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195 14,150
澳元 9,630 9,580
英镑 17,750 17,500
港币 1,815 1,805
日元 133 132
新币 10,325 10,300
欧元 15,675 15,600
人民币 2,005 1,995
新台币 461 458
马币 3,405 3,400
泰铢 471 468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dài
9 画
连载小说 - 14 Mar 2018 HEN 167430
铁凝著
玫瑰门35
玫瑰门35
姑爸的骂暂时结束了也许是暂时。谁都听出了这次的水平、分量和高度。
按道理,下边当是北屋的还击。然而北屋却是一片沉默一片寂静,寂静得无休无止。谁也不知这无休无止的寂静意味着什么,有人在提心吊胆,有人觉得这是罗家被骂蒙了,被骂得张不开嘴想不出词儿。

司猗纹就正为罗家这张不开嘴想不出词儿而高兴。好小姑子。她想,你到底是庄家的后裔,好一个冲锋陷阵的勇士,是你打了罗家个出其不意措手不及。如今庄家人到底给庄家报了仇。是报仇,也是"惹惹" 你们,这是被迫的"惹" 是被逼得"惹" ,是惹里有报,报里有乐子。再说现在这惹何止是替司猗纹替庄家替这带柱廊的房子这带枣树和丁香的院子,这是替响勺胡同替整个北京城(不是整个儿也是半个)惹了你们。再说那被惹的仅是一个罗主任?当然不是。是谁?司猗纹本来也可以按照她那从院子到半个北京的推理办法无休止地推下去,但是这"推" 刚一开始她又把它们"淡" 了下去。如今谁代表着谁、谁该往哪儿归是人所共知的,她开始后怕了。她想起前不久听说过东城有位被抄家的老太太,趁小将不备一菜刀劈死了一位小将,那老太太紧跟着就遭到了灭顶之灾。然而她还是觉得世间就得有那位老太太,就得有姑爸尤其姑爸,她只骂了,没拿菜刀劈谁,谁能奈何她?

半天,司猗纹就这么高兴一阵害怕一阵。她回到床上,划根火柴双手捂住点着一根烟抽起来,甚至连庄坦怎样拽走了竹西都没注意。

眉眉早就躺下用毛巾被捂住了头。在毛巾被里她又用手指堵住了耳朵。她只有害怕,自己害怕也替姑爸害怕她希望姑爸不要再骂下去。

姑爸没有再骂,天慢慢亮起来,院子在仓皇不安中苏醒了。南屋怎么也弄不明白北屋是怎么在姑爸的骂声中睡下去的。姑爸骂罗家,罗家不会睡。罗大妈第一个被姑爸的号叫惊醒,她先推醒丈夫,又叫醒儿子,一家便骚动起来。起初他们也不知院里怎么了,当他们听清那号叫是发自姑爸的喉咙,那逐步升级的骂是冲着他们时,首先准备还击的是二旗。他一步从铺上跳下,顾不得穿衣服,绰起一根木棍就去开门。三旗又是紧随其后,罗大妈也跟上来。

你不就是个骂吗?罗大妈想,讲骂你可不是个儿,我年幼时站在俺们房顶上骂街那工夫,没准儿你妈还没生出你哩。现在我先听听你这两下子,先听个稀罕儿。听完了我才将门大开,站在廊上给你个劈头盖脸。你不就是个没破过身的没见过男人的女人吗?你就准备好吧,我这骂一定会更有听头儿。再说这也不光是为了听头儿,我是主任,我得让你从这骂里受教育,这和对你们的改造也差不多。寒碜你一下也不算过分;"开导" 你一下你也是个收获。我要让你从我的骂中品尝品尝你没品尝过的事儿,我要把你骂得不再是个老黄花闺女。罗大妈一面作着思想一面为那骂打点句子,对,我也要出口成章罗大妈这句子越打点越完整起来:你不是骂我就知道吃大葱蘸甜面酱吗?我骂你净吃死耗子,你那只黄眼的黄猫就专给你抓耗子吃,你天天先给猫煮鱼后给你煮耗子。你不是骂我耳朵垂儿长不大吗?我就骂你是大耳朵垂儿,你不光耳朵垂儿大你除了眼睛不大你哪都大,你嘴大脸大脚大手大下巴大那个地方更大;大,大有什么用,男人就嫌你那儿大,没人弄!你就空着干着晾着抓挠着。你不是骂我是臭妖婆吗?我骂你是香小姐,你香呼呼香喷喷香得冲鼻子能把人香个大跟头;你哪儿都香,身上香脸上香嘴里香连裤裆里都香你整天往裤裆里抹香油!你骂我死,骂我死得各式各样。我骂你活,活着等,等各式各样的老爷们儿都来:瘸的拐的聋的瞎的长秃疮的烂脚丫子的都来,都顺着香味儿找,找你弄你攮你,让你也四分五裂让你也大卸八块,不是八块是十二块,比十二块还多我叫你大,叫你香!

