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3,430 13,360
澳元 10,700 10,600
英镑 18,650 18,400
港币 1,725 1,715
日元 122 121
新币 10,195 10,150
欧元 16,400 16,250
人民币 2,090 2,075
新台币 464 461
马币 3,400 3,385
泰铢 422 421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9 画
连载小说 - 12 Jan 2018 has 163009
王朔著
10
10
四周茂盛的柏丛挡住了好奇者的目光,我也在一边坐下,喘出一口气,感到名誉扫地,威信扫地。
花坛里的月季花枝叶扶疏地婀娜开放,一些蜜蜂嗡嗡地在阳光中盘旋;蚂蚁沿廊柱往上爬,爬到光滑的地方把持不住掉了下去;一辆轿车若隐若现地从树丛外驶过。

杜梅还在哭,无声地泪流满面地哭,我吸着烟耐心地等她哭完。两个老年病号背着手从小径走来,看到我们怔了一下,原路退了回去。我们就那么坐到吹中午下班号,她哭了一上午,大概自己也哭得没趣了,肿着个眼睛茫然地坐在那儿,想起来又抽噎几下,干哼几声,鼻子像伤了风似的不停吸溜。

"哭完了?" 我问她。

"这就痛快了?过瘾了?"

"滚,你滚!" 她用手使劲推我。

我屁股纹丝不动,只是上身摇摆:"不滚,就不滚,干吗要滚?" 我若无其事地东张西望。

"哭完回家。"

"回屁家!"

"屁家也得回,哪怕回去接着哭呢。家里哭多舒服呵,哭累了还能躺着,饿了能吃渴了能喝,毛巾现成嫌自己哭单调还可找音乐伴奏"

"你故意气我是不是?"

"没有,我是气我自己。我怎么就那么不会来事儿?就一个媳妇,眼睁睁地看着哭死,束手无策平时挺机灵的,也算个拍马高手,关键时刻就不灵了。"

她扑哧一笑,旋即又声声俱厉:"行,回家,回就回,回去就离婚。"

"前边还像句话,后面就不是话了。"

"你还别以为我不敢。" 她站起来蹬蹬走了。

"你敢,你胆大。" 我跟在她后面走。

"你怕谁呀?"

我打开门,贾玲和另一个姑娘站在走廊里,每人双手端着一个盛满饭菜的饭盒,反扣的饭盒盖上还放着一切切成片的酱肘花。

"你们还没吃午饭吧?"

"一点都不饿。" 我没精打采地说。

"都打来了,接着。" 她把手里的饭盒递给我。

"谢谢呵。" 我朝那姑娘笑一下,把两个饭盒摞在一起抱着。

"她好点么?" 贾玲小声问,踮脚从门缝往里望。

"躺着呢。进来坐吧。" 我用腿后跟磕开门。

贾玲明显犹豫了一下,抬腿进门:"我看看她。"

我把饭盒放在桌上,让那姑娘坐,问她:"喝水么?"

那姑娘抿嘴笑着摇手:"不。" 乖乖地坐在一边。

贾玲在床头搬过杜梅身子:"哟,哭成这样,怎么啦?"

杜梅翻身坐起:"你问他。"

然后她絮絮叨叨向贾玲诉苦:"外面累了一天了,回来他都不知道心疼人,还气我,理都不理我。"

"累了一天,谁知道你干嘛去了。"

"你说我干嘛去了,你说我干嘛去了。"

"我不知道你干嘛去了,也许是干革命去了吧。"

"你就少说两句吧。" 贾玲说我。

"他就这样,一点都不让我。人家心情本来就不好,从他那儿一句好话也听不着。"
"我为什么要让你?谁让我呀?"

"你是男的。" 贾玲说。

"噢,男的就该让女的?宪法上有这一条么?"

"她还比你小好几岁呢。"

"小,不懂事,更应该听大人的。"

贾玲笑着对那姑娘说:"这人是有点无理呵。"

那姑娘眨眨眼,点头笑说:"没错。"

"本来就是么。" 我也笑。

"凭什么让?我只知道服从真理。"

"那为什么真理总在你那一面?" 杜梅道,转而又对贾玲说:"你还不知道呢,昨晚上我一气之下跑了出去,你猜怎么着?人家老先生一点没着急,自个就睡了。有这样的人么?

自己老婆半夜跑了居然没事儿似的。

"是太不像话了。" 贾玲谴责地瞪我一眼。

"那你为什么跑呀?"

"你甭管我为什么跑,就冲你对我这态度,我还得跑。"

"是你不对呵," 贾玲批评我,"你得检讨。"

"我找了,没找着。"

"我说你这人怎么跟女的似的?她说一句你非得跟一句,什么大不了的原则问题?认个错又不会杀你头,跟自个老婆逞那份强干嘛?" 贾玲板着脸训我。

"没见过你这样当丈夫的。"

"他也就会跟自个老婆厉害,在外边见谁都跟三孙子似的。" 杜梅说。

"怎么样,能不能认个错?不能认错我们可动手了,这屋里我们可有三个人。" 贾玲笑着望着我,眼睛里却流露出焦灼和敦促。

"要不我们走吧。" 那姑娘坐不住了,笑对贾玲说,

"他当着我们不好意思。"

"那好我们走,不逼你,有个认错态度就行。" 贾玲下地往外走,走到我身边用右肘使劲顶了一下我后腰,使我一个卟啮扑到床边,和杜梅近在咫尺。她和那姑娘大笑着离去。

"你瞧你,非得把这事弄得满城风雨,全院都知道。"

"你呢,非得别人下令才认错,我说什么跪着求你都白搭。"

"你脾气也太大了,一点小事就能闹成这样,哭出的眼泪够洗一次澡的吧?"

"那你要早对我好点呢?一开始我也没哭呀,不过是耍点小性子,你就应该哄哄我,
那我就早好了。人家闹不也就是希望你哄哄我温柔点?"

"光够温柔的了,一直在哄你。"

"有你那么哄的么?说出话来跟刀子似的。好几回我都自己好了,又让你招起来。"

"那你也不该跑呀,这不是自绝于人民么?"

"谁让你不理我的?"

"谁先不理谁的?一回来你就先不理我,跟你说话没听见一样,我能没气么?我怎么那么贱呀?"

"你也气了?"

"当然,我气坏了。特别是你这么撒腿一跑,这是他妈电影里的路子,怎么发生在我头上了?你怎么那么傻呀?吵架归吵架,跑什么?不知道城里的坏人天一黑就都出来了,专门收容你这种离家出走的妇女?真出了事你找谁哭去?"

"我没跑远,本来想去我姨妈家的,走了一段路,心里害怕又回来了,加了衣服一直在小花园坐到天亮。"

"这点还算聪明,说明你没傻到家。"

"下回我不跑了。" (10 待续)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