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675 14,625
澳元 10,725 10,650
英镑 18,800 18,700
港币 1,873 1,862
日元 132 131
新币 10,650 10,625
欧元 16,725 16,600
人民币 2,137 2,125
新台币 476 472
马币 3,580 3,565
泰铢 444 442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chμ
9 画
旅游 - 11 Des 2017 HAS 160779
苏妮安
川藏高原走一回3
亚丁景区
入了景区的大门,得沿着山腰走一段约一公里长的上坡路,然后转乘电瓶车,在景区里驶往七公里外的栈道入口,这七公里路的电瓶车程,车窗外简直是一卷美丽无比的风景画轴,灰黑色凹凹凸凸的山壁下,是一排排挂满小黄叶的胡杨树,密集的小小黄叶在阳光下金光四射灿烂无比,当中横着一道水流甚急的小溪,溪边不规则地东一个西一堆小石头叠起的玛尼堆,天空的蓝,蓝得十分彻底,山壁背后远处是明媚秋阳下闪闪发亮的雪山,耀眼得几乎让人睁不开眼睛。
随着电瓶车往前开,两旁的风景活像滚动不停的画轴般变化多端,十分赏心悦目。

我坐在开电瓶车的康巴小伙子旁,顺口问他天天跟这人间仙境般的风景对着看,有何感想?

本来把车子开得贴着前面车子屁股,人家一慢下来,他就来个急刹车,十分令人不安,听了我的问题,小伙子老实了,与前面的车子保持在安全距离了,这时才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这没什么嘛!

电瓶车在‘洛绒牛场’入口停下,走入牛场边的栈道,即可去到几处主要景点,‘牛奶湖’,‘珍珠海’及‘观音菩萨’等三座雪山,据说全程约十多公里,上山下坡,三至四小时方可走完全程!

因为对高原缺氧承受能力太差,不想因为自己拖累其他团友,最终放弃了往景区最深处走,十分无奈地错过了此行最精彩的风景。

这是从成都出发的第五天,亦是此趟行程中的最主要目的地。

参观样板藏寨
四川省西部的‘甘孜藏族自治州’,又称康巴地区,传统上是藏族聚居地。

藏族女子一般容长脸,鼻子长而略扁,蜜色皮肤,浓密乌黑长发,自有一股异域风情。康巴汉子则是以高大魁梧闻名,五官似刀削般泾渭分明,穿上藏袍神气非常。

在康巴地区的‘稻城’,旅游项目之一是参观藏寨,一直都非常好奇藏族人在什么样的房子里生活?参观藏寨正好可满足我的好奇心。

负责接待的嘉绒藏族卓玛十分能说会道,把我们从停车场一路走一路说话说个不停地领到半公里之外她的‘家’。

双层的木房子占地十分大,楼下突出的一角看得出是旧建筑,木门深锁。

她自称父亲是位木雕能手,收入十分高,所以完全有能力负担造价好几十万人民币的大房子,康巴地区没有适合建造房子的木材,用来建房子的木材全都由别省运来,单单建材与运费已是一笔可观的大数目。

她打开门锁让我们走进崭新的房子里,楼下是堆满杂物的储物间,她引领我们登上二楼参观。

卓玛自称住在二楼,可是空旷的二楼完全没间隔,除了一只老式还用木塞的热水瓶,(卓玛后来用热水瓶里半温的水给我们做酥油茶)除此之外,一件生活用品都见不到,地上还东一块西一块地铺着塑料布,完全像尚在施工中,根本不似有人住的样子。

一行十六人被请进二楼一角原先用锁头锁住的经堂,未进入之前先说明了经堂里不许拍照。

经堂里沿墙挂满唐卡,由里到外由上至下都是木结构的经堂,樑上雕了十二生肖与其它藏式装饰,经堂里的所有木雕,据说都出自她父亲之手。

达赖喇嘛的唐卡画用一块黄布罩着,以示对政府的尊重。

伶牙俐齿的卓玛重复表示自己是由政府挑选出来,送到成都上大学,回来康巴藏区当游客接待员。

只见她边做酥油茶,一一用纸杯给我们十六人斟上,手与口一刻没停下,眼观四方耳听八方,一发现十六人中有人窃窃私语,马上使出手段用厉害言语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一般人都对藏族的丧葬仪式最感兴趣,五种丧葬方式中,最高级别的天葬最叫人吃惊,卓玛解释只有德高望重的藏人才能得享天葬。

毕生品行端正受族人尊重爱戴的藏人死后,尸体用白布包裹,送到天葬台,由天葬师把尸体的皮、肉、器官一一分开,切成适合秃鹰啄食的大小,除出骷髅,也把所有骨头砸碎喂秃鹰。

藏族人深信如此一来,一切回归大自然,符合其宗教教义。

接着,说话速度快如机关枪的藏女开始传授藏药知识,一阵背书式的连珠炮之后,话风一转又转到银器如何对人体有去毒的功效。

兜了个大圈子,却原来推销据说可以去毒的银器饰物才是接待参观藏寨的最终目的!

