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195 14,150
澳元 9,630 9,580
英镑 17,750 17,500
港币 1,815 1,805
日元 133 132
新币 10,325 10,300
欧元 15,675 15,600
人民币 2,005 1,995
新台币 461 458
马币 3,405 3,400
泰铢 471 468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shŏu
4 画
连载小说 - 16 Mar 2018 HEN 167592
铁凝著
玫瑰门37
玫瑰门37
她原谅着自己就去开那红木匣子。姑爸人粗心细,连开匣子的钥匙也交给了她。司猗纹用那把火柴大的小钥匙捅开锁,发现匣子里只有庄老太太的两块寿山石名章和一枚银顶针,并没有什么金戒镏。匣子里的东西使她少了羞愧,羞愧变成了气急败坏,她决定把那匣子给姑爸扔回去。她恼怒着自己的斤斤计较,又恼怒着姑爸的狡黠,托起匣子便走。她当着姑爸打开匣子说:"我能忍受你们庄家的穷日子,我忍受不了别人对我的奚落。赶明儿你当家算了,让老妈子找你要米面,让送煤的送水的找你要账。"
姑爸坐在近门,脸又涨红了。受了奚落的司猗纹脸却很白:"你就真那么糊涂?" 她问姑爸。

姑爸"糊涂" 着脸更红。

"装的。" 司猗纹说,"糊涂,怎么不把老太太的金戒镏当铜钱捧给我?"

"什么金戒镏?" 姑爸第一次表现出些惊异。

"老太太的金戒镏,落在你手里的金戒镏。" 司猗纹说。

涨红着脸的姑爸,两腮也明显地垂下来。她微闭起眼睛开始养神。这是一个不准备再回答问题的表示。司猗纹最熟悉这种表示,每逢这时她便想出人间许多对这表示的形容。但这形容都有一种人身攻击的味道,比如"耍" ,"耍了" 。把"耍" 用在小姑身上她又有些不忍心。她扔下姑爸,不自主地打量起她的房间,判断那东西的藏身之处。一件胖而矮的老式立柜,柜顶上两个飞毛奓翅的皮箱,一架有些走形的槟榔木梳妆台,似乎都有可能是那戒镏的藏身之处。她打量一阵,从姑爸房里走出来,心中最怨恨的还是生下她丈夫和这个小姑子的庄老太太。至于小姑子,由她去吧。她原谅了她,"耍" 还是不能给她。

现在司猗纹眼前是那把鸡毛掸子,她努力回忆着掸子是什么时候戳在窗台上的。她佩服姑爸的智慧,又暗自埋怨自己没眼力,虽然她整天骂着别人没眼力。也许眼力对于人,永远是人的一个望尘莫及。最有眼力的人受骗都是被最没眼力的人把个"骗" 扔在了你眼前。或者想骗人的人大都把那些骗人的好戏拿到你眼前去演。原来正常中都有不正常,不正常之中才满是正常。司猗纹只懂得盯住姑爸那些大柜、破皮箱,却放过了戳在眼前的那把掸子。早知那里的典故,叫它们叶落归根也比让姑爸疯疯癫癫地撒在当院强。如今虽然院子就在你的脚下,可那东西早已不再姓庄。

整个黄昏,虽然司猗纹死盯住院子,这院子却无人光顾。待到天完全黑下来,院子里才有了响动。在一只手电筒的照耀下,罗家到底出动了,他们弯腰弓背地有人照着有人捡着,如同人用梳子篦子对头的搜刮那么彻底。对院子一阵搜刮之后,他们互相耳语着回了屋。片刻,廊上就出现了罗大爷,他故意大声疾呼着二旗,又拐着弯儿让二旗叫出罗大妈说,明天就去上缴,不要交给街道,也不要交给二旗他们学校,要交就交牢靠。他却没透露哪儿牢靠。

司猗纹知道罗大爷的用意,心想你这是说给南屋听的,否则在屋里能解决的事为什么非跑到廊子上摇旗呐喊不可?一个遮人耳目的小把戏而已,愚蠢的小把戏。看这种小把戏还不如想想自家的姑爸。

刚才竹西决定把姑爸送医院,司猗纹就让庄坦去叫车了。庄坦办事拖拉,出去多时还不见回来,这使司猗纹火不打一处来。她冲着竹西埋怨起庄坦:"怎么就是叫不着个车,早知还不如我去。"

