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450 14,350
澳元 10,625 10,525
英镑 18,800 18,100
港币 1,875 1,855
日元 132 129
新币 10,650 10,550
欧元 16,550 16,400
人民币 2,100 2,080
新台币 487 482
马币 3,500 3,475
泰铢 448 445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āi
10 画
连载小说 - 14 Feb 2018 EDY 165570
李锐著
旧址47
旧址47
冬哥就觉得很没有意思,很惭愧。就又在心里骂自己:老鬼你好没得意思。这座城里除了那副水担,还有哪一样东西是你自己的?连六姐和之生都是你半路上才碰到的。骂过自己,冬哥就又仰起脖子喝酒,泪水就在满是皱纹的脸上到处乱流。冬哥就想,这世道变得太快,这世道怕是不要人活了。正哭着,猛然听见有人问:"冬哥,你啷个一个人蹲在这里哭?"   
冬哥满脸乱抹着说谎:"六姐,没有哭,是遭阳婆晃了眼睛──"   
李紫痕说:"冬哥,你哭了。"   
冬哥就很惭愧地点点头:"六姐,我真是老了,老得啥子事情也经不起了,老得没得用处了,老得该死了。"   
李紫痕就红了眼睛说:"冬哥──"   
这样说着,两颗白发苍苍的头就挨得很近。然后,他们就看见满脸血迹的之生从那块空地上踩着遍地的石块和木屑走过来,身上的白衬衣被撕破了,衬衣上写着墨迹淋漓的几个大字"狗崽子" ,两个老人一时吓得张口结舌。之生在一九六六年毒热的太阳下大哭着朝自己的亲人扑过去,三个人抱在一起的时候,冬哥又想:这一辈子怕是真的活到头了,真的活够了。  
回到家以后,冬哥忙忙的去井上为之生担水擦洗,慌乱之中竟把一只水桶从辘轳的吊钩上弄脱了,看着装满了水的木桶扑通一声沉到井底去,冬哥又气得哭起来,又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骂自己:老得没用了,老得该死了。许多年前双喜栽进水井,自己连想也没想就攀着井绳滑了下去。那时候,自己正坐在皂角树的阴凉下边唱戏文,那几句戏文还是自己从十一妹的口中听来的,十一妹最爱唱的就是那几句"红鸾袄" :从今后儿决定断绝来往,锁玉楼洗脂粉永不为娼。嫁挑葱卖莱人儿心欢畅,此不关别人事我自做主张。
可唱戏文的十一妹还是死在桃花楼里了,自己和老师爷去赎她,结果白跑了一场。凭你有多少钱财,凭你有多少真心,都不能把人从阎王手里赎出来。从那时候起冬哥就刻骨铭心的明白了什么叫死,死就是到一个所有活着的人都永远不能去的地方,到一个叫所有活着的人都无可奈何的地方。想到这些,冬哥又骂自己:你真是该死了,昏想的都是些死人的事情。丢了一只桶,冬哥只好扔下竹担提水回去,没有扁担一桶水提在手中却分外的吃力,一连歇了几次才回到家里。看着李紫痕给之生哭着洗着,冬哥就又想起十几年前的那个夏天,也是这么一个热得让人头昏脑胀的正午,也是自己去担水来给孩子洗澡,先给之生洗,后给六姐洗,隔着蚊帐自己呆呆地坐在八仙桌的那尊白菩萨身边,特别的燥热,特别的焦渴,听着清水哗哗作响的从一个女人身上流下来,一直流到自己热血沸腾的胸膛里。然后,就听到屋外满树的蝉声像打雷一样响;然后,等到自己撩起帐角的时候就看见六姐,六姐的身子白得就仿佛八仙桌上那尊白瓷观音;然后,自己就跪下去说,六姐,我来生转世变牛做马也要跟到你──十几年的事情好像就在昨天发生的,只是那只木盆里再放不下这个天生怕水的孩子了,只是没有想到一切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看着之生满脸的伤,看着孩子吓破了胆的样子,冬哥心如刀割,冬哥就流着泪给孩子壮胆:"之生,莫怕,二天我们不去读书了,留在家里,我和姑婆守到你。"   
之生哭着摇头:"不行,他们会到家里来抓我去。"   
冬哥就喊:"龟儿子些来抓,我就跟他们拚命,我就不活了!老子活够本儿了!"   
冬哥这样乱喊的时候,街上正开过一辆宣传车,车上五六只高音喇叭同时唱着一支歌,一九六六年夏天举国上下到处都唱这支歌:  
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  
大风浪里炼红心,  
毛泽东思想来武装,  
横扫一切害人虫。  
敢批判,敢斗争,  
革命造反永不停,  
敢批判,敢斗争,  
革命造反永不停,  
彻底砸烂旧世界,  
革命江山万代红!  
这支歌以压倒一切的气势回荡在银城上空,声震寰宇,雷霆万钧。所以,等到第二天之生的同学们高呼着口号,高唱着这支歌拥进家来抓狗崽子的时候,冬哥的反抗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人们三把两把就将一个白发老头推倒在墙角里,押著「战利品" 高呼而去。一向惶恐谦卑的冬哥猛然变得果断起来,他吩咐老伴:"六姐,你守在家里,我去学校看看!"
冬哥这样说的时候,李紫痕在他那双发红的眼睛里看到一种从未见过的逼人的凛然之气,李紫痕就哭着提醒他:"冬哥,你千万小心些,你们两个丢了哪一个我也活不下去。"   
冬哥那时候根本顾不得女人的眼泪,冬哥匆匆追到学校,接着又匆匆追到紫云桥。桥头已经被人站岗封锁,冬哥只好在围观的人墙里挤到桥下的河岸上,河水把毒热逼人的阳光反射上来,晃得冬哥几乎睁不开眼睛,冬哥什么也看不见,冬哥就不顾一切地大喊大叫:"之生──!之生──!你莫怕,我在这里!"   
正喊着,冬哥听见之生的尖叫:"莫丢呀,莫丢呀,我怕死啦──" 冬哥看见之生手脚乱摆着从天上掉下来,扑通一声栽进银溪里。于是众目睽睽之下,冬哥奋不顾身地纵入河水中,朝着那双在水面上乱摆的胳膊和时隐时现的人头游过去,一面游,一面喊:  
"之生,之生,你莫走,你莫走,我来救你!"   
当一老一少从河水里挣扎上岸时,立刻被围在义愤填膺的人群中。人们不能容忍这种对于革命的公开对抗,人们不理会冬哥的哀告,一次又一次地把他打倒在地上。可是人们没有料到这白头发的老头居然会有那样大的力量,他突然从血泊中站起来,惊天动地地喊叫着:"老子不活了!老子活够了!"
(47 待续)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