乘大家还在经堂里研究挑选银器,我静静走下楼,离开这座样板藏族‘民居’之前,经过原来楼下木门深锁的旧房子,这时大门竟敞开着。

卓玛的十二岁小弟弟放学回家打开了门,我探头进去四周看了一下,大白天屋里却十分阴暗,眼睛需要点时间来适应,才看得清室内的情形。

屋里摆着简陋的生活用品,简单得令人惊讶的家具,这才是人住的有生活气息的地方,一切都十分陈旧晦暗,时光在这屋里还停留在大半个世纪前。

接待员的小弟弟一见我进去,马上走出屋外,拿起锁头下逐客令就要把门锁上,我识趣地跟出来,慢慢地往停车场走去,不一会后头响起电单车声,回头一看竟是卓玛十二岁的弟弟,骑着电单车载着玩伴呼啸而过!

交通条例好像在此地不适用,骑电单车的最低年龄限制已降到十二岁了吗?

真实的生活起居空间竟是游客止步之处。

在这里什么才是真实的?什么是游客该看该知道,什么应该藏在巨大的体面的样板背后?

门外是谁啊?
离开藏寨回到‘稻城’城里,旅行社安排的宾馆房间虽称不上豪华,但宽敞舒适,床头还有供氧设备,房里的装饰充满藏族风情,浴室的淋浴间顶还有供暖。

自从进入川藏高原,一路行来,这是首家有如此贴心设备的宾馆。

崭新的床褥,躺上去十分舒适温暖,当晚十一点未到已进入梦乡。

可惜进入的却不是美丽舒心的梦,接连不断地在梦中出现一具恐怖的人骨骷髅,不停地被人利用来阻挠任何我想做的事,为了避开骷髅,我不断地逃跑,却始终躲不过无处不在的‘它’,就在不停地疲于奔命的追逐躲避中,耳朵传来了敲门声!

梦境中的可怕经历本已令我十分不安,敲门声更叫我心惊胆颤,生怕打扰尚在打鼾的外子,自己害怕得一动不敢动。

房门上的敲门声,轻轻地重复着同样的节奏,一次又一次地,始终维持着一样的声量。

害怕被发现已经醒来(到底害怕谁发现呢?),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敢动,心脏跳得快蹦出来似的,这一切就快把我的恐惧推到极限那一刻,外子也听到敲门声醒来了!

半夜两点被吵醒的外子,有点懊恼有点生气地掀开被子,由床上刷地站起就直接往房门走去,咔啦一声拉开了房间门!

门外当然没人!
他关上房门,重新上了锁,回到床上拉上被子,不一刻又开始打鼾了。

说也奇怪,房门拉开又关上,敲门声马上停止,我绷紧的神经也渐渐松懈了,很快地,不再有梦地睡熟,安稳地直睡到天亮。

早晨醒来,我努力说服自己,会做噩梦是昨天下午听了藏族天葬的经过太吓人的缘故。

另一部分的自已还在强烈怀疑是否魅由心生?

半夜两点钟的敲门声又应该如何解释?

在那遥远的地方
回成都归途上路过康定,只是在酒店宿一宵,第二天一早就又续程往成都而去。

路途遥远,导游在车上为大家解闷提议唱卡拉OK,因为路过康定,会唱歌的团友就唱起了‘康定情歌’。

既然唱的是中国民歌,就即时想起了旋律优美,由‘中国民歌之父’王洛宾编曲的‘在那遥远的地方’,团友要导游找这首曲子,八十后的导游,听了歌名居然说他不知道有这么一首歌,王洛宾是谁他也没听过!

去年在杭州‘虎丘’,年纪轻轻的导游,硬把明朝才子唐伯虎与民间传说人物梁山伯‘变’成会打赌的好友。之后领我们游‘宋城’,走过‘孙二娘包子店’(‘水浒传’一百零八条好汉中,三位女的之一‘母夜叉’开的人肉包子店),我指着店笑着说这儿卖的是‘人肉包子’,导游居然不知道我指的是‘水浒传’,竟然信以为真,拍着胸脯叫我别吓他!

这一切都令人十分难以置信!
近日在网上疯传的一个视频,内容是移民新加坡的美国投资家罗杰斯的两名女儿,在视频里字正腔圆地背唐诗,说绕口令,两位小女孩都异口同声地表示,她们最喜欢的歌就是‘在那遥远的地方’,八岁的小妹妹还即兴唱了两句,音准发音都无懈可击,令人不禁击节叹赏。

一连两年到中国旅游,都注意到中国年轻的导游,缺乏敬业乐业的精神,历史人文知识水平都有待提高改进。

希望下一次的中国行,会看到既敬业又勤快,兼具丰富的中国历史人文素养的称职导游。

回家的感觉真好!
一向旅游度假不管时间多长,从来都不觉得够,总是暗地里埋怨怎么时间过得如此快?假期怎么一下子就过完了?

唯有这一趟往‘稻城亚丁’,虽然逗留期间,每天看尽世界在如此高度,始终为我们展示各种最原始的丰姿,最自然的美丽,却还是禁不住每天偷偷地数日子,到底还得在这高原‘挨’多少天?

终于回到家的第二天傍晚,与平时一般步行往河边公园运动,走着走着突然醒悟自己竟然能够依平时的速度走路,一点不觉心慌气短,毫无不适感,顿觉能够随心所欲、呼吸顺畅地走路,真是太幸福了!

往‘稻城亚丁’的路途虽十分遥远,高原缺氧非常辛苦,为了与海平面地区全然不同的绝佳景色,走这一趟还是非常值得的。

完稿于2017年11月27日星期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