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150 14,075
澳元 10,650 10,450
英镑 18,800 18,600
港币 1,815 1,800
日元 130 129
新币 10,475 10,375
欧元 16,475 16,325
人民币 2,175 2,168
新台币 472 469
马币 3,540 3,500
泰铢 438 434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9 画
大观园 - 19 Mar 2018 HAS 167683
十岁爱尔兰华裔女孩翩翩起舞间惊艳世界舞蹈小天才成长的
十岁爱尔兰华裔女孩翩翩起舞间惊艳世界舞蹈小天才成长的"幕后故事"
华丽的舞步、自信的笑容与华裔的身份,都让她备受关注。10岁的华裔小姑娘从几千名才艺儿童中脱颖而出,登上了爱尔兰最火少儿才艺秀。其实,这姑娘早已是"舞林大会" 中的"大侠" ,她从小参加各种比赛,家里满柜子都是金灿灿的奖杯!舞台上的每一份荣光都经历了不为人知的艰苦付出。记者访问女孩远在爱尔兰的父母,来探秘精灵般的舞者是怎么炼成的……
来自爱尔兰都柏林的隋渊静,是第二代华裔移民。她的父亲隋金杰老家在内蒙古赤峰市,1999年到爱尔兰留学,当时也没有想到会有今天的事情。隋金杰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说:"那时候我还小,才18岁,家里人只是想叫我到国外学习,就当镀镀金,希望将来回国,可以找一份能够养家的工作。"

后来,隋金杰认识了妻子任思蓉。谈起两人的结识,任思蓉说:"我是2000年11月到了爱尔兰,那年圣诞节的时候,他的室友带我们去我老公住的地方聚餐,就这么认识了。"

两人开始谈婚论嫁,再后来就有了孩子,一直到孩子上学之后,想回去又害怕孩子不习惯。所以就定居在了爱尔兰。

2002年,他们有了第一个孩子,中文名叫隋渊婷,5年后隋渊静也出生了,在家里,他们就亲昵地叫姐妹俩为大妞和小妞。最先学跳国标舞的是大妞,隋渊静后来也在父母安排下跟随姐姐一起学习。

隋金杰说,因为爱尔兰学跳舞的男孩子比较少,舞伴也很难找,加上妹妹的开销越来越大,姐姐只好选择放弃。现在有时间,渊婷就会帮舞蹈老师做帮手,教学生跳舞,未来准备考取舞蹈教师资格证,向舞蹈教学方面发展。

"我庆幸老大比较懂事,不会去计较那么多,都是以妹妹为主,我在这方面还是觉得比较亏欠她的。" 隋金杰说。

隋渊静如今在专业舞蹈老师劳拉·奥布莱恩(Laura O’Brien)的舞蹈学校学习摩登与拉丁10项舞。

劳拉是隋渊静之前的舞伴的老师,两人不适合继续搭档后,劳拉不愿放弃隋渊静,她十分欣赏隋渊静的能力和天分。劳拉联系了隋渊静的父母,让孩子到她的舞蹈学校来继续上课,给予更专业的指点,并带着她一起参加国际大赛。

劳拉特别喜欢隋渊静,劳拉的母亲宝琳则是隋渊静最喜欢的奶奶。两家人经常互动,亲如一家,每次隋渊静去英国参加比赛时,只要宝琳有时间都会陪着隋渊静一起去。

隋渊静不负众望,在舞台上迸发光彩。网上有帖子说,隋渊静"包揽英国该年龄段所有国标舞赛冠军" ,对此任思蓉说有些夸张,不过孩子成绩确实很优异,在英国、法国、荷兰等国的国标舞比赛中多次名列前茅,在英国的周末比赛中拿了好多第一。

隋渊静2016年以国标舞者的身份参加了英国著名的黑池舞蹈节,和当时的舞伴获得10岁以下组冠军。2017年是10岁以下组亚军,但他们今年进了12岁以下组的决赛,并列第四名。"10岁以下你可以用可爱来代替技术,技术方面要求不是太多,因为毕竟对小孩要求不是特别的高,但是12岁以下组就要有过硬的技术了,所以我们比较注重12岁以下组的比赛。"

以前的舞伴住在爱尔兰,因为身高等原因,两人分开了。今年5月份隋渊静找的新舞伴弗朗西斯·卡蒂住在英国。每个星期三的下午,小男孩从英国飞过来,上完课之后,当晚飞走。如果星期天在英国有比赛,隋渊静就在星期六飞到英国,舞伴的家长接送,星期天参加完比赛,晚上回爱尔兰。如果周末英国没有比赛,也是她的舞伴飞到爱尔兰,两人一起上课。两人不在一起的时候,就各自练习。两个孩子相处非常有意思,天天像过家家似的,一会儿"订婚" 了,一会儿闹"离婚" ,然后又重新和好。

隋渊静一直不太喜欢坐飞机,但为了跳舞,必须坚持下去。

与很多人的想象不一样,英国的儿童国标舞比赛基本上是没有奖金的,只是发一些奖杯、奖牌或者巧克力等奖品。而门票、报名费、住宿费、机票等都要自费。

女儿学习国标舞具体花费多少,夫妻俩没有详细统计,不过总的开支还是挺高的。
任思蓉说:"学费方面都还好,但是交通费相当高。"

隋金杰补充说:"靠我一个人的工作是完全不够的,多亏了舞伴的家长在这方面给了很大的帮助。老师也非常不错,对待我们也和自己家里人一样。"

为了让女儿能跳下去,隋金杰夫妻和大女儿都在付出。

隋金杰是中餐厨师,为了能多挣些钱,以前在乡下上班,一个星期只能回家一次。
2017年10月29日刚刚换了工作,上班地点改为都柏林。虽然工资比以前少一些,但总算家里人能天天在一起了。

任思蓉原来做全职主妇,全程陪同孩子学习和练舞。现在她也开始上班,在一家中餐馆工作,减轻点负担,不过每周要上6天班,照顾孩子的时间基本上没了,只能让姐妹俩相互帮助。

任思蓉说,现在小妞放学后,先去图书馆做功课,等到下午4点钟姐姐放学后,接妹妹一起回家。孩子妈妈上班前,先把晚饭做出来,让她们回家热着吃。姐姐还负责检查妹妹的作业和舞蹈动作。姐姐隋渊婷今年是高一,功课负担还不是很重,暂时可以帮父母照顾妹妹。

爱尔兰的小学功课不紧张,学生9点钟上学,下午2点40分放学。四年级的作业大概40分钟能做完,五年级顶多也就需要50分钟。小学只考数学、阅读和拼写三门,不过中学考试科目一下子会上升到十几项。任思蓉希望女儿能在负担比较轻的小学阶段把舞蹈基础打好。

10岁的隋渊静非常开朗,思维敏捷,接受媒体采访时落落大方。隋金杰说:"孩子小的时候可以利用‘可爱’的模式,但是总有一天会长大,‘可爱’不可以一直用下去,所以尽量培养她在对外交流的时候表现成熟一点。"

原来隋金杰的生活圈子其实就是工作,女儿在舞蹈方面取得成绩之后,得到很多爱尔兰华人的祝福,在华人圈子里也认识了更多人,和爱尔兰当地人的交流也更多了。

他们曾经带孩子回中国探过三次亲,不过即使在探亲期间,隋渊静还坚持到广场上练习国标舞。

隋金杰夫妇也没有忘根,虽然没有要求女儿一定会写中文,但要求一定要会讲,因为虽然她们在爱尔兰成长,但是还是中国人。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