罗大妈完整着自己的构思,挤过两个儿子就去抢先开门,谁知罗大爷拦住了她。他一只手揪住她的大裤衩子,另一只手抓住她一条胳膊,把她拽回来搡上铺板;接着罗大爷又揪回了两个儿子。当罗大妈又站起来公鸡打鸣儿似的准备再冲出门时,罗大爷又把她摁到铺上。罗大爷一手摁着罗大妈,一手捂住她的嘴,并不断冲两个儿子使着眼色。于是一场就要开始的反击被罗大爷平息了。

也许罗大妈并不了解罗大爷的意图,但是罗大爷自有思路。他十分了解现在他手下这个老娘儿们脑袋里装的是什么,可,难道他能让她,一个掌管几条胡同的主任拍着只穿条大裤衩的大腿去和一个街民一般见识么?纵然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可《语录》里还有一条"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 ;纵然这语录不适合于姑爸,罗主任既是主任也要表现出一种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风度吧。再说他既已打进这所有着大枣树白丁香青砖墁地五级台阶才能进屋的带廊子的有风门的有花隔扇的大北屋,他就要永远住下去。尽管"吃小亏占大便宜" 近来早被批得臭了又臭、透了又透,但罗大爷还是在内心在肚里深信这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

姑爸的骂是"小亏" ,他吃。

此时他就用他的手劲、用他的眼色制止了这伙娘儿们孩子的轻举妄动。尽管罗大妈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心里的愤懑还是一阵阵向上拱,两个儿子也冲着罗大爷瞪眼、跺脚,罗大爷毕竟靠他那一贯沉着的家长威力使全家安静下来。

但罗大爷自有他的战斗岗位。天刚蒙蒙亮,他草草用完早点(今日罗大妈不再为他上灶),就推起一辆"飞鸽加重" 出了院门,穿过胡同,一划正西骑五十分钟的柏油路,到他的岗位给一个时代添砖加瓦了。罗大爷一走,他的娘儿们孩子为了报仇雪恨还是开始了心照不宣的必要行动。也许罗大爷处事沉着的风度多少影响了罗大妈,她扼制住那满肚子打点齐全的句子,默默地将任务交给了二旗和三旗。大旗这些天一直未归,他们正忙于和哪个大学的"红旗" 战斗在一起,胜利在一起。

二旗在母亲的默许下,决心要给姑爸些颜色。要给,他的行动也需尽量合法化,尽量合于造反的色彩。这就必须串联起战友一道行动,这行动就不再是报私仇,这是他们发现"新动向" 之后的一种必要反应。即使行为有过火的可能,大方向也始终正确。二旗将自己那套最具时代特征的衣帽穿戴起来。把胳膊上那方又宽又大的袖章抚平,让三旗暗中监视西屋,然后一个人出了院门。

没过多久,就有五六个手持棍棒的小将由二旗带领冲进院来。他们早已听取了二旗的报告,知道这院深更半夜发生的新动向,其性质当然属阶级报复之一种。于是"要捍卫" 的热血立刻在他们胸中沸腾起来。这热血和他们那青春期旺盛得无处发泄的心态立刻汇成了一股势不可挡的潮流,那潮流向这院子向姑爸汹涌澎湃了。

他们冲进西屋,西屋顿时就传出了一阵破旧造反的特有声响。姑爸不叫也不喊,只有那些犀利的、沉闷的、玲珑的、清脆的、喑哑的、破裂的声响在交错。这声响过后才是正式对付姑爸的时刻。

姑爸被架出屋来,她裸露着上身赤着脚,被命令跪在青砖地上。有人在她脖子上挂了一块砖,砖使姑爸深深低着头。有人张口就问昨晚她的行为是什么行为。姑爸不抬头不说话;有人提醒她那是不是阶级报复,姑爸还是不抬头不说话。又有人问:"我们这是什么行动?"

姑爸的头垂得更低。(35 待续)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