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570 13,520
澳元 10,375 10,275
英镑 18,000 17,800
港币 1,747 1,735
日元 122 120
新币 10,010 9,990
欧元 16,040 15,850
人民币 2,043 2,035
新台币 466 462
马币 3,245 3,235
泰铢 415 41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liăng
7 画
灵异故事 - 03 Nov 2017 edy 157770
复活的纸人
故事发生在2000年夏天。那一年我十六岁,因为生病导致中考失常。我的父亲说,与其浪费钱浪费时间去读一个不流入的中专,倒不如早点出来打工赚钱养家,恰好一直在外地谋生的三叔突然回来,在镇上开了一家纸扎铺,父亲便让我到三叔那里当学徒,也就是当扎纸匠。
扎纸匠,在我们那个相当迷信的地方里,其社会地位和棺材铺的木匠,以及殡仪馆里的员工一样,都是带晦气的人物,一般人对其避之而不及,所以一开始我是十分排斥在那里上班的。但是渐渐的,我对这个职业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亲眼看见一些达官贵人为了各种各样的原因,用高价向三叔买下那些其实根本不值钱的纸人时,我就变得兴奋起来,不停的缠着三叔教我这门手艺。
由于我不断的纠缠,因此三叔很快就答应我这个请求,于是一个月之后,我已经能够很熟练地制作各类纸别墅,纸汽车,还有纸电器。纸人我也基本上会做了,但是有一点,三叔始终不肯教我,那就是给纸人画眼睛和鼻子。这一点,是做纸人最重要的步骤。如果一个纸人没有画上眼睛和鼻子的话,那它充其量和小孩子玩的布娃娃没有什么两样。
对于此,我非常的焦急,因为在所有纸扎品当中,纸人是卖得最贵的,而从事扎纸的学徒要想出师的话,是以会不会做纸人为准的。我多次哀求三叔教我,但三叔的回答永远都是那一句话:"不行,你性子未稳,我要是贸贸然教了你的话,一定会害了你的。" 对于三叔的说辞,我的内心非常不满的:"我性子未稳?开什么玩笑!是三叔你怕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吧!我都够年龄拿身份证了,再过两年的话,还能当兵上战场了,说什么性子未稳的话?" 这就是那时候的我,年少气盛,不喜欢听从长辈的教导。
在这种性格控制下,我偷偷的看三叔如何给纸人画眼睛和鼻子,以后找机会自己亲自试验。命运似乎特别的眷顾我,就在我自认为学会如何给纸人画眼睛和鼻子之后,镇长的丈母娘突然得急病死了,镇长担心他的丈母娘死得不甘心,亡魂会回来纠缠,于是希望三叔过去为其做一场超度法事。"没问题。" 三叔听完来人的请求后说道,"不过我得告诉你,这一场法事需要做整整一个晚上,而且所有家属都必须到场,请问镇长能够做到这一点吗?" "能的。" 来人点头道,"我来的时候,镇长明确跟我说了,不管白师傅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我都要答应。"
"那咱们就走吧!" 三叔说着,简单收拾了一下晚上做法事要用的道具之后,便和那个人离开了纸扎铺。不过临走之前,三叔仿佛想起什么,指着我的脑门说道:"小宏,你留在纸扎铺里可要给我老实点,千万不要搞出什么祸事来。" 听了三叔的话,吓得我的心脏差点从口里蹦出来:"难道三叔知道我想干什么?" 但为了不让三叔看出来,我还是竭力装作镇定:"三叔,你放心。
这一天我比较累,你走之后,我就会上床睡觉。" 你是在欺骗我吧?卖这些东西能发财?" "那就好!" 我站在纸扎铺的门口足足两个小时,确定三叔不会再回来,这才把纸扎铺的大门关上,然后移步到那个闷热的小仓库里。而这,就是三叔平时做纸人的地方。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我根据三叔的做法,没有把仓库里的灯光作为照明工具,而是点上两根大红蜡烛。
在昏暗的烛光照射之下,我把之前悄悄做好的纸人拿进来,然后拿出三叔画眼睛鼻子时专用的毛笔和墨汁。"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我学着三叔的样子,围着那个纸人走圈子,一边走一边念叨着咒语。这圈子好走,但是咒语却不容念,除了前面那几句我不想都知道怎么念之外,后面的全都是我在瞎念。
我念完了咒语之后,便拿起毛笔,蘸了一点墨水,然后开始在纸人的面部上画眼睛,鼻子。不知道是我用力过猛,还是小仓库的窗户没有关好,我刚刚把纸人的眼睛画好了,那两根大红蜡烛就突然熄灭了。顿时,整个小仓库黑得伸手不见五指。"MD,真是倒霉极了。" 我咒骂道,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试图将蜡烛再次点燃,可是并不成功。