竹西说胡同口的传呼电话坏了,打电话叫车还得到西单去打。

"到东单也该回来了!" 司猗纹说,"可不能指望他办成个事。眉眉!" 她开始叫眉眉。

司猗纹叫眉眉听起来是让眉眉去迎庄坦,其实她叫眉眉的真正目的是希望竹西赶快领会她的意图,迎庄坦的应该是竹西。司猗纹遇事很少直接支使竹西,她大多采取"说讪" 的办法,让竹西自己去领悟、去行动。竹西有时能领悟这"讪" ,有时只装糊涂。

屋里半天不见眉眉了,刚才连竹西也只顾观察罗家的举动,忘了眉眉的存在。现在一经司猗纹提醒,她才猛地想起,原来眉眉从姑爸屋里跑走后她还没看见她。刚才是她让眉眉撞见了那个眉眉不该撞见的场面,那场面对于一个医生也许算不了什么,但对一个连发育年龄都不到的女孩子,那便成了人间不可饶恕的残忍。竹西谴责着自己想起到黑暗里找眉眉,她在眉眉床上摸到了她。她打开灯,发现眉眉的眼睁得很大,眼球上布满血丝。她摸了她的脑门儿,发现她正在发烧。她问她要不要喝水要不要吃东西,眉眉只是摇头。后来竹西还是给她倒了开水。

眉眉带着自己那个破碎的脑袋在昏睡。她觉得自己在不停地奔跑,脚下很轻,像踩着棉花又像踩着云雾。后来她跑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遍地都有人的骨头遍地都有成堆的血肉,再后来有个老太太向她走来。那老太太生着红眼睛白指甲,脸像灰鹦鹉头发像白马鬃。她信手从地上捡起一块血淋淋的肉就往眉眉嘴里塞,眉眉不吃她也不恼,伸手就去胳肢眉眉。眉眉被胳肢得禁不住大笑,她笑着躺在地上打滚儿,爬起来还笑因为那只手还在她的胳肢窝和两肋搔弄。她好不容易挣脱了她对她的搔弄,细看那老太太原来是姑爸。姑爸还是原来的姑爸,她跟眉眉说她想对她亲热亲热。眉眉惊恐着终于醒了,她想着刚才的梦,觉得很对不起姑爸,她觉得那胳肢她的本不该是姑爸,还不如让那人是婆婆。虽然她又觉得那人也不该是婆婆,但一种固执的念头在她灵魂里游弋。

眉眉又睡了过去,这次睡得沉着,什么梦也没做。也许因为她的头更碎了。

庄坦还没回来,一个漫长的夜就要开始。北屋很早就关了灯,也许他们愿意使今天赶快成为昨天那残忍和那意外的收获。

姑爸在口渴,一天一夜她只在屋里吃大黄,大黄终于被她吃光了。她吃着大黄研究着自己:度过了人生大半的她到底属于正常人,还是属于不正常人。后来她对自己做出结论:她正常。她用对大黄的吞食证实了她的正常。她将它融进了她的肠胃,她用自己的残缺换来了大黄的完整。因此她在吃他时惟恐丢掉一点什么,哪怕是大黄的心肝、肠肚,大黄的眼珠尾巴尖,大黄的膀胱、睾丸连脑子她都掏得干干净净。她不愿意让它们留在世上,有一点儿留在世上都是大黄的不完整。

大黄被她吃了大黄完整了。她正常。

后来当她吞食他的毛皮时才觉出难以下咽,那毛沾上喉咙塞满牙齿,使她的嘴再也无法嚅动。这时假如她有一碗水她就能吃掉所有的毛皮。但眼前没水。她想喊竹西想喊眉眉(她惟独没有想到司猗纹),猫毛噎着嗓子使她什么也喊不出。她想下床自己去找水,两条腿却不听支使。她就这么噎着,渴着,躺着。

然而她还是感觉到大黄的完整。大黄的灵魂已融在他的血肉里,皮毛仅是个陪衬吧。

现在她想要完成在大黄完整之后她对自己的完整,那么她得吃掉她自己。只有自己亲口将自己吃掉,才能换来自己那彻底的完整,大黄才有可能是个完整的永远。她的肠胃挟带着她的身体,她的身体挟带着她的肠胃那么还需一种连她的身体和她那被她吃掉的肠胃共同再被吃掉的办法。(37 待续)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