意的屋主逮捕归案。警察们通过审讯得知,原来屋主王某原是A市的一个生意人,手里有些钱的他平日里就风流成性,经常从一些不良场所带女人回家玩耍。
被害的那名女子是一个坐台小姐,被王某带回家后,乘王某洗澡之际进行偷窃,不慎被王某发现,盛怒之下的王某居然下狠手杀了她。王某将其肢解,抛尸后便逃往F市,本想在那里隐姓埋名,了此一生。试想谁闲着没事会去关注一个外地坐台女的失踪呢,哪知这么快就被警察给找上门了。警察把刑飞拾到的那个黑框眼镜扔到王某面前,他一看顿时大惊失色道:"这,这是那个女人的眼镜啊!" ,警察们向王某叙述了刑飞无意中拾到这个眼镜以及随后所发生的离奇诡谲之事,王某听后,顿时双目无神,颓然在嘴中自言自语道:"我说事后怎么都找不到这副眼镜呢,原来一切都是天意啊!" 说完,便深深地垂下了他那颗沾满罪恶的脑袋。
几个月后,罪犯王某在郊外野地被执行枪决,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但是在此之后,那副作为物证的黑框眼镜却在警局里莫名地消失了,大概它已完成了替主人洗刷冤屈的使命,所以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吧。不久后,刑飞在下班回家的路上,遇到几个歹徒正在调戏一个姑娘。他用计谋将几个歹人吓跑之后,那个姑娘竟然缠上了他,很快两人就成了男女朋友,过阵子就要结婚了。据说,那个姑娘的脸上总是架着一副黑框眼睛,韩国风,可漂亮啦。(fr/综合讯)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