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570 13,520
澳元 10,375 10,275
英镑 18,000 17,800
港币 1,747 1,735
日元 122 120
新币 10,010 9,990
欧元 16,040 15,850
人民币 2,043 2,035
新台币 466 462
马币 3,245 3,235
泰铢 415 41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dài
9 画
报道 - 08 Nov 2017 wil 158143
棉中火炬随凤凰腾起 为参加棉中校友会而浮想联翩
棉中火炬随凤凰腾起为参加棉中校友会而浮想联翩
十月中旬,接到家乡的校友来信,通知每两年举办一次的世界棉中校友恳亲大会经棉兰、雅加达、香港校友会协商,2017年第五届恳亲大会筹委"决定于11月25日至26日在棉兰市举办校友联欢会" 。"冀借此盛会弘扬母校精神,敦睦世界各地师生情谊,加强团结与联系,促进重建母校,望校友们踊跃报名参加。" 对着手机上的帖文,我心潮涌动,不禁又想起了那些刻骨铭心的往事。
52年前的6月份,我怀着少年的理想,肩负着长辈的厚望,离开廖省英得其利河畔的小城,到闻名遐迩的棉华中学念书。我深却地意识到,因新居刚毁于火患,还要抚养七个子女,父母的经济负担是多么沉重,所以特别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在棉中活泼而充实的学习生活,我快乐地成长着。可是,这美好的时光仅维持不到一年就戛然而止!政变的风暴吹垮了莘莘学子们的前程,1966年3月份,棉中被迫停学。学校被强占那天早上,我们还照常上课。中午放学回到离校不远的布纳街(Jl.Punak)居处,午饭后,听到传来密集的枪声,大家走出门口张望,并相互询问、打听。随即看到路口有无数身穿白色校服的下午班学生像受惊的小白鹭般仓皇奔突,才知道学校出事了!

隔天早上,消息传开,学校被强行接管了。来不及向老师鞠躬致谢,没有和同学挥手道别,我们这些稚嫩的青苗,从此离开了棉中温暖的园圃。在棉兰过了失学、动荡、暴乱的几个月,待到风声稍霁,我和几位亲友搭车走过戒严、空寂的道路往勿拉湾,乘百多吨的木船回到廖省。在浓烈的树胶臭味中,在喧嚣的十丈红尘中打滚、拼搏,辗转麻木地生活着。

直至1999年改革后,我才开始用汉字慢慢拾掇着从棉中关闭后散落了一地的那些细小、珍珠般的写作理想,用粗糙的黄土尝试塑就一抔少年时的、纯真的心愿,以维继对祖先文化的信念。

我曾于2007年参加在雅加达举办的校友会,有幸再看到黄金风等诸位老师,以及众多学长校友。在苦难中骤然离别引发的深刻怀想,为庆幸能重聚一堂而热泪盈眶。可惜,我只遇到同为36期,但不同班的学友。这更让我想念那二十多位,还依稀记得姓名、相貌的同窗。让我不禁愈发缅怀儒雅的陈燕贻校长、精干的李公我副校长、严肃的李廉祥老师、教语文的陈明德老师,尤其是慈祥的班主任 熊惠玲老师。

也就在那次联欢会上,筹委会宣布了重建棉中学校的计划,据说已有某"大咖" 允承捐献新校址所需的大片土地,这喜讯让全体师生情绪激动、掌声如潮。

但是,建校的"楼梯声" 响起后,随即莫名其妙地渐渐沉寂了,几位自始就积极参与的学长,甚至无奈地自嘲已成了"见笑委员会" 。而更令人悲痛的是,这期间,有多少棉中师友在盼待中抱憾离开了尘世,见不到母校的重建。终于,老天有眼,我们又听到了"建校" 的蛩然足音,建校的曙光真正破云而出,无数校友的奋斗和奉献染亮了苏北的晨空。
今年4月,在《国际日报》及校友发来的帖文看到了题为"浴火重生,重建棉中" 的文章,阐述苏用发校友及一批热心师生于2016年4月20日正式向有关部门注册,成立了"棉中联谊会" ,并附有新校舍雄伟的蓝图。今年4月7日,联谊会成功买下位于棉兰环城公路支线的"白鹭街" (Jalan Bangau )约1,6公顷的土地,在5位理事:侯云池、朱丽辉、陈思基、邱继诚、陈保安见证下和土地拥有者签署买卖合约。

按照计划,新校舍于六月份举行奠基仪式,明年七月份即可建好部分课堂并召生开学。联谊会秘书处在文末激情地呼吁:"众人拾柴火焰高,热烈期待更多棉中校友及社会热心人士为重建棉中作出贡献!" 我们应该击楫欢歌:明年,棉中那嘹亮的钟声将重新在日里河平原上回荡,棉中那不灭的火炬将随着浴火腾飞的凤凰而更为炽烈、明亮。

几天前,我从柜子里取出珍藏了51年的棉华中学"学生成绩册" ,那坚毅的校徽,泛黄的纸张,斑驳的印章,无知少年的相片,差强人意的成绩....勾起了我深埋的记忆,像是打翻了五味的罐子,啥滋味都有。毕竟,我们是没文凭的、烽火棉中的"关门" 弟子。
如今,稍缓了为生活奔波的脚步,蓦然回首,已是年近古稀。遥想当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却被动乱的军刀斩断了理想高飞的翅膀。多年来,只能在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漫随涓涓的思绪怀念棉中校园的温馨。不过,我还能与众多廖省、全国、亚洲的校友迈着稳健、欢悦的步伐走向联谊会的现场,走向建设中的新校园区,那是幸运而光荣的。棉中,棉中....永远在我们心中!林越,11月3日 写于廖省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