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850 13,820
澳元 10,825 10,700
英镑 19,600 19,500
港币 1,775 1,763
日元 130 129
新币 10,590 10,540
欧元 17,175 17,100
人民币 2,205 2,190
新台币 476 472
马币 3,555 3,540
泰铢 445 44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toù
10 画
连载小说 - 06 Jan 2018 EDY 162526
李锐著
旧址14
旧址14
一阵疾风暴雨的狂奔之后,大汗淋漓的跑街在集贤居茶园门前滚鞍下马飞奔入厅,转眼间跪在李乃敬脚下:"老爷,王掌柜要我来报:通海井刚刚凿通了,卤水顷刻上涨几十丈,临到我来的时候卤水已经涌出井口,瓦斯火也旺得冲天。此刻王掌柜正在井上放炮鸣喜呢!"
顿时茶厅里惊呼雷动。谁也没有料到今天的戏竟有如此惊天动地的结尾。
在一片嘈杂的恭贺声中,李乃敬的脸色在激动中变得纸一样惨白──停了一刻,他才吩咐跑街:"你快去楼上转告师爷,通海井的股份不卖了!"
随后又对着茶厅里的人群说道:"各位今天的茶钱都记在九思堂账上。"
一九二八年旧历正月二十九这天,背水一战的李乃敬没有想到九思堂竟能绝处逢生,通海井只要再迟一刻凿通,九思堂就再不是原来的九思堂了。当李乃敬的绿呢大轿喜匆匆地赶往通海井的时候,忽又有一个仆人跑来拦住轿子:"老爷,夫人要我来报:三姨太刚刚临盆生下的是少爷!"
李乃敬猛然怔怔地愣住了,多少年来膝下无子,一连娶了三房姨太太,就是为了等着这一天,天下竟能有如此的巧事么?乃敬何德何能竟受了如此大恩大惠?李乃敬怔怔点点头,口中怔怔地连说了两个好字,随手放下了轿帘仰靠在座位上,两行老泪奔涌而下,心中哭道:"列位祖宗,不肖之子乃敬在这里给你们叩头了──"
第四章
九思堂绝处逢生李乃敬双喜临门的事情,一时间在银城轰动不已,人们都在争相传颂:若不是九思堂总办李乃敬德义为先绝不停锉,九思堂现在怕是早已名存实亡,早已把一座辛辛苦苦经营了十几年的金山白白送给了大兴公司。白瑞德虽然手段高强,可到头来还是把网里的大鱼撞脱了。
九思堂再一次像神话一样从那两座高大的石坊上低下头来傲视银城。银城人怕九思堂,恨九思堂,可又事事仰仗着九思堂。一些人已经眼巴巴地在等着能分享一些通海井的卤水烧盐巴,动作快的已经悄悄把礼品送到九思堂总柜上。
就在大家众星捧月一般的围在李乃敬身边贺喜的时候,总办师爷赵朴庵却找到绿天书屋来,痛心疾首地递上一份辞呈。李乃敬看过之后,断然把辞呈退了回去:"赵老伯,你这是从何说起?莫不是我有什么唐突?"
"梦麟,这次通海井虽然绝处逢生大喜过人,可细细一想,也几乎在毫发之间就毁了九思堂的基业。这两年来我是一直主张你卖股的,真是愧对先公对我的知遇之恩,左思右想无颜再吃九思堂的俸禄。我大概是真的老而无用了。"
说着,赵朴庵竟哽咽了声音。看见老师爷动了真情,李乃敬不禁也红了眼圈:"赵老伯,你我多少年来叔侄相称,多少年来也是相依为命了。如今九思堂上上下下还能说话的也只有你了,你就真忍心丢下我一个人么?通海井的事若是早几年就听你的脱了手,九思堂也不至遭这样的险境。当年先君在世的时候最忌一个险字,这一次,我也就是在这险字上险些栽了跤,若不是靠了祖宗的荫庇哪里还有今天?过了这道险关正不知有多少事要做,用人之际你这根台柱子怎么能走呢?"
接着,李乃敬不容分说地将赵朴庵扶到坐椅上又说:"赵老伯,这几天我正有件大事想和你商量。这些年来九思堂积贫积弱,人心散乱。这次通海井锉成见功是个好机会。我正要问问你该怎么办才能把那几个害群之马整乖些。还有大恒、大通两家钱庄的债银,也要有个拖延的对策。"
见此情形,赵朴庵感叹道:"梦麟,你既这样说,我就拼上这把老骨头再陪你几年。你说的这两件事,我也想过。债银的事好办,通海井水火两旺,每天冒出来的都是银子,我们现在若是只说一个拖字钱庄会不高兴,我们现在若是再去借,他们反倒会高兴,有通海井做保,钱庄的银子不愁不生利息,该他们赚的银子早晚要兑现。难办的是你们九思堂门里的事情,我只怕你手软。"
 "赵老伯,你只管讲。"
 "这办法只有两个字:恶治。"
 "啷个恶治法?"
 "早些年人人等着通海井分红,这些年人人闹着从通海井退股,如今锉成见功,肯定人人又都急着问分红的事情。你现在召集族亲议事,只谈退股,不谈分红,那些叫退股最凶的人自然心亏,自然要赔不是。你莫手软,你硬逼他退几股,割了肉的人自然要痛,自然要怕,你抓住带头闹退股的人一丝莫放。二公家里的乃仁当年因为没有做成九思堂总办,一直对你耿耿于怀,这一次他又闹得最凶,前一个月把自己的股契硬甩到总柜上,说是等银子过年,先支走了一半银子──"
说到这,赵朴庵猛然顿住口看着李乃敬:"梦麟,你不怕我离间你们族亲手足么?"
"哪里话,快讲!"
"乃仁的那张股契,我从总柜上顶着你的名字替你拿来了。" 说着赵朴庵从袖筒里取出那张至关重要的纸条来:"有这张支过银子的股契,你要他退股,他自己覆水难收自然无话可说。等他退了股,你再照半数送还他几股,仁至义尽,乃仁能不心服口服么?退了乃仁的股,还怕九思堂人心不齐么?可这清官难断家务案,你看这件事情做得做不得?"
李乃敬不由得开怀大笑:"赵老伯宝刀不老啊!" 接着又邀请道:"今天莫走,我们一起喝几杯,这些年来难得这样开心!"
一九二八年旧历二月初五,九思堂各门族亲接到族长李乃敬的口信:明日总柜账房议事。第二天早饭过后,人们争先而至,总柜账房的客厅里一时间烟雾腾腾笑语喧哗。大家久谈不衰的还是通海井的绝处逢生,还是李乃敬的德义为先,可每个人的笑脸背后都藏了几分心虚。李乃敬故意把族亲们都晾在账房客厅里,迟迟不露面。等得越久,人们也就越心虚,不知道今天的事到底怎样的议法。一直等到半午时分,李乃敬才在师爷和管账的陪同下冷着脸面跨进客厅。
(14 待续)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