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440 14,400
澳元 10,790 10,725
英镑 19,220 18,900
港币 1,840 1,825
日元 129 128
新币 10,590 10,565
欧元 16,920 16,750
人民币 2,160 2,150
新台币 468 465
马币 3,575 3,560
泰铢 438 436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10 画
佛教故事 - 20 Des 2017 HAS 161506
从富二代到乞丐到入佛门证果位他经历了什么?
从富二代到乞丐到入佛门证果位他经历了什么?
这个故事,发生在佛陀时代的印度境内。那是大名鼎鼎的给孤独长者的姻亲,浮图长者的儿子;他的姊姊,就是给孤独长者的儿媳妇。给孤独长者的财富,几乎富甲憍萨罗国的全国,浮图长者能有这样一门亲家,他的财富之多,当然也就可想而知了。浮图长者,自从生了一个女儿,一直盼望能有个儿子的时候,儿子真的来了;他的太太,为他生下了一个仪容可爱的男孩子,给他们全家乃至所有亲戚朋友,带来了欢欣和希望。因为这个孩子的诞生,来得恰到好处,所以给他命名为善来。
可是,善来的出生,虽在富贵的人家,他的命运,却是一个标准的乞儿。由于他在往昔生中的不修善业,不肯布施,所以他是注定了要做乞儿的命。于是,当他渐渐长成人的时候,他家的财富,竟像水银泻地一样的消失掉了。等他的父母一死,连他家仅有的房子也换成了新来的主人。终于,他是到了"上无片瓦覆顶,下无立锥之地" 的境地了!等著他去走的,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向外流浪。

人间是现实的,过去恭维他的人,那些曾经叫他善来的人,这时已经对他另眼相看,大家以为他是浮图长者的"败家精" ,由于他的到来,便抹去了浮图长者的盛名与财富。因此,大家把他看作瘟神,视同疫疠!大家拒绝他、唾弃他,再也不欢迎他,并且给他取了一个意义相反的名字,管他叫做"恶来" 。

然而,人间不是没有同情的,也不是没有温暖的。他在偶然之间,遇到了一位浮图长者生前的好友,给了他一枚金钱,要他买些衣食过活;但他把钱藏进了破衣的衣角,竟然忘记了金钱的用处。

乞讨与贫困,使他流离失所,使他到处流浪,使他像一只丧家之犬,使他像个飘忽的游魂。有一天,他在漫无目的地流浪生活中,流浪到了室罗伐城,也正是他姊姊家的所在地。善来没有想到要向他的姊姊求助,但他却被他姊姊的婢女在街头撞见了;这个婢女,从小跟随他的姊姊,从小就在浮图长者的家里长大,当然是认识善来的了。这件事,就这样给孤独长者的儿媳妇知道了;同胞骨肉,手足情深,怎不感到心疼!

怎么办呢?接他的弟弟到自己的家里住罢?不行,他的命太恶,他会连累上她的夫家的。善来的姊姊,显得非常的踌躇。最后,她是决定了,决定派人送给善来一大笔金钱,要他自己改善自己的生活。那晓得,善来的福报之薄,比纸还薄;转手之间,那笔数目可观的金钱,就被小偷偷走了!他的姊姊听到这样的消息之时,也觉得无可奈何了:"像这样福薄的人,叫我又有什么办法继续帮助他呢?"

因此,他的姊姊再不管他了。善来的恶报坏运,已在渐渐地消失,一步一步地正走向佛法大门。但是,尚有一些苦报,等著他去偿清。有一天,那是给孤独长者定期供佛斋僧的好日子。佛世的居士,把供佛斋僧当作无上的佛事来做,也当作最大的喜事来办。供佛斋僧的日子,张灯结彩,洒扫粉刷,香末涂地,那简直是最最隆重而庄严的吉庆典礼。

赶斋场,吃喜筵,乃是乞儿们最感兴趣的事了,何况须达长者是一位闻名于印度的大慈善家,所以大家称誉他为给孤独长者,所以他也是最受乞儿们敬仰与亲近的人了,有这样的好机会,乞儿们那有不去赶的?供佛斋僧下来,少不得总有许多的剩饭剩菜羹汤要布施乞丐的。想不到,由于善来的缘故,给孤独长者的情绪,竟然变了。

