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850 13,820
澳元 10,825 10,700
英镑 19,600 19,500
港币 1,775 1,763
日元 130 129
新币 10,590 10,540
欧元 17,175 17,100
人民币 2,205 2,190
新台币 476 472
马币 3,555 3,540
泰铢 445 443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chá
12 画
连载小说 - 11 Jan 2018 HAS 162923
李锐著
旧址18
旧址18
自从有过那一点小小的艳遇以后,九思堂的老妈或是丫环从太太小姐手里把赏钱转给冬哥的时候,就常常要打趣:"冬哥快去给十一妹送钱吧。" 说了这句话,大家就叽叽咕咕笑起来,冬哥就会把头低得更深些,就觉得自己的短处被人抓在手里。在九思堂只有六姐紫痕从不和冬哥打趣,从不揭冬哥的短处,冬哥给六姐担水就分外的卖力些。知道六姐的难处,除了担水之外,冬哥还帮六姐做些粗笨的事情,做了活也从来不收报酬。冬哥心里对九思堂这位烧了脸念佛的小姐充满了敬畏。冬哥甚至想过:如果自己也有这么一个姐姐护卫着,那也一定会把《三字经》、《百家姓》这样难懂的书背下来的。
六姐的菩萨绣好的那一天,冬哥放下水担没有急着出屋,而是仔仔细细把菩萨端详了一番,端详了一番之后觉得实在好看,可一时又想不起什么恰当的赞辞来,于是脱口赞美道:"六姐绣得好看,像是台子上的白蛇娘子。"

李紫痕沉下脸来:"莫造孽!菩萨就是菩萨,哪里来的白娘子?你不怕二天遭报应么?"

冬哥吓出满额头的冷汗,当下跪在地上给菩萨磕了三个告罪的响头。磕过头之后,六姐要冬哥帮他做件事情,六姐说四月初八是佛祖的生日,她要把这菩萨献到白云山的白云寺去,还要做一桌素斋装在食盒里同时献去,她请冬哥帮她担送那两只大大的食盒。冬哥想到自己刚刚的冒犯,连忙答应:"要得,要得!"

可是李紫痕没有想到,四月初七的那天身上忽然来了天水,汹涌澎湃的血水在两腿间奋力地流淌着。女人身上不干净是不能进庙堂的,进了庙堂会犯冲。李紫痕有些懊恼地看着那两盒精心烹饪的素斋,油然生出许多莫名的烦躁来。等到冬哥按时赶来时,李紫痕只好告诉冬哥今天不去了。冬哥愣愣地问道:"为啥子又不去了?六姐,莫不是为我那天冲撞了菩萨?"

李紫痕悼悼地放下门帘:"莫乱猜。我身上不舒服。"

被关在帘外的冬哥惶恐不安地检讨着自己,他觉得自己总是猜不透九思堂的人,他觉得这一次多半又是自己出了什么差错。一直等到竹帘再一次掀起来,李紫痕吩咐道:"冬哥,你去做你的事情。我们晚几天再去。" 说着又将一只食盒递出来,"这几样菜你拿回去吃,二天去时我再做些新鲜的。"

冬哥感激地接过香喷喷的食盒,这才终于放下心来。

白云山上的白云寺是银城一带最宏大也最著名的佛寺。一条二十里长的大路夹在山谷里逶迤通到幽静的山底,而后向左一拐,绕过这些银城的屏障落进坦荡的平原里去。在山底的转弯处浓绿的林木中,像一朵白云似的静立着一座洁白的石坊,石坊上刻着两句淡泊平静的话:

去来之路何处有
生灭之门本原无
从这座洁白的石坊望上去,就会看见依山而建的白云寺,在葱茏的枝叶里辉煌的矗立着一派金黄色的瓦顶。冬哥担着两只食盒立在石坊面前的时候,额头上已经微微出了一层细汗。他放下担子,看了看落在后面的六姐李紫痕。四月初八已经过了十天,幽深寂静的山谷里绝少见到别的香客。晚春的太阳已经有了几分力量,李紫痕的一张脸在阳光下白白的晃着,冬哥不由得生出几分怜惜来:白白走四十里路,把脚杆也要走痛,真不知六姐为了哪样?

跨进寺庙的大门以后,李紫痕对冬哥说:"你在这里等我。" 然后独自一人提了食盒走进去。冬哥在门口的台阶上坐下来,不知不觉地竟睡着了。不知睡了多长时间忽然惊醒过来,看见满山满院静静的阳光斜斜的照着,心里不由得志忑起来,慌忙爬起来去找人。一间挨一间一院挨一院地找过去,一直来到第三进院子,才在偏殿的门口看见李紫痕跪在蒲团上的颤抖的背影。李紫痕绣的那幅观音菩萨不知何时已经高高地挂起来,在这绣像的后面是一尊高大无比的彩塑观音。香案上的三炷线香早已经燃尽,殿堂里一派阴冷的昏暗,李紫痕分明是在哭。冬哥犹豫了一阵最后还是退了回去。他不知该不该进去,更不知进去该说些什么。冬哥只好又回到门口的台阶上满心忐忑地坐下来。

等到两人终于离开白云寺,终于又穿过了那座白色的石坊的时候,李紫痕忽然开口道:"等我死了,就埋在这山坎下边,离白云寺近些。"

话声就像满山斜射的阳光,静静的,冷冷的。冬哥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的背影忽然就觉得有些惧怕。

第五章    一
母亲一走,白秋云就把李紫云接到圣堂街六号的竹园来与自己同住。竹园其实是一座精致的花园洋房,是几年前白瑞德从一位法国传教士的手中买下来的,作为他来省城办事居住的公馆。那位法国人来到中国后染上了中国人的爱好,知道了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的雅趣,于是在这座洋房的四周遍植修竹:毛竹、慈竹、凤尾竹、斑竹、紫竹,样样俱全,密不透风,而且还专为它起名竹园。白瑞德买下房子后,笑那洋人太不懂竹子,便把风墙一样的竹子除去大半,留下些空档和小径。修了一间草亭,又随意点缀了几块巨石散落其间。疏朗了的竹林反而显得幽深而又婉约,反而和那竹园二字更显得贴切了。离竹园不远有一座圣母堂,是属法国外方传教会的,遇到教堂里做弥撒唱圣歌的时候,渺远悠扬的歌声就会从尖顶巍峨的教堂传到竹园来,和婆娑摇曳的竹声温柔地混成一片。和白园比,白秋云更喜欢竹园。

早就住烦了女生宿舍的李紫云应邀搬进竹园来,当然十分地高兴。可她也猜到了白秋云此举的另一番苦心,暗自在心里为弟弟高兴,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会像想像的那样结局。从此,两个花容月貌的青春少女以姐妹相称,在圣堂街六号的竹园内同进同出形影不离,渐渐的竹园二云竟在省城有了一点名声。

在李紫云的帮助下,白秋云很顺利地考进省立女子高中的初中部插班就读。那时省城的学校大兴文明戏。田汉、熊佛西、洪深、丁西林成了青年学生们最欢迎的名字。省立女高也成立了一个女神剧社。(18 待续)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