那两根大红蜡烛仿佛要跟我作对似的,不管我怎么点,它们都是刚亮了一下便熄灭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看着那两根蜡烛红得发光的烛芯,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既然蜡烛无法点燃,那我这给纸人画鼻子的最后步骤,也只得无奈地放弃。我把纸人放在小仓库里最不起眼的那个位置,之后便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
"嘿嘿!" 在离开小仓库的那一刻,我突然听见放纸人的那个位置传来两声冷笑。这两声冷笑非常之微弱,以致我认为这只不过是我的幻听。"碰!碰!碰!" 我回到房间之后,本想洗个澡,然后上床睡觉的,但是衣服刚脱到一半,房门却突然三声敲门声。这敲门声异常之激烈,使得我以为三叔有急事回来找我,于是匆匆把衣服穿上,跑出去开门。可是门开了之后,我顿时愣住了。房门外一个人也没有。
"谁!" 我走到门外,大声地喊道,回应我的却只有"呼呼" 的风声。"这大概是风吹的吧!" 我自我安慰道。我重新关上房门,回到浴室里胡乱洗了一把,便躺在床上睡觉。刚把房间的灯光关掉了,一个和我差不多高的黑影却突然出现在窗户那边。"是谁?" 我急忙打开灯光,同时大声吼道。灯光打开之后,我向窗户那边一望,什么东西也没有。
"难道是我眼花看错了?" 我喃喃自语道,"这一天晚上的怪事还是真多啊!" 确定窗户那边根本没有人后,我再次把灯光关掉了。然而灯光刚一熄灭,那个黑影又出现在窗户跟前,而且这一次,比之前看到的,距离我还要近一些。
在跟三叔学艺的这段时间,我听过不少可怕的灵异事件,所以当这个黑影再次出现在窗户那边时,加上之前的怪事,我已经可以基本上认定,我遇上不干净的东西了。我不动声色地从床上下来,然后悄悄地溜到房门口,在打开房门的同时,我猛地将房间的灯光打了开来。
由于我的这个动作非常之突然,因此那个黑影没有来得及躲避,当明亮的灯光照在那个黑影身上时,我整个人几乎吓得掉了下巴。那个黑影居然是我放在小仓库里的纸人!"嘿嘿!" 纸人意识到我发现了它的存在之后,竟然发出两声怪笑,然后拿起一根木棒是的,你没有看错。
那个纸人的确拿着一根木棒,向着我冲了过来。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愣在了当场,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于是很自然地,我的头部被纸人狠狠地打了一下。"啊!" 这一打,让我彻底清醒过来,我怪叫一声,发疯似的从房间里跑出去。
可让我感到可怕的是,那纸人非常之聪明,它知道我会从房间里跑出去,竟然率先从窗户那里跳了出去,等我快要走到街口时,它已经站在那里等待着我了。"MD,我跟你拼了!" 此时我已经明白自己无法摆脱那个纸人,脑子猛地一热,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便义无反顾地朝那纸人冲了过去。
"我砸死你!我砸死你!" 我拿着石头不停地往纸人身上砸下去,把纸人的身体砸出一个个洞来,然而那纸人的生命力异常顽强,不管我怎么砸,它始终都极为之生猛,拿着木棍一棍一棍的在我身上敲着,把我敲得遍体鳞伤。于是在这场激烈的战斗里,我因为体力不支,渐渐处于下风,到了最后,更是被纸人打中了后背,把我整个人打趴在地上。
"你的死期到了!" 我在万分痛苦之间,听见纸人这样对我说道。"完了!" 我绝望地想道。"啊!" 就在我彻底认命,闭上眼睛的时候,背后却传来了一声惨叫。紧接着,便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回头一看,那纸人竟然被一股炙热的火焰所包围着。
"这是怎么回事?" 我惊愕地说道。"你还好意思问这个问题!" 三叔那熟悉的声音从火焰的后面响了起来,"我再三警告你,性子未稳,不要给纸人画眼睛和鼻子,你为什么就是不听?这下可好了,要不是我有东西要回纸扎铺拿,你这小子肯定会被这着了道的纸人活活打死的。"
经过三叔的一番解释,我方才明白,原来给纸人画眼睛和鼻子,实际上就是赋予它一个魂魄,这魂魄非常之特别。好人赋予的话,魂魄就是善良的,而身心未定,心怀不轨的人赋予的话,魂魄就是邪恶的。邪恶的魂魄是非常厉害的,它的实力和厉鬼不相上下,一旦作恶的话,其后果是十分严重的。(fr/综合讯)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