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440 14,400
澳元 10,790 10,725
英镑 19,220 18,900
港币 1,840 1,825
日元 129 128
新币 10,590 10,565
欧元 16,920 16,750
人民币 2,160 2,150
新台币 468 465
马币 3,575 3,560
泰铢 438 436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dăi
4 画
灵异故事 - 12 Jan 2018 HAS 163003
椅碑
椅碑
奶明我小时候忒顽皮,人称"活猴子" ,在幼儿园把木椅翘来翘去,不把椅子折腾快散架决不罢休,幼儿园阿姨实在看不下去了,警告我父母说不把我这坏毛病改过来,就劝我回家自学,换句话说,我在嘚瑟,幼儿园这一亩三分地容不下我这尊大佛,父母皮鞭木棍伺候也不顶用,百般无奈下他们找奶奶讲了下面这个故事,从此我对木椅惧而远之。在一所偏远的村庄里,一个像我这般皮的娃儿,他叫许木,他和小伙伴们疯赶打闹时将椅柱给撞断了,开始还没在意,只顾美滋滋的玩,但待玩伴散了,他才回过神,这下完了,他爸爸本就是脾气火爆的人,在那个贫苦的年代,一个好椅子可要半斤粮票来换啊,他爸爸还不把他揍得屁股开花,想想上次挨揍,可是半个月下不来床啊,这可咋办啊。他愁眉苦脸的摊坐在地上,不住叹气,突得他眼睛一亮,在学校的后山他好像看到过有一把没人要的废椅子,它的模样恰和自己这把椅子有几分神似,刚好用来替换自己的。
这样想着,他飞快朝后山跑去,这时后山树林泛着一层淡淡的薄雾,许木只觉得自己爬过一堆堆米高的小土包,顺着记忆来到一束杂草中发现了那把立在土中的椅子,那木椅背面似乎纹着些古怪的文字。许木也没在意,费尽吃奶的力气才将那把椅子拔起,清理完椅柱上的杂草,紧抱着椅子拼命尖叫着朝家里跑去,林间乌鸦嘎吱嘎吱的鸣叫声逼得他啪得一下摔倒在地上,那尖锐的树枝将他细嫩的小手划出几道淌血的伤口,他哇得一声痛哭出声,但他脚底突像被一双手擎住,一股巨力猛拽着他。

许木执起木椅就往身下砸去,只听到咔嚓一响,那双骨手松懈了下,他急忙提起脚朝林外冲去,伴着月光,他影约憋见那骨手缩回了木椅的两只前凳中,然而太匆忙了,这一细节被他抛在脑后。树林小道口,他母亲正红着眼,四处搜寻着,突的拄住脚,呆望着林中冲出的褴lu着衣裳的许木,紧抱住他,扬起手使劲扇他的屁股,泣述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啊,这后山不早说过是忌讳地么,你说你若是出点事故,你可让娘咋活啊。

许木倒也懂事,小手试了试他娘的眼角,好奇问后山是啥地方啊,忒古怪的。许木的娘瞪了他一眼,警告说木头甭问那多,反正你给娘记住了,以后这地别在来了,晦气。许木点了点头,蜷缩在他娘的怀里沉睡过去,不一会儿便响起了重重的鼾声。在梦里,他孤零零站在一堆堆挂着白篙,散着黄纸的坟墓前,双脚像是被使了定身术,一动也动不了。一阵寒风呼啸而过,坟堆竟一座座从中间裂开,伸出一双双带着腐肉的骨手,一声声怨毒的叫声响起"谁叫你踩我的房子,我要吃了你" 。

突然身后一阵哼声压过了这些狞叫声,他扭过头却发现空无一人,只有一把破烂的木椅,对,那纹理。那大小他很熟悉,不就是他从后山拔起的那只木椅么。他突得感觉脊背泛起一丝寒意,低头一瞅,一张苍白的人脸赫然长在他腰部,一双通红的眼睛正死死盯着他,穿着几只白蛆虫的黄牙碎碎念叨,"娃儿,你为何拔俺的碑啊?" 许木猛得从梦中惊醒,花纹枕巾已然湿透,他妈妈摸了摸他额头,关切问木头作恶梦了,没事儿,娘在。

许木摇了摇头,目光盯住放置在院中的木椅,愤愤想,哼,敢吓我,看老子不劈了你,哼。像许木这种孩子气,大家都有过,至于后果嘛,小则挨顿揍,大则像许木一样丧命。他趁他娘准备早饭时,抱起板凳躲进柴房,小心翼翼举起斧头朝着椅子正中劈了下去,但空中好似横挡着一堵无形的气墙,将锋利的斧尖摩擦出滋滋的火星。许木的好胜心一下子激发了,麻蛋,你这木椅还牛逼了是不,你不让我劈,我偏劈,看谁更持久。

他侧立着身子,猛地将板斧顺着自己身子的重心斜砍而下,只听咔嚓一响,光滑的椅面出现了一丝骨色的裂纹,里面还渗着红色的液体,乍一看,像是殷红的鲜血。许木得意一笑,又一斧头劈了下去,伴随着一声呜咽的哀鸣,好好的椅子便碎成支离破碎的木头,黑色的椅背上突得浮现红色的碑文,屋子里弥漫着渗人的冷意。许木伏下身子,呆望着那碑文,喃喃念人彘碑,史于西汉初年,汉惠帝之母吕后妒忌刘邦宠幸戚妃,下令断其四肢,草藏荒野,它们的怨气凝结此椅碑,葬人如下:戚妃,萧淑妃。。。。下面的文字太生僻,他并不认识,不过碑底赫然写着一个让他惊恐万分的名字,那就是许木他自己。

啪咔一声,紧闭着的房门和插着铁栓的玻璃窗全自己开了,屋内的烛火滋得闪了一下灭了。在迷迷蒙蒙中,那椅背诡异立了起来,化作一漆黑的石碑,而那断裂的木柱竟变成活动的骨手,和灰白的残足,一跳一跳的来到椅面前,不,那根本不是木面,而是一趴在地上,爬着尸蛆的骨架的后背。它像动物一样朝许木爬去,埋在椅背下的头披散着秀发,狞笑说来陪我吧,来,来,来让我解脱吧。许木尖叫一声,拼命朝门外跑去。

但来不及了,两只断手以拇指作脚,像弹钢琴般飞快挡在门口,食指轻弹地面,骨手飞跃而起,死死掐住许木的脖子,一道阴冷的笑声在屋内回荡,你逃不掉的,抓到你了。。。。待他父母发现他的时候,他瞪大双眼恐惧望着前方,双手死死护住脖子,已然没了呼吸,只是悲恸的许木父母没察觉那堆破碎的木椅在他们露面的刹那,竟诡异的自己消失了,而许木的尸体四肢关节全断了,直挺挺伸向前方,活像那把失踪的椅子。。。。许木被埋在村庄的后山后,林间又泛起浓郁的白雾,他矮矮的坟包上赫然又一把精致的木椅,只是椅背的后面血字下空出一排漆黑的空白,像是在等着么人留名。(fr/综合讯)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