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盾汇率
美元 14,195 14,150
澳元 9,630 9,580
英镑 17,750 17,500
港币 1,815 1,805
日元 133 132
新币 10,325 10,300
欧元 15,675 15,600
人民币 2,005 1,995
新台币 461 458
马币 3,405 3,400
泰铢 471 468
印尼各大城市天气
万达亚齐 24-32 °C
棉兰 24-30 °C
北干巴鲁 23-32 °C
巴东 21-31 °C
巨港 24-34 °C
坤甸 24-33 °C
望加锡 25-33 °C
巴厘 23-33 °C
雅加达 23-33 °C
万隆 22-33 °C
日惹 22-32 °C
泗水 26-34 °C
E-paper 好报
中国文字
xiāng
11 画
连载小说 - 21 Mar 2018 EDY 167876
铁凝著
40
40
那年妈生小玮,她和爸去医院看妈,妈的床头就有一个。刚生完小玮的妈翻过身打开柜门给她拿桃子吃(妈生小玮时街上有桃子,妈的桃子还是头天她和爸买的)。她觉得妈翻身很费劲,她想这一定是因为小玮从妈肚子里钻出来的那个口子还没有长上。她听同学说女人肚子上都有一条直线,生孩子时那条线得裂开,孩子才能出来。后来她没有吃妈给她的桃子,趁妈不备又把桃子放回了柜门。她想妈应该多吃桃子,吃桃子那口子才能长得快。
现在她和婆婆都有这样一个小柜门。
刚来婆婆家时,她不知道那个床头柜是属于她的,她把带来的书包、红领巾和几件衣服都放在枕头边,小帆布箱放在床底下。婆婆说她像个乡下人,什么东西都往枕头边上放。眉眉脸很红,她不知道在婆婆眼里乡下人到底有多么不好,反正她知道东西堆在枕边总不是个好习惯。那么她应该放在哪儿?她的小箱子又太小。她不知所措,后来幸亏婆婆指给了她这个小柜。
婆婆开柜门,眉眉习以为常。她知道那是婆婆要吃东西了。晚上,婆婆常常开柜门拿东西吃。婆婆最爱吃的点心是蜜供,有时也吃酥皮、萨其玛。她的点心都是自己买,买了就放起来。放在哪儿?就放进这个床头柜。对于婆婆的点心,开始眉眉只见婆婆买不见婆婆吃,可婆婆还是不断地买。后来眉眉终于发现了那秘密,原来婆婆吃点心的时间在晚上。每逢婆婆一开柜门一摸纸包,眉眉就先感到一阵羞惭,接着便是婆婆的咀嚼声。她知道什么声音表示着在嚼什么。
现在婆婆正吃酥皮儿,声音柔软;
现在换了蜜供,声音很艮。
现在婆婆的咀嚼结束了,她把手伸到床外拍了几拍,她在拍掉沾在手上的点心渣。拍完手她喝了几口凉茶才躺下,不久又打起了呼噜。
"呼伏" "呼伏"
这呼噜使眉眉胸前发紧,仿佛那打呼噜的不是婆婆而是她自己。如果在白天她听着那呼噜还会看见婆婆的胸前不住地哆嗦,她觉得婆婆一定在难受。她想叫醒她,可她不敢近前。她常想,一个人能无拘无束地叫醒一个人并不容易,你敢叫醒谁,谁一定是你的亲人。在家里她可以无拘无束地叫醒妈,她叫着妈把妈推醒,妈醒过来还说为什么不早叫她。她说什么也不敢叫婆婆,她觉得阻碍她不敢向前的是婆婆那个床头柜,是它把近在咫尺的婆婆和她隔得十分遥远。
婆婆打呼噜,眉眉闭眼数羊,羊群还是乱糟糟的一团。羊群一乱眉眉又想下床了
眉眉一夜没睡好。早晨醒来她想忘掉晚上的一切:那口罗唣她的老太太,她那一次次的下床,婆婆那醒来的咀嚼和睡下的呼噜。也许这一切并不曾发生?可是当她梳洗完毕又整理房间时,她还是摸到了婆婆的床头柜,看见了地上的点心渣,那个她们共用的搪瓷盆比以往也重了许多。那么,一切还是有过。
