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195 14,150
澳元 9,630 9,580
英镑 17,750 17,500
港币 1,815 1,805
日元 133 132
新币 10,325 10,300
欧元 15,675 15,600
人民币 2,005 1,995
新台币 461 458
马币 3,405 3,400
泰铢 471 468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6 画
连载小说 - 15 Mar 2018 HAS 167490
铁凝著
玫瑰门36
玫瑰门36
姑爸的不说话自然要激起来人些愤怒,于是皮带和棍棒雨点般地落在姑爸身上,姑爸那光着的脊背立刻五颜六色了。之后他们对她便是信马由缰的抽打:有人抬起一只脚踩上她的背,那棍棒皮带落得慢悠悠。这是一种带着消遣的抽打,每抽打一下,姑爸那从未苏醒过的干瘪Rx房和Rx房前的青砖便有节奏地摇摆一下。谁也看不见她的脸,谁也看不见她的眼光,院里只有她那面五颜六色的脊背和两只摇摆着的Rx房。
一阵"消遣" 过后又是一阵急风骤雨,姑爸被击得歪在地上。当他们又一次将她揪起来时,她的眼睛血红,嘴里也淌着血,她只重复着一句话:"大卸八块吧!大卸八块吧!"

"问问她,把谁大卸八块?" 二旗说。

姑爸不作回答,仍然断断续续地重复着她那不加人称的自言自语:"大卸八块吧大卸八块吧!"

也许是她的自言自语提醒了来人,他们耳语一阵,又将她拖进屋去。在屋里他们经过研究,终于又拟出一个全新的方案:打、骂、罚跪、挂砖也许已是老套子,他们必须以新的方法来丰富自己的行动。因人制宜,因地制宜。人是姑爸这个半老女人,地是这间西屋这张床。他们把"人" 搬上床,把人那条早不遮体的裤子扒下,让人仰面朝天,有人再将这仰面朝天的人骑住,人又挥起了一根早已在手的铁通条。
他们先是冲她的下身乱击了一阵,后来就将那通条尖朝下地高高扬起,那通条的指向便是姑爸的两腿之间

姑爸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叫声和昨天相比,只多了绝望。他们之中也许谁都没见过人的这种景象,他们也以人的本能愣了下来,有人觉出这场面已经非同一般,早就逃出屋门;接着几个人都跑了出去。

二旗和三旗也逃了。

一个安静的上午,

一个安静的下午。

整整一天,北屋、南屋谁都没出屋门。连竹西和庄坦也没去上班,他们谁也不知道西屋到底出了什么事。

司猗纹和庄坦一整天都躺在各自的床上。

竹西和眉眉守着宝妹闷坐。

西屋的门一整天都大开着。

傍晚,竹西小声对眉眉说:"眉眉,走,跟我去西屋看看。"

眉眉看看竹西没说话,但她跟了上去。

竹西拉着眉眉的手。

眉眉拉着竹西的手。

她们出了南屋走进西屋,趁着天还没全黑,一眼就看见了躺在床上的姑爸。她赤着全身,仰面朝天,两腿之间有一根手指粗的通条直挺挺地戳在那里

眉眉挣脱了竹西,哆嗦着跑出西屋。她一口气回到南屋扑在自己的床上,把脸埋在枕头里,她不知她看见了什么,她只觉得那是铁对她的一个猛击,她的头已被击得破碎。

司猗纹也被惊下了床,她走到眉眉床前使劲儿问她看见了什么。眉眉什么也不说,她什么也说不出来,她的眼前只是一片黑暗,头被击碎了就不可能再有她自己了。

过了些时候,竹西奓着两只血红的手回来,司猗纹猜出了姑爸那里的事。竹西还是对司猗纹说了详情,并且告诉司猗纹她怎样替姑爸把那东西起了出来,又怎样替她穿上衣服盖好被子。

司猗纹舀来一舀子清水,站在脸盆前替竹西冲洗双手。血水流在盆里,发出铁锈味儿。刚才的情景无法在竹西眼前消失,她分析着那东西的深度和角度,她想应该立刻叫醒庄坦送姑爸去医院。

