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850 13,820
澳元 10,825 10,700
英镑 19,600 19,500
港币 1,775 1,763
日元 130 129
新币 10,590 10,540
欧元 17,175 17,100
人民币 2,205 2,190
新台币 476 472
马币 3,555 3,540
泰铢 445 44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zhŭn
10 画
灵异故事 - 22 Des 2017 HAS 161680
黑衣老人
千万不要随意搭理陌生人,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魏万豪是一名普通的小学生,今年刚刚十岁,他长得虎头虎脑,活泼可爱,学习也还不错,喜欢帮助别人。但是,他却有一个致命弱点,容易相信他人,哪怕是根本不熟悉的人。父母为此没少说过他,可他总是一个耳朵听,一个冒,根本听不进去。这一天是礼拜五,纷飞的大雪一直下到下午两点才勉强停下,地面上堆积了厚厚一层雪。由于交通不便,学校决定提前放学一小时。魏万豪心里非常高兴,加上明天又是双休日,所以他决定,在外面多玩一会儿再回家。"魏万豪,我爸开车来接我,顺道送你回家吧!" 同桌望着阴霾的天空,缓缓地说道:"天气预报说雪还会下的,外面路不好走。"
"哎呀,没事儿的,我还准备在外面玩一会儿呢!" 魏万豪笑着拍了拍同桌的肩膀:"好意心领了,我先走了,回见!" 说完,他背起了书包,活蹦乱跳地跑出了教室。出了校门之后,魏万豪一个人跑到了学校西边的空地上玩起了雪。虽然没有同伴陪着,但他一个人仍然玩得很尽兴。小孩子都喜欢玩雪,这个并不奇怪。晚了大约一个小时,天已经有些暗了,魏万豪估摸着自己该回家了,便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空地。魏万豪沿着马路旁边缓缓地往回走着,鞋子踩在厚厚的积雪上发出了"嘎吱,嘎吱" 的声音,此时,外面的行人也已经不多了,冷风还在嗖嗖地吹着,把他的小脸儿冻得通红。

于是,他加快了速度,大步流星地跑了起来。就在魏万豪快走到前边十字路口的时候,他突然听见背后有人对自己说话。"小朋友,帮帮忙好吗?" "啊,谁?" 魏万豪赶紧回头去看,只见自己身后两三米远的地方,竟然站着一个头发花白,穿着黑色大衣的老头,那老头看起来似乎有七八十岁了,脸上遍布着深深的皱纹。他穿着一件看起来很旧的黑色棉袄,拄着拐棍,在刺骨的寒风中瑟瑟发抖。"老爷爷,你有什么事情吗?" 魏万豪有礼貌地问道。"是这样,我家住在马路对面不远的地方,我腿脚不好,加上雪又这么厚,实在不敢一个人过马路。小朋友你能不能扶着我过一下马路。" 老头说着,几乎是用一种恳求的眼光望着魏万豪。"当然可以。" 魏万豪根本没有多想什么就同意了,虽然父母一再告诫他不能和不认识的陌生人随意接触,但毕竟对方是一个年迈的老人,老师说过要尊老爱幼,乐于助人的,于是,魏万豪走到老人身边,紧紧地搀住了他的左胳膊。

"老爷爷,你慢一点,不要着急" 魏万豪随着老人的步伐缓缓地向前走着,一边前进还不时张望着附近往来的车辆,只用了两分钟左右,他们就顺利地通过了马路,到了对面的人行道上。"小朋友,真的是太谢谢你了,你可真是个好孩子啊。"
老头眯着眼睛笑道。"别客气,老爷爷,助人为乐是应该的。" 魏万豪同样笑着回答道。"唉,今天可真是多亏了你,要不然爷爷就得在外面过夜了。"

老人乐呵呵地说道:"为了表示感谢,去爷爷家里坐一会儿吧。爷爷给你吃好东西。"
"不用了,谢谢爷爷,现在已经很晚了,我想我应该回家了,爸爸妈妈会着急的。"
"哎呀,不晚,不晚,你就到爷爷家坐一会儿吧,爷爷中午做了红烧肉,闷在锅里,现在应该还是热乎的呢。味道可好了!" 魏万豪一听是红烧肉,两眼立刻放了光。他最喜欢的东西就红烧肉了。平时妈妈怕他贪吃长胖,很少做给他吃,现在这位素不相识的老爷爷要请自己吃,他心里当然很高兴,可是,这老爷爷是陌生人啊,自己从来没见过他,这样贸然去对方家里似乎不太好,不过红烧肉实在是太诱人了,犹豫了片刻之后,他的馋虫还是战胜了理智。

"好吧,我跟你去" "哎,这就对啦。" 老头拄着拐杖,缓缓地往前走着,他穿过人行道一侧的小路,转进了一条黑漆漆的狭窄巷子里,魏万豪紧紧地跟在他身后,此刻,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了香喷喷的红烧肉,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离家已经越来越远,更没有注意到老头的嘴角,挂着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诡异笑容。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们才在位于小巷深处的一间破旧平房门前停了下来。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除了远处路灯的光芒,几乎什么也看不见,魏万豪不由得有些害怕起来,可还没来得及打退堂鼓,老人便打开门,笑着把他拉了进来。"爷爷,你家里怎么这么暗啊," "没事,我这就开灯。"

老头一边说,一边拉下了垂落在门边的灯绳,同时悄悄地别上了门。灯终于亮了,但光线却非常昏暗,借着这并不明亮的光芒,魏万豪发现不远处的煤炉旁边放着一个铝制的大锅,一股诱人的肉香味正透过锅的缝隙缓缓地飘出来,一下子把他的馋虫给勾引了出来。"那就是爷爷做得红烧肉,快过去吃吧。" 老头笑着说道,魏万豪高兴极了,他连忙走到铝锅跟前,迫不及待地掀开锅盖。但当他看清锅里的东西之后,却瞬间吓得大叫了起来,那锅里的,根本不是什么红烧肉,而是一个被炖成了酱红色,皮开肉绽的小孩子。那小孩子四肢和头颅都被剁掉了放在锅里,虽然已经煮熟了,但依然能够看见他痛苦而惊恐的表情。

"这,这是!" 魏万豪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可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脑袋上忽然一阵剧痛,似乎有什么东西砸在了他的脑袋上,魏万豪晕晕乎乎,两眼发黑地倒在了地上。黑暗中,他隐约看见老人扔掉了手里的拐棍,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血淋淋的斧头,他一边狞笑,一边缓缓地接近了自己。"你这个小孩真不错,细皮嫩肉,白白胖胖的,味道一定比锅里的那个小瘦子要好" 老头瞪着血红的眼睛,嘴里不停地留着口水,魏万豪意识到自己现在将要面临着什么,但他此时已经无力反抗,只能等待着被人宰割"本台消息,昨日我市又有一名小学生离奇失踪,至今毫无音讯,在此,提醒各位家长,一定要看好自己的孩子" "小朋友,帮爷爷过马路吧,爷爷给你好吃的" "好!" (fr/综合讯)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