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440 14,400
澳元 10,790 10,725
英镑 19,220 18,900
港币 1,840 1,825
日元 129 128
新币 10,590 10,565
欧元 16,920 16,750
人民币 2,160 2,150
新台币 468 465
马币 3,575 3,560
泰铢 438 436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zhù
7 画
灵异故事 - 12 Jan 2018 HAS 163002
寡妇田凤
刘家庄虽不大,说来奇怪之事倒也挺多。这几年家家开放搞活,大家都忙于挣钱,开始开车跑长途,几乎每年都有不少亡夫的。单说田凤一家,户主就是田凤,她不过30岁,面目清秀,但是总带着悲哀之色。她的丈夫何二愣是某工地的工头,两年前死于车祸,只有她带着六岁女儿何小旦一起生活,娘俩相依为命,日子过的很清苦。二楞活着的时候与妻子伉俪情深,没红过脸没吵过架,对妻子很体贴。他年纪轻轻便遭遇车祸而亡,这队妻子田凤来说,该是多大的打击!自从丈夫死后,田凤变得沉默寡言,见到左邻右舍也不愿多交谈,看的出她很满腹愁云。邻居们对这对孤儿寡母的很是照顾,常常帮助买些吃穿用品,有个大事小情的也来帮忙,并且还安慰她不要沉郁悲伤。
田凤过于思念丈夫,家里四壁挂满了与丈夫的合影照片,或是与女儿的照片。所有照片的镜框都绘上百花,缠上黑丝带,有着庄严肃穆而又恐怖的气氛。田凤也不知为何,在面积不大的屋子里愣是挖了个地下室。恰巧邻居花婶子来借东西,看到田凤手里拿着铲子,问她在干什么活,并要回家召唤男人来帮忙。田凤一口拒绝,而且面有忧慌之色,花大婶不解其惑。地下室布置好了,但邻居们无人敢来询问,都不想自讨无趣。一天傍晚,大约六点来钟,邻居们听到田凤家传出女孩子尖叫声。
接着,小旦满脸恐惧,从屋子里冲出来,没命的往街上跑,她妈妈田凤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在后面追赶。邻居们忙出来看,花大婶子手快,一把拉住田凤,焦急的问道:"究竟咋啦,发生了什么事?" 田凤慌里慌张的说:"没事、没事小旦睡觉做了个噩梦,受惊吓了。"

邻居们也不便多问,知道田凤要强,有难言之隐,所以都不便多问。田凤非常疼爱自己的女儿小旦,对她从来没发过脾气。丈夫死了,更是和女儿相依为命。至于小旦极大程度受到恐惧,谁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却是一个谜。从哪以后,小旦很少到街上玩,偶尔看到,也觉得这孩子有些异样。一晃,小旦到了入学年龄,可是并没有上学。田凤的理由是自己身体不好,必须有小旦的陪伴。既然不愿意去,村里也管不着。春节到了,镇子的大集上更加热闹,田凤带着小旦也来逛大集,娘俩穿的都很新鲜漂亮,似乎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见到熟人笑容可掬。一个买糖果的小贩逗着来往的孩子,看到小旦过来便逗她:"怎么样,外面热闹吧!比呆在家里强多了。"

小旦问商贩:"街上这么多人他们都在干什么?" "今天是传统节日春节,全国人民都在庆祝节日,怎么,小旦开心吗?" 田凤立即将小旦拉到一旁,说:"跟妈去那边看扭秧歌。" 商贩狠尴尬,自语道:"这个小寡妇不近人情。" 春节过后,镇里来了普及教育的工作人员来到各个村子做调查。调查员对田凤说道:"孩子读书是每个家长应尽的义务,将来没有知识如何立足社会。自己不能谋生,也不能为为国出力。" 小旦眼巴巴的望着妈妈,田凤犹豫不决。调查员有些不悦,拉着小旦来到屋外老槐树下:"小旦,你为什么不想上学,这其中必有原因。" 小旦结结巴巴的说:"我要陪爸爸睡觉。"

"你爸爸" 调查员瞪大眼睛道:"小旦,你爸爸早就你在世上了,你难道不知道吗?" 小旦认真的说道:我真的每晚陪爸爸睡觉,爸爸每晚都要拍我入睡。妈妈对我说,小旦,爸爸摸你一下,你就容易入睡了。" 调查员心里直犯嘀咕,这家户主因车祸去世两年,附近村屯都是知道的,难道此中还有奥秘?"小旦,你现在见过你爸爸吗?" "恩没,没见过,只是闭上眼睛觉得有只手在摸我,妈妈说这是爸爸的手。妈妈不叫我去上学,怕把实情讲出去,妈妈不让我讲家里的事。" 调查员追问道:"你和妈妈睡在什么地方。" "在屋里的地窖睡,每到夜晚,爸爸的手就来摸我。
第一次进里面吓得我跑了出去,后来妈妈说只有在地窖才能见到爸爸。"