佛陀以及佛陀的比丘弟子们尚未光临之先,就有一批的乞丐涌到了给孤独长者的宅前,长者看那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并且散发著一种垢秽恶臭的乞丐们,便觉得对于迎请佛陀应供的仪节来说,那是不太理想的情调,所以派人把他们驱散了、赶走了。室罗伐城的乞丐们,遭受了这样意外的驱逐之后,心里非常恼怒,再看看,原来在他们之中多了一个新来的乞丐善来。

"噢!准是由于他的原故,害了我们大家。" "是的,他叫恶来,有了恶来,我们还会好吗?" "把他扔在粪里,给大家出一口气!" 乞丐们七嘴八舌地挥动著拳头,气势汹汹地包围著善来。终于,他们把善来扔进了路旁的大粪堆里!使他躺在粪堆里面,动弹不得,只能哀痛地哭泣。时间渐渐地快近日中了,佛陀以及数以千计的比丘,缓缓地、庄严地走向给孤独长者的宅第。

不用说,这是善来的救星到了,他被拉出了粪堆。佛陀看看善来,就向大众比丘们开示:"你们应当厌离生死流转的无边苦海,并且要厌离系缚生死的资深之具,如不厌离贪著而及时施舍,那就要像这位居士一样;你们知道吗?他已是生死苦海之中最后一生的人,但他竟然落得如此的地步,受苦而不能自供生活的所需。" 佛陀接著又对站在身边的阿难尊者说:"你今天要为这位善来居士留下一半饭食。"

"是的,世尊。" 阿难尊者恭顺地答应了。无奈,由于善来的无福,纵然是多闻而记忆第一的阿难尊者,也把为他留下一半饭食的事给忘了。等到斋罢,阿难尊者才又想起,但已来不及了,这是他初次违背了佛陀的教命,同时也扰恼了一个有情,使他万分的懊悔。

佛陀是不会不知道的,也是不会忘记的,所以自己留下了一半饭食。这时,佛陀己经懂得阿难的心里正在懊悔,便安慰他说:"阿难,你是多闻第一,但是,假如南瞻部洲乃至四周的大海,其中充满了诸佛,如此诸佛,各说甚深妙法,你都能够受持不忘;但由于善来的福薄,你也不能记忆为他留下饭食的。" 佛陀又说:"好了,阿难,你现在去把善来请过来吧!"

"善来!善来!善来!善来!" 阿难尊者走到善来的面前,一连喊了好几声,善来却是呆若木鸡似地充耳不闻。最后他被阿难尊者喊得紧了,竟然六神无主地向他自己的左右及背后搜寻,他以为他的附近,一定另有个叫做善来的人,因为他自从离家以后,早已成了恶来,他也几乎忘记了自己曾经有过这么一个善来的名字。

"佛陀要我请你去里面吃饭。" 阿难尊者提高了嗓子,把如疑如聋的善来从茫茫然的状态中喊醒:"我喊的是浮图长者的儿子善来,你不就是他吗?还找什么人呢?"

这么一来,善来是完全清醒了,但他觉得"善来" 这个名字,再也不配让他来用的了,像他那样没有福报的人,叫做恶来是相称的,怎么可以再叫善来呢?他想,大概是自己的苦报快要结束了,大师佛陀是大觉智的人,所以仍然叫他善来;或者是由于慈悲的佛陀,以平等的善心爱语待他,所以仍旧叫他善来。但他还是想不通,佛陀究竟是为了什么,然给他留下一钵的全部,也不够他吃一个半饱,何况仅有半钵的饮食呢?他是既欣喜,也觉得失望。

佛陀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用慈祥的态度及柔和的语调安慰他说:"你觉得太少了一些,是吗?你不用担心,你吃吧,即使你的肚子宽广如大海,你的一口能吞须弥山,随你怎么吃法,任你吃到几时,你也不会吃完我给你的半钵饮食。" (fr/佛教来源)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