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610 13,570
澳元 10,330 10,225
英镑 18,325 18,000
港币 1,750 1,740
日元 122 120
新币 10,090 10,065
欧元 16,100 16,000
人民币 2,050 2,040
新台币 469 464
马币 3,335 3,315
泰铢 420 417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péng
12 画
连载小说 - 07 Des 2017 hen 160527
王蒙著
青春万岁封面79
青春万岁封面79
张世群亲热地告诉她:"这是我的表姐。" 他用目光指向那人,又小声补充:"我把一张照片送给了她。"
蔷云快乐,因为张世群对她推心置腹。
"给你一点礼物吧。" 张世群吃力的把手伸进上衣的小口袋,慢慢地摸……"难道也送给我照片么?" 蔷云心跳着想。张世群的手伸出来,没拿什么照片,只有一连串的曲别针。
蔷云说:"我不要。" 张世群诧异了,蔷云无力拒绝,悲苦地说:"给我……两……个吧。"
她去接曲别针,挣扎着伸出手。
夜,漆黑,一只猫凄婉地"咪" 了一声,远处有婴儿哭泣……蔷云睁开眼,身上好像压着什么东西,她听见自己醒来时犹自呵呵地呻吟。
她蓦地坐起来,米色的毛巾被落在地上。
"张世群,张世群," 她动着嘴唇,吃吃地叫。她高兴,因为她真真地听到了这清楚的三个字。在长梦之后,夜静更沉的时刻,她第一次懂得了这名字的动人的力量。
"我的朋友,好朋友。" 她又低语,在这一瞬间,在她的召唤下,张世群仿佛来到了:黝黑的面孔傻笑,头发蓬松冒着大雨和电车赛跑,自行车的轮子旋转,溅起水,溅起泥……水花和泥土里,张世群赤背站起,筋肉条条的胳膊扶着铁锹,笑说:"像你这样的,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哈哈哈,朔风凛冽,灯火辉煌,他们在冰场上高举红杯,痛饮甘露,然后在天安门前跳一夜华尔兹舞……为什么蔷云梦见了张世群?为什么做了这样荒唐和曲折的梦?为什么梦后还记得那样清晰,那样痛楚?
蔷云老没见张世群了,写好信常常忘记寄出去,多么想他呀,为什么?也许,他们的友谊也是荒唐的吧?露营时候初次熟识,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在一起……露营时候住在西郊,帐篷里边,吹起小铜号:"答答的答答" ,那时所有的事都记得清清楚楚;那时候的朋友,铭刻在蔷云的心里边,蔷云永远爱他们,愿为他们尽心,赴汤蹈火……珍贵的、永不再现的少年时代呀……她和张世群相处很少,愈少,记忆就愈纯粹,愈值得温习怀恋。
蔷云穿上鞋,走到寝室门口,同学们都沉睡着,她扶着门框,听见一种噬啮的声响,是由于自身血液的流转还是由于太空中万古不灭的运动?
晨曦冉冉,凉风吹动了薄衫,树叶无声地落到地上,一天就要开始……
第三十六章
七月十五日。高等学校的入学考试在前一天结束了。
紧张的气氛顿时消失,早晨八点钟,高三同学的大宿舍还有好多人没起,懒洋洋地聊着监考先生的口音、考场门口卖冰棍的小贩和作文题目出得如何"缺德" 。大宿舍里不时发出一声放肆的哈欠和一阵哄笑,一天以前使她们心忧如焚的升学考试,现在己经变成谈笑的材料了。
郑波显得沉闷,她悄悄地起床,洗完脸,在学校里走来走去。
教导主任办公室的门开开,杨蔷云鞠过躬转身走出,她看见郑波,急急地跑去拉住郑波的手,说:"我要和你谈谈……"
她们走进教室,没等坐稳,蔷云急迫地问:"你是有关节炎么?"
郑波莫名其妙地一愣,说:"是的,有一点。"
"啊……" 蔷云颓丧地坐下,这才说:"教导主任告诉我,学校要保送我和袁新枝去考留学预备部,将来去国外学习。我奇怪为什么没有你,她说你的关节……那可怎么好!"
这个消息给郑波带来极大的激动,但是她掩盖住了,阴影从她脸上闪过去,她竭力平静地说:"祝贺你,去国外,真好。我大概不上大学了。"
"什么?" 蔷云就像根本没听见似的。
"我不上大学了。" 郑波努力笑着。
"为什么?" 蔷云睁大了两只眼睛。
"看你那个样,这又有什么呢?我要做老师了," 她停了停,好说得随意而且简单,"教导主任对我说,解放以后学生的数量增长了好几倍,教员太少,不够用,今年教育局决定要留下少数的高中毕业生做初中教师,教导主任征求我的意见,我同意留下了。"
"你?留下做教师?" 蔷云像是仍旧不相信。
郑波点点头。
"你报的志愿可是桥梁建筑呀!" 蔷云提醒她。
郑波托着腮,沉思地说:"教导主任说,那完全是自愿的,但我觉得自己是非留下不可。教师少就不能招收太多的学生,就会有孩子失学。解放前,我失过学,我知道想念书而没能念书的孩子听到学校的钟声是什么滋味,我应该去建筑另一种桥梁,孩子们通过它走向文化、科学和觉悟……"
过了一会,蔷云紧皱着双眉,气恼地说:"这不公平!我去国外学习,你不上大学,这不公平!我要告诉教导主任,我哪儿也不去,我和你一起教小孩子吧!"
"多好笑……" 郑波说这句话的语气使蔷云觉得她真的像个老师了,"上国外去是多好、多美的事情!你的天地是多么广阔,你会学到多少有用的东西!你不去?"
"开什么玩笑,正因为好我才不去。" 蔷云脸红着低下头,"我觉得命运对你太苛刻了。"
沉默。蔷云发觉自己说得太过分,不过话已经难于收回,她惶恐地看着郑波微微摇动的头,郑波的左眼微闭,右眼却充满光泽地张大了。
郑波说:"胡说,不是命运,是我的心,心告诉我该做什么,难道做教师就没有美好的命运了么?你想得……可不太高尚呀!"
蔷云明白,郑波的严厉的话与其说是为了驳斥她,不如说是为了安定她,她解释说:"不,不,我没有那个意思。不过,上大学或者留学得有更好的条件……" "条件又怎么样?" 郑波坚决地说:"条件好使人舒畅,条件不好,却能锻炼意志呢!我倒想和你这个未来的留学生赛一赛,看是不是我落在后边!"
郑波的少见的挑战姿态使蔷云活泼了,她说:"我们赛吧,我最喜欢比赛了!" 又想了想,说:"可我不一定能考上留学预备部……" (79 待续)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