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850 13,820
澳元 10,825 10,700
英镑 19,600 19,500
港币 1,775 1,763
日元 130 129
新币 10,590 10,540
欧元 17,175 17,100
人民币 2,205 2,190
新台币 476 472
马币 3,555 3,540
泰铢 445 44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6 画
连载小说 - 09 Jan 2018 HAS 162777
李锐著
旧址16
旧址16
柳琼琚略一迟疑,可还是爽快地喝了下去,光洁如玉的脸上即刻升起些浅浅的桃红来。就在柳琼琚放下酒杯转身要走的那一刻,白瑞德把她搂在了自己的怀里──那一刻,柳琼琚掉进一片滚烫昏乱的空白之中。她没想到自己和所有的言情小说都不一样,她只记得一股浓烈的雪茄烟的味道,只顾得下意识地说出了自己的恐惧:"表姐回来我怎么办──" 柳琼琚不知道她只不过是落进了一个别人的圈套。
一九二八年二月末尾早春暖人的十个晚上,柳琼琚把一切抛在脑后,忘情地沉浸在一个别人的圈套里夜夜狂欢,忘情地沉浸在原来的姐夫现在的情人的怀抱里荡魄销魂。越是想到表姐回来后的恐惧,越是想到那充满了谴责意味的"偷情" 两个字,她就越是想把每一个夜晚都无边无限的延长下去。她几乎是在战战兢兢的等着汽车的响声,她料想那辆福特牌轿车开进院子的一刻。也许就是自己永远离开白园的日子。

一九二八年二月,经历了十个销魂之夜的白瑞德,第一次懂得了什么叫女人,第一次懂得了一个男人原来竟可以有如此刻骨的欢乐。在此之前他一心扑在大兴公司上,一向对女人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一直恪守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给自己选定的这份婚姻。有了女儿之后,他更把感情寄托在女儿身上,和比自己大了六岁的白杨氏也就愈发的疏远,对床笫之间的事情也愈发的冷淡。可是自从白杨氏意味深长的把柳琼琚带进白园的第一天,在他第一眼就看穿了妻子的圈套的同时,却也受到一种莫名的触动。明眸皓齿笑语不断的柳琼琚对他有种天然的吸引,有时为了抗拒这种吸引,他甚至故意在柳琼琚面前保持著「姐夫的矜持。现在有了这十个销魂之夜,每当他伸出渴望的手像剥荔枝一样,把柳琼琚晶莹剔透的身体,从一件件的衣服里剥落出来的时候,他就无比清楚地知道自己绝不会放走这个女人,他就下定了决心要更改那个原是妻子编织的圈套,即便这样做了之后,这座房子里永无宁日也在所不惜。

柳琼琚没有想到表姐是乘了一架滑竿无声无息地回到白园的。白杨氏把汽车留在城外,叫了一架滑竿趁着漆黑的夜幕回到银城,在氤氲的夜雾中走进了美丽高雅的白园。

白杨氏先走到表妹的房间推开虚掩的门,看到空空如也的床。意味深长地笑起来。
而后,她又来到丈夫的门前,熟练无声地走进去。桌上那盏罩着乳白色纱罩的美孚灯被捻小了灯捻,暗幽幽地照着,宽大的铜床上原来自己的位置上,现在正躺着雪肤玉肌的表妹,一对情人在酣睡之中还一丝不挂的拥偎在一起。白杨氏突然觉得周身的血一下子流光了,一下子流进一个寒彻心脾的万丈冰窟。她把一切都想好了,就是没有想到这个自己设计的圈套,到头来第一个窒息的竟是她自己。她猛然想起十天前丈夫冷冷的质问:你不后悔么?

一切原来预想好的动作和问话,此时都土崩瓦解,她忽然觉得天塌地陷无以自制。
她在下意识中无比昏乱地点燃了丈夫留在烟灰缸上的半支雪茄烟,一口接一口地把那些辛辣的烟吸进嘴里而毫无感觉。

从此以后,终其一生她再也没有把这种连有些男人也受不了的烈性烟卷从嘴上拿开过。铜床上销魂之后沉睡的男人和女人,也许是消耗了太多的精力,竟然一动不动地沉浸在销魂之后的梦境中。看着这对赤裸的男女如此的忘情如此的热烈。有两行绝望的冷泪从烟雾中涌了出来,白杨氏不知怎样做才能破坏这对恣意纵欢的男女,不知怎样做才能报复那个夺走了自己丈夫的女人,不知怎样做,才能使生活回到原来的样子。昏乱之中她放下丈夫的雪茄烟,毅然决然地站起身来,然后,从容不迫地脱下自己的衣服。脱下一件,再脱下一件,一直脱到和床上那个女人一模一样。
然后,又从容不迫地把桌上的那盏美孚灯捻成一片无比的辉煌。然后,自言自语道:"既不要脸。就大家都不要脸!"

床上那一对男女终于被惊醒了,可是当他们睁开眼睛时却看见一个和自己一样一丝不挂的人。柳琼琚尖叫着缩回被子里,白瑞德怒吼着:"你发什么疯!"

于是,一九二八年二月末尾,早春宜人的时分,为了得到一个继承家业的儿子,白瑞德终于落进了他原想避开的焦头烂额之中。撇开乡下的"木瓜" 躲到城里来的柳琼琚,在经过了那一晚彻底的公开亮相之后,只好做了白瑞德的姨太太。从此以后,美丽高雅的白园之内,一杨一柳,就有了许多女人之间惊心动魄的怨恨。

送走了弟弟妹妹之后,李紫痕闷在屋里足不出户,花了两个半月的时间,在一幅九尺长的红缎子上,一针一线的绣出一尊与人等身的观音菩萨。亭亭玉立的观音站在莲花上无比慈悲的与她对视着,李紫痕就觉得受了很深很深的感动。这莫名的感动有时就会使她莫名的从屋子里走出来倚门远望,她就会看见银溪两岸林立的天车井架,看见巨蟒一般盘桓交错的输卤水的笕管,看见银溪码头上密匝匝的盐船的桅杆;她就会听见推车汲卤的工人激越悲凉的"挽子腔" 。百八十个男人,肩上像马一样套着搭背,弓背曲身地向前匍匐着,随着挽子腔的节奏,把一筒筒的盐卤从数百丈深的盐井里提到地面来,于是,被搭背勒出来的挽子腔就憋出一种撼人的力量。
坐在车旁领唱的都是从芙蓉院和桃花楼雇来的姐妹们,她们做的这项工作叫"坐车盘" 。天热的时候。坐车盘的姐妹们就露着滚圆的臂膀和一截雪白的腿子。有时为了安慰一下缚在杠子上的"马儿" 们,姐妹们就会捏着尖细的嗓子唱一段正式的曲牌,或是"红鸾袄" ,或是"玉蜻蜒" ;唱一些她们绝不会去做,也永远做不到的事情:

从今后儿决定断绝来往,
锁玉楼洗脂粉永不为娼。
嫁挑葱卖菜人儿心欢畅,
此不关别人事我自做主张。

唱了这些曲子以后,她们也还是留在芙蓉院或是桃花楼,等到无论是哪一只马儿凑足了半斗米价的三百文钱,她们就用自己的身子让那马儿快畅一夜。然后,第二天就会再尖着嗓子唱些催马儿们快走的歌。听见这些歌声,李紫痕有时就会流下些莫名的眼泪来。(16 待续)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