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850 13,820
澳元 10,825 10,700
英镑 19,600 19,500
港币 1,775 1,763
日元 130 129
新币 10,590 10,540
欧元 17,175 17,100
人民币 2,205 2,190
新台币 476 472
马币 3,555 3,540
泰铢 445 44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bàng
12 画
连载小说 - 06 Jan 2018 EDY 162525
王朔著
05
05
结婚后我和她去过一次她姨家,给人家带了一些糖。她是在她姨家长大的,但成人之后和她姨的关系似乎就变得冷淡,很少再去。我们去拜望时,她姨虽然备了一份不薄的贺礼,但并不抱怨她结婚没打招呼,也未过多盘问我,似乎并不关心我是不是个坏人。很客气很周到地留我们吃了一顿很拘谨的饭。倒是她的表妹和她有说有笑的,跟我贫了几句,留了个我们新家的地址,说哪天去参观一下。
她对我说她父母是钟山大地震给砸死了。
我问她有没有遗照,看看我那丈母娘和老丈子的照片也可以知道她是什么鸟变的。
她说没有,地震使过去那个家荡然无存。我搜查了她的全部行李,也确实没有。她告诉我,她长得像她妈妈。
她姨妈送她出门时眼泪汪汪的。
第二节
她们医院在宿舍区分给我们一间平房,比过去她住的那栋单身宿楼更破旧,是旧日本军队侵华时留下来的营房。在一个巨大的坡形瓦顶下,上百间标准开间的屋子沿八卦形走廊左右顺序排列。房间里窗房很窄很高,还是双屋的,木板地几乎塌陷了,踩上去嘎嘎作响。走廊的地板已经全部损坏、拆除,下面的砖地也坑坑洼洼,即使在大白天走廊里也黑缀缀的,对面走过人来,不走到跟看不清嘴脸。走在漫长、曲折迂回的黑洞洞的走廊里总有一种走在地道或牢房的感觉,不知有多少刚受完拷打的抗日志士被如狼似虎的日本宪兵从这条走廊拖走过。这组平房另一端被隔离开的几间房子在是医院的解剖室。据杜梅讲,总是弥漫在走廊里的福尔马林味儿就是从那边飘过来的。那几间屋子里有三个巨大的尸池,里面泡着几十具男女尸体,从日本军队毙的犯人到我们枪毙的反革命,什么身份、年龄的都有。还有大量的夭折的畸形婴儿和器官泡在广口瓶中摆满陈列架。平房里住满了医院的医生、护士和职工家属。尽管都互相认识,也没有一般居民四合院毗邻而住的人们的亲热劲儿,进进出都绷着脸不打招呼,彼此存着深仇大根似的。
我喜欢这幢大平房中居住的人们身上的那种谁对谁都视而不见的独劲儿。这条阴森森的走廊使我每次回家都有一种历险感。
我们刚分下这间屋,我的一个骗子朋友就发了财,就是说家里可在达到西方中下阶层的生活水平了。他过去的家具都不要了,被我们捡了回来,都是些八十年代初的时髦家具,在我们看来,已经很体面了。
搬家那天,我们借了一辆卡车,绑来几个朋友当装卸工。杜梅跑前跑后,指挥装卸,也挽起袖子加入到男人中抡大件家具。在狭窄拐角处往往被挤到墙上,身上的衣服蹭得玉一块白一块,依旧乐此不疲。
晚上,大致安顿停当,朋友们也走了。她又开始布置。像旧业深闺里的小户人家姑娘一样,她攒了一箱子嫁妆:杯垫、钩针织物、不锈钢刀叉诸如此类,没一样值钱的。她用这些花里胡哨的廉价货把这间兵营装饰得市民气十足。一边铺挂一边还沾沾自喜地问我:"好看么?"
我已经很累了,从改革开放以来就没干过这么苯重的力气活,躺在床上也着眼说:"俗气!"
"哎,就是俗气。" 她美滋滋地对我说:"你老婆本来就是个俗妞儿。"
"你这架式是打算跟这儿过一辈子?"
她停下手里的忙碌,严肃地望我一眼:"你是打算住两天再挪新窝?"
"当然。" 我坦然道,"我还想老死在一个带花园带游泳池的大房子里。"
"你做梦去吧。" 她笑道,转身继续忙活,唠唠叨叨地说:"住一天就得像个家的样子呵。"
"门上再贴俩喜字。" 我叫。
"那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杜梅,过来。"
"等一会儿等一会儿,求你了!我已经是你老婆了,别逮不着似的。"
"你是不是阴冷呵?"
"我还阴冷?我觉得我都有点快成女流氓了。"
"你见过女流氓么?你最多也就算个逆来顺受的地主丫环。"
"有什么意思呀?你真觉得特来劲儿么?觉可以不睡饭可以不吃?"
"你这话我就不懂了。咱们是为了一个什么共同的目的走到一起来。"
"就为这个呀?那你何必找我?随便在街上找个女的不都可以?"
"你答应么?不说话了吧?在其位就要谋其政。真逼我走到那一步,回过头来我还要控诉你。"
"这对你是最重要的是么?"
"哎,我今天觉得你特年轻。"
"除了这个,别的都是可有可无。"
"我可没这么说,你别往这套儿里绕我。这是不可分割的。譬如说一个政权的巩固,枪杆子掌握在谁手里固然重要,但也不能忽视基层组织建设。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有点一手硬一手软?"
"我觉得你无耻!"
"那么你说,在你看来唯此为大是什么?得得,我也甭问了,肯定你也是那个回答。"
"你知道么?"
"我太知道了,就像知道你姓什么哪国人民族籍贯彻文化程度。"
"你说我听听,你真那么了解我?"
"就是那最酸的,被各种糟人玷污得一塌糊涂,无数丑行借其名大行其道的那个字眼。"
"你对这个恨成这样?"
"是是,深恶痛绝。简直都有生理反应了,一听这字我就恶心,浑身起鸡皮疙瘩,过敏,呕吐。一万个人说这个字一成个是假招的!"
"是不是勾起你什么伤心事了?"
"你别跟我开这玩笑呵。"
"我是真的。"
"你不信?"
"没说不信,信。"
"看出你不信,但早晚会让你信!"
我们的蜜月没有出去旅行。本来想起财政危机转嫁到外地的亲友头上,但我们都觉得累,一身都很紧张,不想再人为地制造更大的紧张了。那些天,我们除了吃饭、排泄,就整天躺在床上,了睡,醒了就聊天,不舍昼夜。有人来敲门,我们也不吭声,装作屋里没人。
我们聊过去,在我们俩相逢前各自认识的人,遇到的悲喜忧愤,从不想未来,因为他们没来未来。
越聊我们越觉得我们相识纯属偶然,有大多的因素可以使我失之臂。纯粹是一念之差,邂逅了,认识了,一步发展了。在此之前,我们能活到与对方相识都是侥幸。疾病、车祸以及种种意外始终威胁、伴随着我们,还有那些危险的人们。杜梅紧紧拥抱着我,头抵在我的胸前哭泣,我们都感到对方弥足珍贵。破涕为笑之后,杜梅又问我,在她之前我和多少女人睡过觉。(05 待续)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