调查员一脸正气的说道:"小旦,你一定要上学,学校里又好多同学朋友,大家可以一起上课,游戏,有多好啊!" 调查员心疼小旦,多么可爱的小女孩,这要是不上学该多可惜啊!苦口婆心劝解田凤,但是,田凤还是不给小旦办理入学手续。于是调查员回去把所了解的事实经过讲给领导,大部分人都只表示可惜,而一位科级干部觉得这有些蹊跷,决定自己去一趟田凤家。女科长刘姐来到善来村先对附近人了解实际情况,后来到田凤家,对她说道:"妹子的遭遇我深表同情,你我都是女人可以理解。听说你有一间地下室是吗?" 田凤听了脸色骤然一变:"这是我的私事。"

"是私事,但如果影响孩子的心里健康政府会过问的。根据调查员说,你戴孩子去地下室睡觉,会有亡父抚摸孩子,你是在说谎还是另有隐情。" 田凤有些慌张,推迟道:"我有权不回答你的问题,如果没有其他事那就这样吧,我还要干活。" 科长刘姐立马拿出官威道:"田家妹子,你要再坚持这样的话,我会找警方介入此事,告你虐待儿童。" 田凤被威慑住了,"求求你不要扩大事态。" "不扩大,也好。带我看看你那地下室。" 田凤抹着眼泪,走进房间,打开后面的木板,露出地窖入口。

沿着不平的台阶下去,科长刘姐不由得吓了一跳。地窖密不透风,中间放着一口无盖棺材,棺材里面铺着厚厚的被褥,棺木顶上还点着长明灯。科长刘姐厉声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是为我死去丈夫铺的床铺。" "什么?床铺。人已经死了就应一了白了,你摆个棺材搁在家里,这对孩子的心里影响相当严重。会导致孩子心里异常,日后如何面对社会。" "不是这个样的,刘姐您听我解释。我和小旦都觉得走到地窖才觉得人生的快乐。每次丈夫摸着孩子,他说很感激我的安排,使他魂归所有,得享天伦。" 科长刘姐越挺越离谱,感觉问题的严重性。

"我要求你务必做出两件事。第一,拆除这个地窖。第二,让孩子上学。" 田凤却不答应,任凭科长刘姐怎样威胁也无济于事。气的科长刘姐怒骂道:"你这是愚昧、无知。你说你丈夫夜晚抚摸小旦,你凭什么这样说,难道见过你亡夫。" 田凤哽咽的说到:"是的,半夜我点起蜡烛灯,他就来和我共眠。如果没有女儿在身边,他会很失望的。" 忽然刘姐想到一个问题,会不会田凤的丈夫是假死,目的是骗取乡里发的低保费。"我们有权调查此事,如果二楞还活着,我们将要收回你家的低保费。" 田凤急得要死:"死了,他真的死了,回来的只是他的灵魂。"

"那你在屋子里挖地窖,又摆放棺材,这一切都是自己突发奇想吗?还是另有隐情。" 田凤实在扛不过去,便交代事情。自打丈夫车祸身亡,我无心在活下去,因为我太爱我的丈夫。想从山上跳下去跟着丈夫走了。可当我要跳时,有人拽住了我,并说道:"年轻人何必想不开。" 拽住我的是一位出家的和尚。我说:"心爱的丈夫死了,我不愿独活,要和丈夫相约九泉之下。" 那僧人一笑:"蠢人,愚人、笨人,难道这样就可以与死人相聚吗!" 我惊叹:"这样可以与他在阴间相聚啊!" "不用,你不要死也可以与丈夫生息相通。" 我急忙问他有何秒招。那僧人说:"你可以自制一口简易棺材,一定放在屋子下面,睡在其中,棺前设一盏招魂灯,死去的亡魂就会来到你身边。不过这都需要人的诚心才能达到愿望。

回家去吧,好好抚养孩子。" 回到家中便按照僧人的指示去做的,偷偷做了一口简易棺材,怕邻居发现,都是偷偷的挖大号地窖。结果,我的诚心显灵了,夜晚,地窖里,我点起蜡烛,在朦胧之中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原来正是丈夫的声音。可睁大眼睛什么也看不见。我对丈夫说,自从你去世以后,政府对我母女很好,修建新房,每月发放低保费,但我就是挂念你。" 田凤说道这里,科长刘姐问道:"那小旦也是你主动带下去的吗?" "是的,第二天,我迫不及待的带小旦下去。

一开始小旦非常害怕,在睡梦中她忽然一跃,狂叫着向屋外跑去。她还说有一只冰冷的手在摸她。我问女儿,摸之前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女儿说,听见爸爸在喊自己的名字。我便对女儿说,那是爸爸想你,想看看你。以后,女儿就不害怕了。" 科长刘姐没说话,默默离去。偏巧,这个时代的国家口号是崇尚科学,抵制封建迷信。身为公务人员的刘姐,把事实报告上级,上级决定铲除封建迷信糟粕。政府带人把田凤家的棺材抬走了,又将她们娘俩迁到其他村镇居住。过了一段时间,田凤与小旦再也没有踪影,官方调查了近半年,最后给出的答案是二母女失踪。(fr/综合讯)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