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850 13,820
澳元 10,825 10,700
英镑 19,600 19,500
港币 1,775 1,763
日元 130 129
新币 10,590 10,540
欧元 17,175 17,100
人民币 2,205 2,190
新台币 476 472
马币 3,555 3,540
泰铢 445 44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6 画
连载小说 - 08 Jan 2018 HAS 162644
王朔著
06
06
"没有。" 我一口咬定,"你是头一个。"
"有没有比我好的,长得比我漂亮的。"
"没有。"
"就是说她们都长得不如我?"
"既不比你长得漂亮也没不如你,我是说压根没有。"
"好吧,不管有没有,反正从此以后她们就都不存在了,从没存在过,你心里只许想着我一个人。"

"好吧,就当她们没出生过。"

"真能像她们从没出生过那样忘干净?"

"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呵,你还是有过。不不,不必解释,这不怪你,怪我没有早点认识你,把你一个人孤单单地扔在社会上,社会多复杂呀我失职。" 杜梅坚决表示不要孩子,激进得像个低年级的大学生。

其实我对孩子也不感兴趣,但她既然已经激进在先,我不妨多表现出一些传统价值观。

"孩子还是应该要一个的,一个家么。"

"不不,坚决不要。人家说了,有孩子夫妻感情就淡了。"

"谁说的?"

"人家。" 我想也是,有了孩子你就会对孩子好不对我好了。我不能容忍我们俩之间会这么个第三者。

"还是要。现在可以不要,将来一定得要,否则老了怎么办?"

"将来也不要,永远不要!就我们俩,一辈子,老了我伺候你。"

"万一你死在我前头呢?"

"那我就先毒死你,然后自己再死。"

"我的天!" 我们挎着篮子去农贸市场买菜。在一长溜吆喝此伏彼起的菜摊前挑挑拣拣,讨价还价。杜梅不厌其烦地叮嘱小贩:"称给足呵。" 那天是星期天,农贸市场的顾客摩肩接踵,其中有不少医院的熟人。杜梅见到熟人就大声打招呼,对人介绍我是她爱人。我就得对人家笑,腾出一只手和那些不昧平生的人握手。杜梅挽着我在农贸市场从头逛到尾,我看着阳光下熙攘的人群想:这大概就是幸福吧。

晚上,贾玲和医院的一帮小护士来我家串门,一进走廊就听到她们的吵吵嚷嚷,扯着嗓子喊杜梅的名字。找到我们家门就用脚"乒乓" 地踢门,然后疯疯颠颠地一拥而入,大说大笑,在屋里东张西望,看见什么都新鲜。

贾玲大声对杜梅抱怨,"怎么搞的?我回家休趟假,你就匆匆忙忙把自己嫁出去了,也不等我把关,将来吃亏怨谁?"

"怨我怨我。" 我对贾玲说,"本来杜梅是想等你回来再说的,可我的魅力实在无法抵挡。"

一屋子姑娘大笑,贾玲也笑,横我一眼,"别臭美了,我要在就没你什么事了。"

"对,那就是咱们俩的事。"

"哎,杜梅,看出你丈卜是什么人了吧?"

"早看出来了。" 杜梅倚在桌边笑。

我拿出糖招待姑娘们:"吃糖吃糖。"

姑娘们一齐摇头:"不吃,太甜。"

"那喝水。"

"不喝。你别忙了,我们呆一会儿就走。"

"你们让他忙,他就爱向女孩儿献殷勤。" 杜梅在一边说。

"怎么样,他对你好么?" 贾玲剥了一块糖含在嘴里,坐在床上问杜梅。

姑娘们又笑,笑得杜梅有点不好意思:"还行吧。"

"那当然," 贾玲看我一眼道,"这人一看就惯会甜言蜜语,越是这种人才越要提防呢。"

"贾玲经验丰富,人家什么人没见过呀?" 我说,笑眯眯地吸烟。

"反正你要想对我们杜梅使坏,那你就算倒霉了,毁你太容易了。" 我和贾玲你一句我一句地穷逗了会儿,她们起身告辞要走。

"忙什么的,再坐会儿。" 我挽留她们。

"还是早点走吧,别影响你们休息。"

贾玲的话又引起姑娘们一阵会意的大笑。

送走贾玲她们,回到屋杜梅望着我意味深长地笑:

"特恋恋不舍是么?"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那么庸俗啊。" 我掩饰着愉快的心情,坐到一边看电视,看了两眼忍不住笑了,掉脸对杜梅说:"我不应该对你的朋友们热情点么?"

"应该应该。" 杜梅笑吟吟地说,"贾玲可爱吧?"

"你说的是她性格吧?长得只能算一般,比你差远了。"

"你不是就喜欢她这型的,圆圆的,脸红扑扑的,水蜜桃似的?"

"她腰长。"

"嗬,观察还挺细的,腰长都看出来了。别不好意思承认,喜欢就喜欢呗。"

"你说你这人多没劲。你要那么巴不得我喜欢她,那我就喜欢她是不错嘛。"

"哼。" 杜梅腰一扭,鼻子一哼。

"少跟我来这套!我还看不出你那点坏?可迷着了哈,瞧你那兴奋劲儿贾宝玉进了大观园似的,眼睛都不够使用了吧?我们医院漂亮姑娘多了,还有更好的呢。"

"好的再我,也是一个个来。" 我刺她一句,喜洋洋站起来去洗脚,回头对她说:"你说你吃这没头没脑的醋有意思么?"

"我才没吃醋呢。" 她拌着一条腿撇着嘴说,"多爱搭理你似的。"

"德性!" 我斥责她。杜梅躺在床上就着台灯看一本小说,我躺在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她翻过一页,掉瞪我一眼:"看我干什么?"

"羡慕你!" 我也瞪眼。

"我有什么可羡慕的,整个一个苦命人儿。" 她又看书,端起床头柜上的水杯喝了口水。

"能嫁给我不该羡慕?真是傻人有傻福气,居然能找着我这样儿的还不费吹灰之力。"

"得了吧,你别自我感觉良好了。" 她笑,眼珠一转,放下书,偏脸盯着我道:"噢,还想着呢,特替贾玲遗憾是么?没关系,你去跟她说说,让她当二房、我没意见。"

"别学得这么下流好么?这不像你。"

她又举起书,虽然眼睛盯着书,可脸渐渐地红了。

她撂下书,埋头钻进我被窝,喃喃地说:"就不许你觉得她好。" 杜梅真有股粘乎劲儿,那些天她几乎是没日没夜地猴在我身上,即便是在睡梦中也紧紧地抓牢我。当我重新回单位上班,我感到松了一口气。

我们约好下班后她到我们单位来找我,一起逛逛街,然后回我家吃晚饭。下午六点她准时来了,一见她我毛骨悚然。老实说她就不能打扮。我见过很多青春期穿着军装度过的女人,一改文职就胡乱穿起来,惨不忍睹莫此为甚。

街上的人都看她,她兴致勃勃在我看来近乎恬不知耻。这种情形下,她再欲和我勾肩搭背作亲热状孰不可忍。

"怎么啦?" 我抽开胳膊闪开身,她问。(06 待续)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