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430 13,360
澳元 10,700 10,600
英镑 18,650 18,400
港币 1,725 1,715
日元 122 121
新币 10,195 10,150
欧元 16,400 16,250
人民币 2,090 2,075
新台币 464 461
马币 3,400 3,385
泰铢 422 421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luó
11 画
文艺 - 06 Jan 2018 hen 162542
智宝
母亲做的小点心
父亲去世10年后,在我的软硬兼施下,母亲终于同意来城里跟着我(她最小的女儿)一起生活。
这一年,母亲70岁,我40岁。70岁的母亲瘦瘦的,原本只有一米五的身高,被岁月又缩减了几厘米,看起来更加瘦小,面容却仍然光洁,不见太多沧桑的痕迹,头发亦未全白,些许黑发倔强地生长着。

我们租了一辆车回去接她。她早把居住了几十年的老屋收拾妥当,整理好了自己的行李。那些行李中有两袋米,是她喜欢吃的旱田稻碾成的米。但那天,那两袋米我决定不带了,因为车的后备箱太小,我们要带的东西太多。母亲却坚持把米带着,一定要带,她说。她这样说的时候,我忽然愣了一下,看着她,便想明白了什么,示意先生把米搬到车里,我伸手在外面试探着去摸。果然,在底部有一小团硬硬的东西。如果我没猜错,里面是母亲要给我们的钱。
把钱放在米袋里,是母亲很多年的秘密。十几年前,我刚刚结婚,在小镇租了很小的房子住,正是生活最拮据的时候。那时,我最想要的不是房子,不是一份更有前途的工作,只是一个像样的衣柜。就是那年,母亲托人捎来半袋米。后来先生将米倒入米桶时,发现里面藏着200万盾钱,还有一张小字条,是父亲的笔迹:给梅买个衣柜。出嫁时,母亲给我的嫁妆中已有买衣柜的钱。后来她知道我将这笔钱挪做他用,便又补了过来。那天晚上,我拿着厚厚的一叠钱,哭了。

那些年,母亲就是一次次把她节省下来的钱放在米袋里,让人带给我,带给大姐二姐,在我们都出嫁多年后,仍贴补着我们的生活。这一次,即使她随我们同行,也还是将钱放到了米袋里,在她看来,那是最安全的。
米被带回来后,我把钱取出来交还母亲,母亲说,这是她给童童买车用的。童童是她的外孙,这段时间他一直想要辆赛车,因为贵,我没有给他买,上次回老家,他也许说给母亲听了,母亲便记下这件事。
记忆中,母亲一直是个舍得的人,对我们,对亲戚,对左邻右舍,爱舍得付出,东西舍得给,钱舍得借,力气也舍得花。

母亲住下来,每天清晨,她早早起来做饭,麦片粥、小包子、鸡蛋饼变着花样。中午下班我们再也不用急赶着去买菜,所有家务母亲全部包揽。阳台上还新添了两盆绿莹莹的蒜苗,有了母亲的家,多了种说不出的安逸。

母亲来后不久,有天对我先生说,星期天你请你那些同学回家来吃饭吧,我都来了大半个月了,没见他们来过呢。

外子是在城里读的大学,本市同学的确很多,关系也都不错,但现在,大家都习惯了在商城餐室里聚会,一般不会在家里待客了。
我便替先生解释,妈,他们经常在外面聚呢。母亲摇头,外面哪儿有家里好,外面饭菜贵不说,也不卫生。再说了,哪儿能不来家呢?来家才显得亲。然后,母亲态度坚决地让外子在周末把同学们带回家来聚一聚。我们拗不过她,答应了。先生分别给同学中几个关系最亲近的打了电话,邀请他们周末来我们家。

周末一整天,母亲都在厨房忙碌。下午,先生的同学陆续过来了,象征性地提了些礼品。我将母亲做好的饭菜一一端出,那几个事业有成、几乎天天在饭店应酬的男人,立刻被几盘小菜和几样面食小点吸引过去。其中一个忍不住伸手捏起一个菜饺,喃喃说,小时候最爱吃母亲做的菜饺,很多年没吃过了。母亲便把整盘菜饺端到他面前,说,喜欢就多吃,以后常来家里吃,我给你们做。那个男人点着头,眼圈忽然就红了,他的母亲已经去世多年,他也已经很久没回过家乡了。
那以后,家里空前热闹起来。母亲说,这样才好,人活在世上,总要相互亲近的。
母亲来后的第三个月,一个周末的下午,有人敲门,是住在对面的女人,端着一盆洗干净的葡萄。女人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送给阿姨尝尝。我诧异不已,当初搬过来时,因为装修走线的问题,我们和她家闹了点矛盾。原本就不熟络,这样一来,关系更冷了下来,住了3年多,没有任何往来。连门前的五加基,都是各扫各的那一小块儿地方。她冷不丁送来刚刚洗好的新鲜葡萄,我因摸不着头脑,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好。她的脸就那样红着,有点语无伦次,阿姨做的点心,孩子可爱吃呢我才恍然明白过来,是母亲。

母亲并不知道我们有点过节儿,其实即使知道了,她还是会那么做,在母亲看来,远亲不如近邻是句最有道理的话。所以她先敲了人家的门,给人家送小点心,送自己包的粽子,还送自己种的新鲜小蒜苗诚恳地帮我们打开了邻居家的门。后来,我和那女人成了朋友,她的孩子也经常来我们家,奶奶长奶奶短地跟在母亲身后,亲好得犹如一家人。

邻居们,不仅仅是对门,前后左右,母亲都照应着。她常在小区的花园和外子朋友的父母聊天,帮他们照顾孙子。不仅如此,母亲常常会自制一些风味小点,热情地送给邻居,这也是母亲在小镇生活时养成的习惯。小点心虽然并不贵重,却因有着外面买不到的醇香味道,充满了浓浓的人情味。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