已是黄昏,西屋门口却出现了衣服不整的姑爸。她的脸青肿着,手里攥着一根血淋淋的东西在嚼,那是大黄的腿。她一边用力咬大黄的腿,一边向院子中间挪着已经抬不起的双腿。

她挪动着自己,跟所有的人都道歉、请罪。说大黄偷了东西就该让人去吃他,现在好了,她吃了他,也算是给北屋请了罪;也算是替南屋道了歉,因为大黄闯祸也使南屋受了连累,南屋是自家人。现在她吃了他,也减轻了自己的罪恶。她说《圣经》上有个人叫约翰的在约旦河岸净吃蝗虫和野蜂,为什么?也是为了赎罪。她还说她的罪就在于她有的是钱,有钱却舍不得给大黄买猪肉,饿得大黄去偷。

"你们信不信信不信我有钱?" 姑爸张着血淋淋的嘴冲着空院子喊。没人说话。

"没人说话就是没人信。好,你们不信我就让你们瞧瞧,瞧个热闹儿。" 姑爸喊着走到窗根下,信手从窗台上拿起一把破鸡毛掸子,呼风唤雨般摇了起来。

这破掸子谁都见过,谁也不知它在窗台上扔了多少时间,连司猗纹都不知道。

姑爸摇了一阵掸子,便举着站在院子中央说:"趁天还没黑我就给大伙儿来一段精彩表演。" 说完她自上而下将那掸子一捋,一把黄澄澄的东西从她手里脱落下来,它们弹跳着在方砖地上乱滚。

当隐蔽在北屋的罗家人还在疑惑不解时,司猗纹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什么,那是赤金戒指。

戒指乱滚一阵,一个个安静地躺下来。

姑爸抖出戒指,又从腰里抻出那个花荷包,从荷包里掏出两套挖耳器(一铜一银)扔在地上说:"把它们也凑个数儿。" 最后她举着空荷包在院里跑了一个圈儿说,"就这个不能凑,不能把它扔给你们这帮凡人。我要去找丁妈,是丁妈给我做的荷包。
月花月友,越花越有!"

姑爸突然住了嘴,就像突然想起一件要办的事,跑进西屋用力关上了门。

22
黄昏,暮气笼罩着院子,青砖地上飘零着金子的星星点点,像黎明时天上的星。

司猗纹最知道那东西的来历,它们原本是庄老太太的体己,老太太过世前却不声不响地把它们交给了姑爸。司猗纹虽不贪财,却觉得老太太做得并不圆满。按说老太太过世,老太爷又不长于管家,家庭的重担过早地落在司猗纹肩上,那东西本该交给司猗纹的,老太太却背着司猗纹给了女儿。司猗纹每逢想起此事心里总有一丝不快,每逢家里经济拮据、入不敷出时,她就拿话儿点姑爸。

开始这缺心少肺的姑爸听不出司猗纹话里有话,只表现着真诚的糊涂。后来当司猗纹给她点透,说明她指的就是老太太那一把体己时,姑爸才涨红了脸。她红着脸对司猗纹说:"你不说清楚我还真有点儿糊涂,你是打听老太太那点儿体己?我这就去给你拿。"

不一会儿,姑爸真把一个镶有白铜装饰的小匣子双手捧了出来。

"都在这儿。" 姑爸说,"你自己看吧,我留这东西也没什么用项。" 她一派从容大度。

姑爸走了,司猗纹手扶盒子久久不愿打开。她心中有几分暗喜,又有几分羞愧。喜在姑爸终于听懂了她的话,终于交出了庄家的"遗产" ;只是她作为一个大家出身的嫂子,从小姑子手里指名要东西,毕竟有几分不自在。可谁让她肩上扛着这个家呢,她自己的私房还源源不断地填进庄家,小姑又有什么理由不为庄家做贡献?司猗纹原谅了自己。(36 待续)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