上午,眉眉从邮递员手里接过一封信,是妈写给婆婆的。婆婆打开信,信里有给眉眉的一封。眉眉很高兴,信才使她忘掉了昨晚的一切,她兴奋地把信展开。眉眉很愿意读妈的信,每次她还能凭着自己的语文水平从妈的信中找出不少语病和点错了的标点符号,这语病这错了的标点符号使她觉得妈的信格外亲切。她知道那不是妈的不会,那是妈的疏忽。大人都爱说"提笔忘字" ,妈有时也说。
"亲爱的眉眉:你好。"
眉眉想,"你好" 应该另起一行,妈给女儿写信也不一定非用"你好" 不可。
"我们在农场还是割谷子摘棉花。每次干活儿我都是带小玮一块儿去,我在前边摘她就和别的小朋友在垄沟边上玩,有一次她穿着鞋下水ㄒㄧㄢ在了泥里,一步也走不动了别的小朋友吓跑了,小玮也不哭,后来她自己爬出垄沟,满身都是水和泥。"
这段,妈丢了两个标点,点错了一个,用了一个老拼音她不认识,她猜那应该是个xin,那个字她也不会写。
"还有一次小玮和一个五岁男孩两个人一气走了二十里,去找长途汽车站,找到了汽车站却不认识回家的路了吃饭时我找不到小玮全农场都出动了,许多人骑自行车去找后来终于找到了那个男孩正坐在汽车站哭小玮不哭就是脸成了个小花脸回来我打了她她才哭起来。"
这一段妈的错误更多,最后连标点符号也不要了。但这时眉眉已经不再做发现妈的错误的工作,她眼前只是一个跑了小玮和小玮的归来。
最后,妈像往常一样才提到她和爸不常见面,爸离她们很远。小玮的归来怎么也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昨晚的一切真的在眉眉脑子里烟消云散了,她一边乱七八糟地做着事,一边哼起了那首歌颂大寨的歌:
一道道清泉水,
一座座虎头山,
大寨(那个)就在山下边。
婆婆也看完了信,她没有高兴,也没有不高兴。她只告诉眉眉,宝妹该大便了。
24
罗大妈锁住了姑爸的门,像锁死了她和司猗纹这个院子。
北屋看这院子是一片空。
南屋看这院子是一片白。
司猗纹和罗大妈如两个对弈的棋手,这方砖墁地的院子便是棋盘。原来一直居于守势的司猗纹,此刻由于眼前的空白,像是第一次看见了平局。她决心守住这平局。棋手要守住平局不能只靠进攻,有时还得"让一步" 。司猗纹要让,必然还要在她和罗大妈之间加些你来我往。关于油盐酱醋,关于米面水煤和关于蒸窝头。她一边坐在厨房门口择粗菜,一边向罗大妈请教蒸窝头的要领。
"好学。" 罗大妈站在司猗纹跟前说。
司猗纹择完菜,把玉米面倒进面盆。
"也不是没蒸过,就是不如您蒸得好吃。" 司猗纹没蒸过窝头,更没吃过罗大妈的窝头。
"面里放碱了吗?" 罗大妈问。
"放了。" 司猗纹没放,她也不知道蒸窝头面里还得放碱。
"开水泼面,水得大开。" 罗大妈又说。
司猗纹诚实地守着炉子上的水壶,壶中水沸腾得顶起壶盖,她才提下壶拿起筷子往盆里注水,边倒边搅。
"可别连倒带搅和,把水倒够再搅。" 罗大妈纠正着司猗纹。司猗纹按罗大妈的方法把足量的开水倒进面盆,然后用筷子把面搅起,再用双手蘸着凉水把面和成团。她尽量表现得情愿、自如,她用这情愿、自如证实她的虚心,但又不笨手笨脚她不是没蒸过,是不常蒸。 
"粗茶淡饭的,没学头。" 这是罗大妈对司猗纹手下的评价,也像是对窝头的"自贬" 。
"手艺可有个高低。" 司猗纹谦逊自己,不贬窝头。
她在炉子上坐好蒸锅就开始用手捏窝头,随捏随往锅里码。但她对窝头的大小、高矮仍然把握不稳,可她不愿意再去请教罗大妈,她不想使自己一再露"怯" ,只希望罗大妈尽快离去。后来北屋廊上一只开着的锅终于引走了罗大妈,罗大妈也回廊上忙起午饭。(40 待续)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前页   |   新闻索引   |   联系我们