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570 13,520
澳元 10,375 10,275
英镑 18,000 17,800
港币 1,747 1,735
日元 122 120
新币 10,010 9,990
欧元 16,040 15,850
人民币 2,043 2,035
新台币 466 462
马币 3,245 3,235
泰铢 415 41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măn
13 画
灵异故事 - 27 Okt 2017 hen 157219
会流血的镜子
会流血的镜子
漆黑的夜里一道道明亮的闪电交织在一起,构成一幅幅优美的图案!大风袭击着整个小镇,宽阔的街道之上空无一人,大雨不停地从天空中下了下来,街道之上就连平时最常见的流浪猫流浪狗都不知道哪里去了,仿佛一座空城一样!而就在这个小镇的中心地带有一个门口的匾额上写着"恒记当铺" 的地方。里面同样是漆黑一片!房间里面一对年轻男女穿着清朝服侍的睡衣相拥的睡在了一起,房间里面平淡无奇只有一个巨大的化妆镜在哪里特别的显眼,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其中那个男的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睁开了眼睛,看着身边睡着地那个女的一阵冷笑,然后悄无声息的坐了起来,伸手在自己的枕头下面一阵摸索,很快一把闪动着寒光的匕首出现在了他的手里面。
然后只见他毫不犹豫的拿着拿把匕首就放在了他旁边的女人的脖子上面,然后只见他用力一滑,一道血剑喷撒而出,一下子喷撒到了那年巨大的化妆镜上面,顷刻之间染红了整个镜面,鲜血顺着镜面慢慢的流了下来,而此时的床上那个女孩甚至来不及一丝的挣扎就端了生意,鲜血不停地从她的脖子上流了出来,很快就染红了整个床面。
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终于死了,男的得意的仰天大笑,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道闪电一闪而过,顷刻间轰隆隆的雷声响了起来,看着床上的这个男的仿佛来之地狱的恶魔一样,停止笑声的他又拿起匕首不停地在那个女尸身上刺着,鲜血一道又一道地喷在了化妆镜上,本来就是红色的化妆镜此时就更加的鲜红了转眼之间不知道了过了多少年,本来平淡无奇的小镇此时却变成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户刚刚搬来的年轻男女正在不停地忙着搬着各种家具,"哎~!你们小心点啊!这里大部分东西可是我爷爷的爷爷留下来的,很多都很值钱的,碰坏了你们能赔的起吗?" 一身休闲服的李杰站在树荫下面怀里抱着他的女友小静正看着不远处搬家公司正在给他们抱着各种家具呢,而且更是时不时的就会提醒那些工人一句,就仿佛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些东西多少钱一样,惹得旁边那些正在烈日下面正在忙活的工人一阵阵白眼,更是有的忍不住暗暗的低声说了一句"土大款!" 来发泄心中的不满,可是远处的李杰仿佛没有听到一样,依然在哪里指手画脚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三五个从车上抬下来一个鲜红巨大的化妆镜的时候很快就吸引住了李杰怀里里面的小静,她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怎么巨大的而且还怎么鲜艳的化妆镜的,上面的雕刻更是龙飞凤舞栩栩如生的样子,一下就引起了小静的好奇!而这个时候李杰仿佛发现了小静的反常,一直盯着那个化妆镜的时候他就知道为什么了!"听说我爷爷说这个化妆镜是我爷爷的爸爸在一个盗墓贼手里面买的,据说是明朝的东西呢!当时他还用一段时间呢,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不用了,不过现在可是值大价钱呢!怎么样小静静,你喜欢吗?如果你喜欢就留下来作为我们新婚的礼物怎么样。"
明显有点得意的李杰有味有这样的一个爷爷感到自豪,所以看着小静说道。

而小静更是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小静看到这个古老的化妆镜会怎么喜欢,看到小静怎么喜欢的样子,李杰明显有点得意的笑了笑,看着不远处的搬家公司忙碌这,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着,很快转眼之间三个小时过去了,通过一上午的努力他们终于住进了他们的新家里面,本来李杰的父母也在这个小区里面。一直跟着父母住的李杰可是就在不久前结婚了,可是由于结婚的他在住父母哪里有太多的不方便,所以李杰就搬了出来,站在属于他们自己的新家里面李杰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更是忍不住在小静那张精致的脸蛋上亲了一下,一天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一天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了,今天是第一天住在这里,李杰跟小静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直到很晚他们两个才慢慢的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明亮的月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由于小静吃的不好了,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肚疼的她突然睁开了眼睛,更是急急忙忙的跑进了厕所里面,十几分钟以后全身轻松的小静悠然自得的往床上走去,由于急忙去厕所的小静根本没有开灯,房间里面漆黑一片,但是借助明亮的月光还是窸窣可以辨别方向的。可是就在她刚要上床的时候,突然转身就看到了床旁边的那个巨大的化妆镜的镜面上有什么东西流出来,昏暗的房间里面根本看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不敢相信的小静揉了揉眼睛,确实看到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而且顺着镜面往外流,"啪叽~啪叽~" 的滴在了地板上,于是小静慢慢的走了过去,来到镜面前伸手在镜面上摸了摸镜面,一股黏黏的液体出现在了她的手里面。

于是小静把她放在鼻子上面闻了一下,顿时一股血腥闻刺激这小静的大脑!"是血!怎么会是血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小静突然反应了过来,于是刚要叫出声的她,突然镜子里面出现了一个人影,很快小静就眼睛迷离的从新转过头来,坐在了那个化妆镜前,伸手拿着化妆镜前的梳子在哪里梳头,而可是镜子里面出现的人并不是小静。而是一个穿清朝睡衣的年轻女子,正脸色惨白的梳着自己的头发,而她的脖子上面更是深深的流出鲜红的鲜血出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小静终于放下了梳子转过头透过明亮的月光一眼就看了睡在床上的李杰,然后只见她双脚离地的滑倒了李杰的旁边,就这样披头散发盯着床上的李杰看去,而本来已经睡着的李杰却在这个时候突然睁开了眼睛!一眼就看到披头散发的小静正脸色惨白的看着他,突然李杰一声惨叫打破了漆黑的夜空,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双惨白好无血丝的手向着李杰伸去,宁静的夜晚再一次响起了一声惨叫声,在漆黑的夜空之中久久回荡着,不知道惊醒了多少人!黎明的曙光刚刚照进房间里面,由于昨天的吵闹声,惊醒了不少的邻居,所以他们不得不报警来处理这事。

等警察闯进房间里面的时候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见床上的李杰七孔流血,而且内脏流了一床,把整个床都染红了一片,而小静正穿着睡衣吊死在了他们房间里面的大灯下面,脸色惨白的她舌头伸的老长老长了整个房间里面到处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只有那个巨大的化妆静还在闪动着淡淡的寒光。(fr/综合讯)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